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重生小说 >

谁家小可怜哟[重生] 作者:稼禾(上)

时间:2022-10-26 15:17 标签: 甜文 重生 校园
谁家小可怜哟[重生] 作者:稼禾 简介: 明楉在最狼狈的时候被程家掌权人程闫夏捡了回去。 他放下戒备,在病痛中全心全意依赖这个沉默却温柔的男人。 再睁眼,却回到了高中。 新学期刚分班,明楉带着一身的伤来得最晚。班上只留下一个座位。 江市定律:坐在最
  谁家小可怜哟[重生]
  作者:稼禾
  简介:
  明楉在最狼狈的时候被程家掌权人程闫夏捡了回去。
  他放下戒备,在病痛中全心全意依赖这个沉默却温柔的男人。
  再睁眼,却回到了高中。
  新学期刚分班,明楉带着一身的伤来得最晚。班上只留下一个座位。
  江市定律:坐在最后排的不是校霸,就是学习差。
  明楉小心翼翼不惊动睡觉的人。却猝不及防看见那张熟悉的脸。
  他一把抓住同桌衣角红了眼。“老攻……”
  程闫夏抽手后撤,冷眸含霜:“别乱叫。”
  朦胧泪眼倒影出男生俊逸的五官,连喉边小痣长的都一样……
  是老攻啊!
  明楉强忍的泪瞬间失陷。
  程闫夏握拳。
  “卧槽卧槽!捂眼睛!程哥要打人了!”
  *
  班上的人都知道,程哥看不起他那小跟班。且有多个事实可以证明:
  比如一见面打脸;动不动给人家弄哭。
  还有卡着小可怜后脖子带出去,美其名曰,交流感情。
  贼可怕!
  后来,程闫夏有了上辈子记忆——
  “老公。”明楉熟练拉上他衣角,依偎过去。双眸肿得像核桃。
  程闫夏禁锢明楉的脖子与后腰,紧紧拢住。
  同学A:“这是要闷死小可怜是吧?是吧!”
  同学B:“你眼瞎啊!程哥胸肌不是这么用的。”
  ps:成年恋爱。日常小甜文。
  内容标签: 重生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明楉,程闫夏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明明你眼瞎
  立意:遵从本心,向阳成长
 
 
第1章 
  半夜,江市成风私立医院。
  温馨的蓝色病床上躺着一个瘦削的青年。二十五六的年纪,白瓷般的皮肤微皱,显得黯淡无光,没什么精气神。
  不过此时,他棕黑色的瞳孔却分外执拗。
  “夏夏,我想回家。”即便是在医院住了有半年,明楉的声音依旧轻软。他双手有些没力,但还是像跟自己较劲儿似的,攀上男人的手臂。
  程闫夏高大的身躯坐在床沿,大掌搭上去。指腹轻轻摩挲明楉的手背。
  明楉已经好几次这样说了,但前几次都被男人用其他事儿糊弄过去。他不想呆在这里,即便是它不像个医院。
  明楉带着恳求,清澈的眼眸润Sh1:“老攻,要回家。”
  程闫夏揽过瘦得只剩下骨头的明楉抱紧。极力忍住指尖的轻颤。
  他半垂着脑袋沉默很久,才声音极低:“好,回家。”
  ——
  半个小时后,明楉如愿坐上了回家的车。
  他全身被厚实的冬衣裹得严实,厚厚一层像一只白熊。帽子、围巾将脑袋遮住,只余下双满含着欣喜的眼睛能勉强看得了外面。
  “夏夏,你说今年什么时候会下雪呀?”
  明楉窝在程闫夏的怀中,额角抵着男人的肩膀才勉强能抬着半个脑袋。
  圆圆的眼睛藏在毛绒绒的帽子下,长睫忽闪,倒是比主人有精气神。
  程闫夏一顿,低了头挨在明楉的颈边。“应该快了,楉楉要是好了,我就带你看雪怎么样。”
  明楉被他弄得痒痒,双眼弯弯的。“说话可要算话。”
  “嗯,说话算话。”
  ——
  车门打开,明楉被高大的男人抱着进屋。他枕着程闫夏的肩膀。
  视线中,男人的喉结边,一个小小的,针眼那么大的黑色小痣落在上面。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
  耳边的风嗡嗡吹着,凛冽如冰刀似的要将明楉留在外面的眼睛割裂。明楉向着男人缩了缩,将风嚎声抛在脑后。
  院子里的树快要掉完叶子了,余下几个孤零零的。这会儿,也像是受不住这沉重的拉扯,打着旋儿摔在地上,发出破碎的哀鸣。
  明楉被吵得像在脑中架了鼓,轰隆隆的,吵得很不安宁。他不想程闫夏知道自己的难受,只能将涣散的眸子落在院中。
  最后一片枯黄的叶片打着卷儿,被踩烂之后又覆上一层白雪。明楉就是在这样一层雪中,遇见自己的夏夏的。
  那年,他二十五岁。
  “夏夏,我有点冷。”明楉包裹在手套中的指尖冰凉,但仍执着地紧紧攥住男人的衣襟。像是怕被丢了似的。
  程闫夏大掌盖在他的脸侧,声音闷闷地从他的胸膛传到耳朵里。
  “到家了,进屋就不冷了。”
  “待会儿给楉楉脱了衣服,泡一泡热水。晚上睡觉老攻抱着就一直暖和了。”
  程闫夏像从这话里起了个头,喉结滑动。说话的声音再也没有停过……
  明楉牵起一抹明媚的笑,像一只颤颤巍巍的白毛小兽蜷缩在程闫夏的怀里。即便是身体持续抽疼,也遮不住跟程闫夏在一起的幸福感。
  夜里。
  明明还是凌晨,但窗外开始响起窸窣的声音。像慢慢揉搓的宣纸,细细密密铺撒在外面。
  是雪。
  明楉身上疼,已经没多少觉了。可这一刻,身体霍然变得轻松。他捏着腰间的手臂,想轻轻从床上爬起来。
  但一动,抱着他的程闫夏也跟着坐起来。
  “下雪了!夏夏!”明楉一喜,拉着他欢快得跳下床。不一会儿,被扎成乌青的双手撑在落地窗上。
  他眼中晶亮,像外面的白雪,晶莹剔透。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