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主页 > 穿越小说 >

玉京谣+番外(上)作者:苏小凉

发布时间:2017-12-28 14:44 类别:穿越小说 标签: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灵魂转换 宅斗
 
 
 
她意外身死时是将军之女,待嫁之身,年华芳好
重生后的她变成了谢家流离在外多年的三房独女,父母双亡,前途未明
认祖归宗,重回兆京
祁家种种,她当年的死因,青梅竹马未婚夫婿的再娶,还有谢家这个龙潭虎Xue
冷宫内偶遇的少年,福明墙上的刻字,绣鸾添妆,十里风光
这一世,都将重来。
看文前提示:
1、女主略凶残霸道,男主忠犬,1v1
2、架空设定,谢绝考据
 
内容标签:宅斗 情有独钟 灵魂转换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满月 ┃ 配角:谢侯府老小 ┃ 其它:宅斗,复仇
 
晋江金牌推荐
意外身死后再度重生,她从掌上明珠的将军之女变成了流落在外的侯门孤女,从芳华待嫁年纪到髫年总角。认祖归宗,重回兆京,似乎她觉得是意外的事情变成了一个一个的谜团,幸得还有遇到他,绣鸾添妆,十里风光......
本文是以重生到别人身上为起点,埋下伏笔,再以在谢家的生活展开,解开一个一个的谜团,故事情节张弛有度,剧情引人入胜,文笔细腻,人物刻画生动,和男主的相遇故事更是令人期待
 
 
 
☆、001.认亲
?  永业十三年,岐山镇上的一个小村子内,秋日晌午,空气里飘散着阵阵稻花香气,村口的小路上阳光照着有微尘漂浮,偶尔几只放养的家禽四散在小路上,边上榕树底下几个妇人聊天缝补,一切显得惬意安详。
  忽然间村口尽头的山间路上一辆马车奔了过来,卷起一阵沙土,惊飞了悠闲散步的家禽,马车在榕树底下停了下来,一个富贵模样打扮的男子掀开帘子走了下来,和气的看着那几个妇人询问,“请问这里是否陈家村。”
  男子生的器宇轩昂,声音又磁Xing悦耳,听的那几个妇人乍红了脸,平日里粗Xing子都改了,细着声,“这里是陈家村,你们找谁?”
  谢仲衡扬着笑意问,“陈贵家可在这里。”
  其中一个妇人点点头,红着脸羞的都不敢看他,“直走就在里头,你看他家门口立着个白杆子,上头缠了布的就是。”
  “多谢。”谢仲衡拱手道谢,身后的小厮从怀里拿出了几枚铜钱笑着递给她们。
  这几个妇人看着马车里去,捏着手里的铜钱一阵感慨,“什么样儿的富贵人家,生的可真是俊朗。”
  “瞧瞧你刚刚那样儿,要是让你家那口子知道,啧啧。”年纪大一些的妇人朝着马车那儿使劲张望了几眼,神情里有疑惑,“我说,陈贵家还能认识这等子富贵的人?”
  她这么一说还有两个妇人也奇怪了,陈贵家什么底儿村子里谁不清楚,从没听说他们有认识什么富贵人家,更别说像现在这样驾着马车来找。
  “肯定是惹上不好的事,要倒大霉了。”年长的妇人似乎想起了什么事,低头啐了声没好气道。
  正在她们说话的同时,陈家村内小河畔可十分的热闹,陈满月手里拎着敲衣服的棍子指着对面的三个男孩,把两个小不点护在身后,恶狠狠骂道,“狗蛋,你再敢打我弟弟一下试试,我就打断你的狗腿!”
  三个男孩年纪都在八九岁上下,其中站在最前面的一个听到陈满月这么恶狠狠的话语,哈哈的笑了起来,“我打你弟弟怎么了,有本事你打我啊。”
  他不止说,还捡起小石子往陈满月身上扔去,砸到他们了,三个男孩子跟着哈哈大笑了起来。
  “我让你打我弟弟。”陈满月冲上前一棍子直接打在了狗蛋的腿上,狗蛋蹦了起来痛喊,“陈满月你这个疯子。”
  比他还要矮了半个头的陈满月结结实实的一棍子直接抡在了他屁股上,一手揪住他的衣服,“你再说一遍,你还敢打人。”
  毕竟是年纪相仿的,男孩子的力气大过于她,更何况是三个对一个,其余两个趁机从满月手中夺过了棍子扔在地上,这下没了武器,狗蛋一下把满月给推开了。
  满月后退两步摔在了石子堆上,大宝二宝跑过来想扶姐姐,可他们还半大的孩子呢,自己跟着一屁股坐在了那儿,沾了一身的水,引的狗蛋他们一阵嘲笑。
  陈满月站起来之际一颗石头朝着她扔过来,啪一下直接打在了她的额头上,石头的尖角划破了皮肤,血痕乍现。
  狗蛋似乎是没有料到把她打出血了,看着她额头上流下来的血眼底里有些后怕,可身旁伙伴的起哄声很快让他有了底气,他洋洋得意看着陈满月,“我不止打你弟弟,我还打你,你爹娘没用,你也没用,活该被打。”
  狗蛋话音未落,陈满月朝着他飞扑了过去,双手一把揪住了他的头发把他往身后扯,两个人都摔在了河畔的石子堆上,扭打在了一起。
  ——————————
  陈贵看着院子里站着的贵客神情里显露出一抹局促不安,他搓着双手想让客人坐,可看他们富贵的打扮又不好意思让他们坐自家的板凳,这边矮桌上还孤零零的放着两碗倒出来的水。
  陈贵的媳妇陈阿嫂从屋子里出来,手里捏着一个蓝色小碎花旧布包裹的小包袱,谢仲衡神情一闪,看着陈阿嫂把包裹打开,里面只放着三样东西。
  一个陈旧的拨浪鼓,一个锦布袋子,还有一件婴孩的衣物。
  谢仲衡首先拿起了锦布袋子,袋子却是空的,他看陈贵和陈阿嫂,“里面的东西呢。”
  “满月她从小就戴在身上没摘下来过。”陈阿嫂看他拿起衣物,“那是捡到满月的时候她身上穿的。”
  “捡到她的时候她身上可还有别的东西。”谢仲衡看锦布袋子背后绣着的伯字,眸子里闪过一抹念想,抬头看着夫妇二人。
  陈贵摇摇头,“倒是满月,她...”
  话未说完,院子外头传来了焦急的喊叫声,隔壁家的喜鹊气喘吁吁的跑进来,“阿婶,满月她,满月她在河边和人打起来了。”
  一行人匆匆赶到了河畔边,谢仲衡看到了陈贵口中的谢满月,撩起着袖子披散着头发,一只手还拎着摔跤掉出来的鞋,赤着脚丫子一跛一跛的朝着他们走来。
  陈满月像是没看到陈贵身边的谢仲衡,甩了甩泛疼的手臂,陈阿嫂赶忙迎上前扶住她,看着她额头上的伤,心疼的要命,“怎么还打架了,疼不,娘瞧瞧。”
  “没事,皮外伤。”陈满月满不在乎的摇头,弄了一脸脏,抬头时这才看到谢仲衡,眼底闪过一抹诧异,“这是谁。”
  “哎呀我的儿啊。”背后忽然传来一阵嚎叫,陈满月皱着眉头转过身去,就是谢仲衡在榕树底下遇到过的妇人,拉着比陈满月伤的还要重的狗蛋朝着他们这儿走过来。
  “我说陈阿嫂,你家满月是怎么回事,怎么还打人了,你看看你看看这都伤成什么样了,有这么欺负人的么,你看这里。”妇人撩起狗蛋的袖子衣服给他们看他身上的淤青,还作势要来打满月。
  满月闪过后掀起刘海给她看额头的伤,“王婶,你家狗蛋先欺负人的,你怎么恶人先告状,我告诉你,我这头上的伤就是他砸的,要是今后留了疤嫁不出去,你赔得起的么你。”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