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重生小说 >

《死神不可欺》作者:木兮娘(四)

时间:2022-02-22 01:33 标签: 情有独钟 强强 幻想空间 恐怖
兔乐队联想到一起,只认为是巧合。 顿了顿,他补充:黑粉除外。 黄姜:你是黑粉? 王灵仙挑眉:为什么这么说? 黄姜:师兄对黑兔乐队的关注过于详细了。 王灵仙笑了下,很快收起笑容说:没粉过,不算黑,死去的20个黑粉里,有一个女孩子算是我一表三千里的妹
兔乐队联想到一起,只认为是巧合。”
  顿了顿,他补充:“黑粉除外。”
  黄姜:“你是黑粉?”
  王灵仙挑眉:“为什么这么说?”
  黄姜:“师兄对黑兔乐队的关注过于详细了。”
  王灵仙笑了下,很快收起笑容说:“没粉过,不算黑,死去的20个黑粉里,有一个女孩子算是我一表三千里的妹妹。她妈妈在灵堂上哭得凄惨,扑到我脚边求我调查,我就顺手调查黑兔乐队。”
  黄毛轻声:“没结果吗?”
  王灵仙:“毫无瓜葛。”
  黄毛不适地扭着身体,对黑兔二字颇为敏感,主要丁燳青才说参加兔子的葬礼,本以为两三个月过去没碰到兔子相关的诡异事件,还以为丁燳青终于干了回人事,不料在这里等着他。
  “等解决任务后,举报黑兔乐队,让欧洲这边的机构调查。”岑今提议。
  黄姜摇头:“举报需要附带证据,一套程序下来,梵蒂冈才会派遣调查团解决诡异事件。”
  岑今:“大仙不是调查过吗?把那些有疑点的证据全部交上去,不就行了?”
  “不行。”黄姜否决:“光有那些证据不够,还得有更确凿的,证明死者不仅死得离奇,还跟诡异有关,而且跟嫌疑目标有关的确凿证据。”
  岑今:“……调查到这地步,也不需要梵蒂冈了吧。”
  黄姜耸肩:“所以啰,执行总机构特派任务的调查团很多都不喜欢梵蒂冈,因为程序规矩又多又死板,就像电影里驱魔那样,哪怕神父证明有鬼他也不能随意出手驱魔,必须证明房屋有鬼,再申请教皇同意驱魔才能行动。
  令人窒息的是特派任务的调查团只能调查,清除诡异,就是驱魔,他们认为必须用专业名词‘驱魔’,不喜欢‘清除诡异’这种形容词,他们认为驱魔只能梵蒂冈的神父能做,调查团没有资格动手。”
  岑今和于文齐齐叹气:“好奇葩。”
  乌蓝、图腾和王灵仙三人倒是适应良好,因为他们以前接过欧洲特派任务,已经习惯这边的奇葩规矩。
  岑今:“话说回来,我们这次任务究竟是什么?带队老师是谁?”
  王灵仙还是队长,他对众人说道:“具体任务没下来,这次很特殊,校长应该跟你们说过这次特派任务很抢手,因为它还跟竞技交流会有关。”
  乌蓝猜测:“是晋级?”
  王灵仙:“对。”
  于文和岑今对这方面没了解,他们不解,乌蓝便解释:“这次派遣任务既是你们三个必须完成的一门课程,也是明年竞技赛的一次晋级赛。
  完成晋级赛等于拿到绿卡,不用参加各种大大小小的个人赛、对抗赛积累积分,直接空降最后的竞技赛赛场。
  更重要的是晋级赛通常只会说出一个大概地点,和一两个关键词,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提示通知。线索必须自己找,当你触发晋级赛,你就能获得一个线索,然后寻找其他线索,一个套一个的,挺难。”
  岑今:“这次晋级赛有提前说吗?地点是哪里?”
  王灵仙:“论坛里公布过,地点是欧洲战场。关键词是:群体癔症,修女院。”
  岑今:“这里运用的战场是修饰词还是名词?”
  修饰词的意思指晋级赛赛场是整个欧洲,将其形容为战场。名词的意思是指欧洲的战场,比如一些中古世纪至今的知名战场。
  “无法确定。”王灵仙敲着椅背说:“不过我猜是欧洲名战场的可能性最高,不然范围整个欧洲未免太广,十年都不一定有人能通过晋级赛。”
  黄姜这时开口:“话说回来,既然我们的派遣任务和晋级赛有关,那任务内容会不会跟两个关键词有关?”
  王灵仙:“有可能。具体还是等带队老师到了再说,现在大家放松身心,快乐shopping,今天一切消费由队长我负责。”
  于文欢呼一声,一把跳起就想扑过来,被王灵仙一脚踢出去:“滚你爹的,少占女士便宜。”
  黄毛闻言惊讶地瞟向王灵仙,为什么接受得这么快?
  然而王灵仙当真接受很快,等到酒店办理入住信息的时候,他已经非常自在地接受酒店侍者对待上流女士的服务礼仪,裙摆款款,步伐有力,自信美丽,一下子吸引同样入住酒店的黑兔乐队。
  乌蓝的手掌贴在怂怂围观的黄毛后背,温柔不失力道地将他推进电梯,同时低声说:“王大仙是你的榜样,我们是你坚实的后盾,用你的魅力,征服这群摇滚乐手。
  我觉得校长给我们安排一个摇滚乐团的身份,又让我们参加音乐节,任务应该跟这些有关。黑兔乐团既然是顶级摇滚乐团,说不定能带我们混进摇滚圈,帮助我们早点完成任务。”
  黄毛瞳孔扩散,浑身一震,没来得及抗议就被推进电梯里,好不容易稳住脚步回头一看,乌蓝等人一脸慈祥的微笑,挥手送别他们。
  电梯门关上,窒息感涌上黄毛的喉咙,一股毛骨悚然的阴凉感觉蹿上背脊,一个黑兔乐队成员贴在他后背,伸出舌头,语气暧昧不清地低语着什么。
  眼角余光瞥见那舌头打了两颗舌钉,舌尖剪开,有点畸形,黄毛尽力将耸起的肩膀压下去,后脑勺麻麻,脸颊抽搐,忍住一脚踢过去的冲动。
  过了一会儿,舌钉男意识到什么,问王灵仙,后者行为像个女王,冷冷地回应几句。
  舌钉男退后,黄毛微不可察地松了口气,猜测大概是发现他不太懂英文和法语,所以放弃撩他。
  然而没过多久,手机捣鼓一通的舌钉男再次凑过来,用了翻译软件询问:“嗨,甜心,你叫什么?”
  鸡皮疙瘩从脚底心一路蹿到脖子,黄毛倒吸一口凉气,这货到底有多想泡妞?
  见黄毛甜心不回答,舌钉男凑近一些,加上自我介绍再问一遍,黄毛在极端的窒息和安静中忽然浑身一松,破罐破摔,自暴自弃,靠着电梯墙垂头丧气,双目无神:“碧奇。”
(甜梦文:www.tianmengwen88.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