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当前位置:主页 > 古代言情 >

仵作娘子+番外(下)作者:清闲丫头

发布时间:2018-01-27 20:09 类别:古代言情 标签: 王爷 古代言情 黑腹
 
 
 
 
☆、66香烤全羊(二)
 
  楚楚一下子把眼睛睁得圆溜溜的,“抓鬼?”
  萧瑾瑜努力地想在这双眼睛里找到点儿恐惧的意思,但凡被他找到一点儿,他也有法子让她乖乖留在楚水镇,可惜找到的就只有兴奋和好奇。
  “我还没见过活的鬼呢!”
  “……”
  “不对不对……鬼本来就是死的。”
  “……”
  “也不对啊,鬼怎么会死嘛!”
  “……”
  “我都搅合迷糊了!王爷,你要抓的那个鬼,到底是死的还是活的啊?”
  “我知道的也不多……到了漠北就知道了。”
  楚楚转身就要出门,“我得跟NaiNai说一声去,她还准备今天晚上给你炖鱼汤呢。”
  “我去说吧……你不会撒谎。”
  “跟NaiNai也得撒谎?”
  “事关重大,必须如此……日后我再向NaiNai赔罪吧。”
  “好,NaiNai肯定不怪你。”
  “嗯……”
  ******
  楚NaiNai惊讶地看着萧瑾瑜,“昨儿才成的亲,咋这就要走啊?”
  萧瑾瑜嘴上说是要撒谎,事实上说出来的全都是实话,只是说一半留一半罢了。
  “京里急召我去处理点公务,有些棘手,不得不马上动身……有违礼数之处,还望NaiNai原谅。”
  跟楚NaiNai全面扯谎,他自己都觉得于心不安。
  “倒不是啥礼数不礼数的事儿……”楚NaiNai担心地看着萧瑾瑜仍然白惨惨的脸色,“你这身子还没好利索呢,这就坐车……是坐车回京城?”
  “要远一些……”
  “比京城还远?”
  “凉州。”
  看着楚NaiNai吓了一跳的模样,萧瑾瑜忙道,“您若是担心楚楚,可以让她留在家里……我办完事就立即来接她。”
  楚NaiNai微微一怔,笑着摆摆手,“你这傻孩子,哪有相公跟娘子分开过日子的啊……凉州那地方又荒又冷,楚丫头跟着你帮不了啥大忙,可你好歹每顿都能有口热乎饭吃……”楚NaiNai伸手轻轻拍了拍萧瑾瑜的后脑勺,“你得疼惜自个儿的身子,身子垮了,那就啥都没用了。”
  萧瑾瑜微颔首,“晚辈记住了。”
  楚NaiNai轻轻叹气,点点头,“那成……我跟楚丫头交代交代,让她多上点儿心。”
  “NaiNai,”看着楚NaiNai转身就要出厨房,萧瑾瑜沉声唤住她,“有件事想向您请教……若有冒犯之处,还请您原谅。”
  “你这孩子,亲都成了,咋还这么客气……你说吧,想知道啥事儿呀?”
  “请问NaiNai,当年京中审您娘家案子的是什么人 ?”
  楚NaiNai笑容一僵,“你……你问这干啥呀?”
  “只要卷宗还在,查办那些Cao菅人命的贪官污吏就不难。”
  楚NaiNai愣了一阵,长长叹了口气,摆摆手,“罢啦,都好几十年了……NaiNai心领啦。”
  “敢问NaiNai娘家姓氏?”
  “姓何,一人一可的何。”
  “多谢NaiNai。”
  ******
  萧瑾瑜一说是因为公事要走,楚家的仨男人就全都爽快点头了,入夜启程之前,楚爷爷给萧瑾瑜搬了好几坛子泡好的药酒,楚NaiNai给他们塞了好些自家腌晒的Rou干鱼干。
  真走起来,楚楚才知道什么叫赶路。
  一连四天,只有吃饭的时候马车才会暂时停下来,其他时间都在飞速地跑着。
  第五天到了一片荒郊野外的时候,两个侍卫被换成了八个侍卫,两匹几乎累断气的马也被换了下来。
  除了紫竹县,楚楚就只去过京城,漠北这种地方她以前就只听说过几次,还都是镇上的叔伯大爷念叨打仗的事儿的时候顺口提起来的,她就只记得那是个冷得要命的地方。
  楚楚很想问问萧瑾瑜,可萧瑾瑜早就受不住这样的车马颠簸,从第二天起就只能躺在床上苦忍着,吃点儿东西就会吐得厉害,但又不得不吃,于是连吃饭都成了一种折磨。
  快到凉州地界的时候,晚上楚楚喂他吃药,萧瑾瑜很困难却也很努力地往下咽着,一碗药还没喝完,前面喝下去的就全吐了出来,胃抽痛的厉害,一时间汗如雨下。
  楚楚心疼坏了,扶着他把手放在他胃上,小心地给他揉着暖着,“王爷,让马车停一会儿吧……就一会儿。”
  萧瑾瑜微微摇头,勉强挤出一个微笑,“不要紧……是我喝得急了……”
  楚楚眨眨眼睛,摆出一脸委屈,“王爷,我都坐得难受了,再不停一会儿,我也吃不下饭了。”
  萧瑾瑜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丫头打的什么心思,可还是忍不住担心,轻轻皱起眉来,“要是不想坐车了,明天就让景翊带你骑马吧……”
  楚楚扑到他怀里,像只刚抓到猎物的螃蟹似的,霸道地紧抱着他吐得发软的身子,“我不!我就跟你在一块儿!”
  萧瑾瑜抬头轻轻拢她的头发,先前不想让她跟来,也是知道自己肯定受不了这样的颠簸,不管怎么小心也一定会病得一塌糊涂,萧瑾瑜不怕生病,却怕见到她这样担心害怕小心翼翼的模样,每次见她这样,他都恨不得一口气把世上所有的药都吃进去,立马好起来。
  楚楚被他抚得舒服了,像猫儿一样在他怀里蹭了蹭,打了个小小的哈欠。
  “累了就睡吧……”萧瑾瑜抚上她的脸,“再有一两天就到了……”
  “我不困,我再给你煎碗药去。”
  萧瑾瑜搂住她,“明天吧……我困了……”
  “好。”
  “陪我睡……”
  “好。”
  楚楚想从他怀里爬起来换衣服,萧瑾瑜却没松手,一手搂在她腰上,一手摸上她的衣带,“我来……”
  萧瑾瑜胃还疼着,手有点抖,解衣带解得很慢,楚楚也不着急,就沿着他的锁骨深深浅浅地亲着,亲到一半就被中衣的衣襟挡住了,楚楚顺理成章地扒开了他的衣襟,从锁骨一直亲到肩头,又辗转向下,探出小舌尖,饶有兴致地逗弄起萧瑾瑜左胸的一点嫩红。

发现一点点-人生感悟:人生没有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