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重生小说 >

重生成美貌哥儿后被夫君甜宠了 作者:林中小屋(上)

时间:2022-10-26 14:56 标签:
《重生成美貌哥儿后被夫君甜宠了》作者:林中小屋 简介: 季羽穿越了,穿成一个貌美如花的哥儿。可家里一贫如洗,还被人嘲笑是个不能生。可他偏偏嫁了个人人羡慕的如意郎君。夫君不仅俊朗非凡,还一身的本事,对他更是宠爱有加。季羽自个儿也争气,出得厅堂
  《重生成美貌哥儿后被夫君甜宠了》作者:林中小屋
  简介:
  季羽穿越了,穿成一个貌美如花的哥儿。可家里一贫如洗,还被人嘲笑是个不能生。可他偏偏嫁了个人人羡慕的如意郎君。夫君不仅俊朗非凡,还一身的本事,对他更是宠爱有加。季羽自个儿也争气,出得厅堂入得厨房,还连生了三娃。
 
 
第一章 穿越成哥儿
  “柳夫郎,张家汉子虽说穷了些,年纪大了点,可他说了,若羽哥儿嫁过去,必定不会让羽哥儿受半点委屈……”
  季羽蹲在院子里,边听屋里媒婆和柳夫郎说话,边拿刀削着竹子,边无奈地摇头。
  原身这才几岁啊!在他那个世界才上高中呢!竟然有人来提亲?
  一想起他那个世界的事,他又忍不住轻叹一口气。
  他都被大货车撞得四分五裂了,未曾想竟然还能活过来,只是……
  他抬头看了眼低矮破旧的泥墙茅草屋。
  只是穿到了这个落后的古代。
  还穿成……
  他又低头看着自己如今秀气白皙的手,叹了口气。
  还穿成个娇弱柔美的哥儿。
  不过,他向来是个随遇而安的人,又没有什么牵挂,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他手里的竹片才削好,屋里的对话突然激烈起来。
  “羽哥儿还小,我还没想过这么早将他嫁出去。”
  “什么还小?你不就是嫌张家穷?你家又好到哪里去?都家徒四壁一贫如洗了……我告诉你,就你哥儿那孕痣的颜色,指定是个不会生的。除了张家,我看还有哪家会要你们……”
  媒婆气冲冲地走了。
  季羽松了口气,幸好柳夫郎不是个糊涂的,若真答应了这门婚事,那他只能跑路了。
  进了屋,原身的阿母柳夫郎捶着床,气得咬牙切齿:“一个三十多岁的鳏夫,好吃懒做,带着三四个孩子,竟也好意思向我家提亲?”
  又掩着面哭哭啼啼道:“羽哥儿,都是阿母没用,身子不好,拖累你了……”
  季羽在床沿坐下,轻轻拍着柳夫郎的背,安慰道:“阿母,你莫要生气,伤身子。”
  柳夫郎擦了眼泪,又抬手摸着季羽眉间淡淡的孕痣,叹息道:“长得这般好,为何孕痣颜色这么淡呢?”
  季羽笑道:“淡就淡呗!无人娶,那我便不嫁人,一直陪着阿母。”
  他巴不得不嫁人。
  倒不是他抗拒汉子。只是,他一个男人实在接受不了生孩子这事。
  柳夫郎点着他额头,嗔怪道:“哥儿哪有不嫁人的?”
  季羽抱着他撒娇道:“我就不嫁,我不用靠汉子,我能挣钱养活阿母。”
  上一世他是个孤儿,从没有享受过母爱,柳夫郎身子虽不好,却温柔善良慈爱,是个十分不错的母亲。他挺喜欢的。
  柳夫郎摸着他细皮嫩肉的手,哭得更凶了:“你本是娇惯着养大的哥儿,能做什么挣钱?都是阿母没用,护不住你,你阿爹才过世,就被他们赶出来了……”
  说起这些事,季羽又忍不住暗叹一口气。
  原身本是富商家的庶出哥儿,日子本来过得十分不错,可阿爹一过世,他们母子便被正房给赶了出来,流落到了这穷乡僻廊山疙瘩里。
  等柳夫郎睡下,季羽又去了院子里,继续削他的竹棍。
  原身会的女红,他不会,只能想其它办法挣钱。
  好在这村子靠着山,他就想着,能不能弄些陷阱套绳什么的,打打猎?
  打猎本是汉子才做的事,柳夫郎自然不肯他一个哥儿去。季羽只得借口说,和隔壁的云哥儿一同去山里拾柴。
  有人结伴,柳夫郎这才同意。
  隔壁云哥儿才十二三岁,干活却是一把好手,带着季羽又是爬山,又是砍柴,手里活不断,嘴里还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羽哥儿,你见过咱村安家的汉子没?”
  季羽砍柴是假,勘察地形、寻找动物踪迹是真,低着头心不在蔫地回了一句:“没有。”
  云哥儿停下手,红着脸羞涩地笑道:“安家那两兄弟长得可真俊,他们刚搬来时,我都不敢相信,世上竟有这神仙一般的汉子,尤其是那安五,眼睛大大的,鼻子高高的……”
  说着说着,又看向季羽,羡慕地道:“羽哥儿,你也俊,我头一回见你,还以为自己见到天仙了呢!”
  若不是孕痣颜色太淡,只怕门槛都要被媒婆踏破了。
  这话夸得季羽也红了脸:“你这小嘴可真甜。”
  他这具身体就算长得好,也没达到天仙的程度吧!
  夸完人,云哥儿又唉声叹气地道:“可惜安家眼光高,看不起我们乡下人,我大伯想和安家结亲,被回绝了。”
  季羽随口问了一句:“这安家不也是乡下人,为何看不起乡下人?”
  云哥又一脸兴奋地道:“羽哥儿你们才来村里,不知道,安家是从城里搬过来的,家里有钱着呢!房子大地也多,家里还有马。”
  “哦!”季羽边听边敷衍地点了点头,拿着把砍刀往林子深处走去,边走边盯着地上,寻摸着野兽的脚印粪便。
  他才看到一堆纷杂的脚印,正在琢磨这是什么动物,就听云哥儿焦急地道:“羽哥儿,莫要再往前走了,那边有野猪,小心拱着。”
  “野猪?”季羽心下一喜:“这里竟然有野猪?”
  这脚印这么深,看起来确实像野猪,而且体重还不轻。
  云哥儿点了点头:“有啊!就旁边那座山,不止有野猪,我爷爷那辈还有人见过老虎呢!”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