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重生小说 >

重生之名门公敌+番外(四)作者:夏听音

时间:2017-12-16 14:44 标签: 情有独钟 重生 强强 女强
第210章 夏听音 千雍居 九不搭八的人通常因为某一个人,某一个原因,也会坐在一起,形成特殊的局面,多数饭局都是这么来的。 此时这里就有这么奇怪的一桌: 顾西请于自善帮她搞拍卖,于自善在。钱小乐作为这里的老板,和顾西还有点恩怨情仇,所以他也在,恩
 
 
第210章 夏听音
  千雍居
  九不搭八的人通常因为某一个人,某一个原因,也会坐在一起,形成特殊的局面,多数饭局都是这么来的。
  此时这里就有这么奇怪的一桌:
  顾西请于自善帮她搞拍卖,于自善在。钱小乐作为这里的老板,和顾西还有点恩怨“情仇”,所以他也在,恩怨是顾西的定位,情仇是他自己的定位。
  然后作为发现了钱小乐和于自善的小九九,有三个也跟着来看热闹的吃货团。
  钟童生一心要感谢“财神爷”,送了两百万还担心不够拉交情。
  潘厂长最是角色转换频繁,天平两端,一会觉得自己在上,出于买方市场,一会又觉自己往下,一路滑向卖方市场。
  八个人,就这么凑了一桌。
  顾西让潘厂长坐了主位,她陪坐,于自善坐在她下首,另一边陪潘厂长坐的是钟童生。
  都是人精,这个座次很有学问。
  潘厂长最是雾里看花的那一个,钟童生和他聊了几句,就自报家门说了那两件藏品是他拍的。
  潘厂长一听今天“天价”出手的买主是他,心里就更不踏实,这不会是什么集团类的吧,把他诓骗进来。
  他说,“那两件东西,民国瓷器现在已经这么热了?”
  潘厂长开始的很含蓄,其实想打听个内行价。
  顾西给他的礼他去问过,根本和天价不沾边,给瓷器人家都不看,不够行贿受贿那条线。
  钟童生说,“古玩这东西最没有价,东西只要自己喜欢,愿意出那个价,那么那东西,就是值那个价。他们做餐饮的不也是这道理,现在那些天价宴席,十几二十万,吃什么。我这一百万,顶的上别人吃几顿饭。”
  潘厂长:“……”
  钱小乐喝了口酒,难得没有搭话。他坐在正对顾西的位置,抬头就可以看见她。
  顾西说,“这价格离天价可还远,过几年,上亿的拍品会越来越多。”
  于自善笑着看向她,“你有消息?”
  他现在很肯定顾西有什么消息渠道,高深莫测的无法估量。
  顾西说,“钱越来越不值钱,从投资角度讲,股市,楼市,艺术品投资,这些都有联系。”她看向于自善,“您做的就是这行,当初一定也不是误打误撞进了场。”
  于自善笑着端起杯子,碰了下她的。
  他还不到30岁,开这个拍卖行就开了好几年,人人都会算账。
  他越过顾西对潘厂长说,“潘厂长也喜欢收藏,以后可以多点来我们拍行,有些东西还是不错的。
  潘厂长点头,他惊觉自己好像猛然跻身进一个高端游戏场,这里面人用的手段都是隐秘而正当。
  就像他收的那两件,准确定位为工艺品都行。
  可是放在这个市场,有人愿意高价买,这件事完全就不同了。
  于自善又说,“民国瓷也会越来越高,不过顾小姐手上的不太一样。”他的酒杯点了点钟童生,“钟先生最有感触。”
  钟童生说,“这投资就是看眼光,顾小姐的眼光独到,前两个月,挣了我前面几年的利润。”他站起来,和顾西说,“这都是不是一杯酒的事情,咱们有情后补。”
  顾西也站了起来,抬杯子和钟童生碰了一下,“客气。”
  钟童生干了坐下。
  顾西喝了两口,说,“太凉。”
  “我给你要杯温水去。”钱小乐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转身就出了雅间。
  潘厂长看着顾西的杯子,心里五味杂陈,她杯子里是水,人家是白酒。可白水她还就喝两口嫌凉?这饭局他坐主位,但显然大家都给“她”在抬轿子。她帮对方了什么忙?什么投资?人家怎么这么“信”她?
  不动声色打量在坐各位。
  其实这些人他也都知道,于自善那么大拍行的老板。对面几个陪坐的一看也不是一般人。这旁边的钟先生,出手两百万,也不能是一般人。
  还有对面那刚刚跳起来姓钱的,这里千雍居的老板,潘厂长认得。他叔叔之前也去自己厂看过地。
  土财主,没做过地产但有真金白银,出到1.25亿,已经是最高。他们当时确实考量过,但觉得还是不靠谱,毕竟他们没有做过,才挑了万华,对外说那个价,其实说好,就付1.25亿,这事他保证除了他们几个没人知道。
  于是这顿饭他吃的心事重重。现在发现,这女孩,他不想卖地给她也很麻烦。但那地,他其实真的不能卖。
  ※※※
  走廊里,顾西端着杯绿色的饮料,看着对面钱小乐,“你叫我出来就给我喝这个?”
  “也不是。”钱小乐说,“我没机会和你说话,你到底怎么回事,怎么那么想要那块地?”
  顾西抬起杯子,问道,“这不会是芹菜汁吧?”她闻了一下,很诧异,“wheatgrass,你从什么地方弄来的?”
  “当然是进口的。”钱小乐很惊喜,“你还知道这个,那你该知道小麦Cao是好东西,快喝。”
  顾西推开杯子,“我知道是因为我不爱喝。”不过她很感兴趣这东西的成本,抬起来杯子问,“这样一杯榨出来,得花多少钱的Cao?”
  钱小乐:“……你故意的吧。”
  顾西摇头,“我说真的,我早前和潘厂长研究鲜榨果汁的成本,如果真的都是鲜榨,那一定成本就很高。”
  “那得看什么东西,我们这里的……”他周围看看,牵扯行业秘密,把顾西拉到旁边。
  宽阔的休息区,四通八达,旁边的鱼缸里五颜六色,有鱼有灯。
  他说,“这Cao的一个主要作用就是榨汁,所以提取容易,但这样一杯得两小捆,我们买回来不加空运的钱,得25块钱一捆,这样两捆榨出来一杯。”
  顾西说,“那加上运费,你们这还得保证新鲜。那不便宜呀。”
  钱小乐说,“所以便宜没好货,但是好货一定无法便宜就是这道理。这些东西不挣钱,成本一目了然。真正挣钱的是酒水……”他连忙打住,“怎么咱们俩越说越远。”
  顾西说,“我爱说这些,下次咱们有机会再聊。”她转身想走,被钱小乐拦住。
  “话你还没说呢。”钱小乐拿过她手里的杯子,放在旁边桌上,“说清楚你再去,为什么你那么想要那块地?”
  顾西说,“那你倒是说说,那地方现在有高度限制,你说多少钱他可以卖给我?”
  钱小乐想了想,“他一年也就租不到一百万,算上他30年租金,也就三千万,之前要不是开发商能搞商业用途,那地根本值不了多少,你要真的要,给他三千万就差不多。”
  顾西说,“那他肯定不会卖给我。”
  她有点垂头丧气,“而且三千万也不少。”说着往包间去。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