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重生小说 >

万人嫌假少爷重生后 作者:姝珂(上)

时间:2022-10-26 16:38 标签: 重生 豪门世家 复仇虐渣 强强
《万人嫌假少爷重生后》作者:姝珂 文案: 宋浔南活了短短二十四年,前半生潇洒恣意,众星捧月,后半生跌至尘埃,受尽搓磨。 转折点在他21岁生日宴上,得知了自己不过是宋家抱错的孩子,是个鸠占鹊巢的小偷。 往后三年中,曾经的爸妈视他为无物,大哥看着他
  《万人嫌假少爷重生后》作者:姝珂
  文案:
  宋浔南活了短短二十四年,前半生潇洒恣意,众星捧月,后半生跌至尘埃,受尽搓磨。
  转折点在他21岁生日宴上,得知了自己不过是宋家抱错的孩子,是个鸠占鹊巢的小偷。
  往后三年中,曾经的爸妈视他为无物,大哥看着他只会说一句“恶心”,二哥笑着让他踩过一地玻璃道歉,真少爷宋溪盗窃他的成果。
  宋浔南一生都没被人真正爱过。
  他努力争取过,到头来却被人踩进泥里还要唾上一口。
  再次睁眼时,他回到了21岁生日宴。
  ===
  宋浔南已经不会对宋家人再抱有任何的幻想了。
  不过,事情好像有些不对?
  曾经给了他一耳光让他看清自己身份的大哥,眼含疼惜的看着沉默不语的他,摸摸他的脑袋,轻柔说道:“小南,会好起来。”
  在他寻求帮助时无情拒绝的二哥,会因为他的一句玩笑话费尽心力找来最好的玉石供他挑选、把玩。
  上辈子对他冷嘲热讽的真少爷宋溪会在翻出一抽屉药之后,红着眼发疯般的b1问他到底怎么了,哭着求他别有事。
  还有他的爸妈……
  宋浔南不解,这世界到底怎么了?
  他不知道的是,所有人都做了个梦。
  梦中的宋浔南在他们痛不欲生的呼喊声中,转身从容地走向了大火,被火舌彻底吞噬,什么都没有留下。
  宋浔南不知道,所以他只是在宋家人小心问及自己如何才会开心时,低头垂眸细细思索。
  半晌后,嘴角漾开一抹明艳笑意,语气残忍:“再也看不到你们,我就开心了。”
  闻珩x宋浔南
  清冷款禁欲医生攻
  内容标签: 强强 豪门世家 重生 复仇虐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浔南,闻珩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假少爷只想独美
  立意:向前看,前方有更多值得期待的美好。
 
 
第1章 
  气象台说b市即将迎来一场大暴雨。
  乌云像浸了水的棉花,沉甸甸压在地平线上。
  雨还没来,空气里连风都没有了。
  一切都是静止的。
  消防车刺耳的笛声划破午后的沉寂,呼啸着往郊区驶去。
  宋宅此时陷入了一场大火。
  火势将这边天都印成了红色,天幕翻涌着滚滚浓烟。
  宋家的长子宋恒轩一下车就看到这一幕,他脸色剧变,挤开围观人群一把抓住瘫软在地上的宋溪,拎着他衣领大声质问:“怎么就你自己?爸妈呢?他们在哪?!”
  宋溪手指哆哆嗦嗦地指向仍在燃烧的别墅:“在、在里面,他们,都在里面……”
  向来冷静稳重的大儿子骂了句脏话,往头上浇了盆水就要往里面冲,幸好宋家二子宋煜清及时赶到,跟众人拦下他来。
  “你找死是不是?直接往里面冲?!”
  宋恒轩情绪失控:“你他妈拦我干什么?咱爸妈在里面!”
  宋溪颤着嘴唇说:“还有宋浔南,他也在里面……”
  “宋浔南”这三个字一出,现场所有人都沉默了。
  “他会救爸妈吗?”宋溪小声问道。
  没有人回答他。
  如果是之前或许还有可能,但是现在的宋浔南……
  别开玩笑了。
  宋煜清好似没有听到那三个字,他向来带笑的脸上拧了层寒霜,飞快道:“你不能出事,我跟老四进去看看,就在外围不会走近,说不定爸妈已经快出来了。”
  他说着去拉地上的宋溪:“老四你……”
  “我不去!”宋溪一把推开宋煜清的手,失声尖叫,“我不进去!宋浔南不是还在里面吗?让他救!他不是一直想成为宋家人吗?他救了爸妈的命不就能得偿所愿了吗??”
  宋煜清震惊的看着往后退的宋溪,好像从未认识过他。
  等反应过来后,脸都扭曲了:“宋、溪,你知道自己再说什么吗?”
  救护车还没来,这种时候时间就是生命。
  宋煜清咬咬牙,直直地往着火的别墅里冲。
  他在离别墅五米时停了下来。
  这种距离,已经能很清楚的感受到扑面而来、几欲将人灼伤的高温。一片熊熊火海中,有一道身影渐渐显露,一步一步,缓慢又坚定的走到了众人面前。
  他的背上还背着一个人,正是宋家家主。
  宋恒轩:“宋、宋……小南?”
  很久没有这样称呼过对方,让小南这两个字唤出口时带了丝生涩。
  宋浔南无动于衷,他只是将背上的男人交到了宋煜清手上,声带被烟熏哑,粗粝不堪:“抱好。”
  他说完转身就走,衣角却被抓住。
  “小南……你要干什么去?”颤抖的声音带着恐惧。
  “夫人还在里面,”宋浔南将那只手用力掰开,“放手。”
  宋煜清愣愣地站在原地,看着他重新走向大火,然后又将宋夫人背了出来。
  “夫人!”
  “是夫人!夫人出来了!”
  众人围了上去。
  做完这一切,宋浔南像被抽光了身上所有的力气,单膝跪在地上,弓着身艰难喘息。气流从肺部一路到气管,让他的声音听上去像破旧的风箱。
  宋浔南的身上已经找不到一块完好的皮肤了,双眼却被火焰烧得明亮。他拒绝别人搀扶自己的举动,重新站了起来。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