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忆初 作者:落月迟年

时间:2022-08-11 18:13 标签: 成长 重生 花季雨季 强强
文案 那年青ch.un正好他逆着y-ng光朝他笑。 夕y-ng将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长的一辈子 谨以此书献给每一个清华园(19级)学子。 1班:挑战极限,奋力拼搏,信心百倍,超越自我。 6班:心有猛虎,细嗅蔷薇,初三六班,一往无前。 11班:搏击长空,翱翔万里,追
 文案
  那年青ch.un正好他逆着yá-ng光朝他笑。
  夕yá-ng将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长的一辈子……
  谨以此书献给每一个清华园(19级)学子。
  1班:挑战极限,奋力拼搏,信心百倍,超越自我。
  6班:心有猛虎,细嗅蔷薇,初三六班,一往无前。
  11班:搏击长空,翱翔万里,追逐梦想,永不放弃。
  12班:梦想扬帆,青ch.un起航,谁与争锋,十二最强。
  作者自白:
  1.不要做过多的猜测了,你要相信学长们的存在,当你看到这本书的时候其实他们已经毕业了。
  2.好好学习,加油,像学长们一样去考临渊一中!
  3.虽然此书与现实有一些小偏差,但请记住作者大大不是写史实的呦m(_ _)m
  内容标签: 强强 花季雨季 重生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段城,顾舟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磕的cp是真的
  立意:立意待补充
 
 
第1章 Chapter 1
  =========================
  段城死了!
  才二十岁死在了最美好的青ch.un年华!
  风光霸道了一世,最后却窝囊的不明不白的死了。
  谁人不知段城——临渊的“霸王”,不仅痞帅痞帅的,而且还狂的无法无天,谁惹谁倒霉。
  他是个孤儿,初中勉强念完,高中后就杳无音讯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就连他之前的好兄弟也联系不上他了。
  在临渊有一多半的人因为没考上高中就外出打工的,所以大家都理所当然的认为段城去外地挣票子了。
  段城初二时被隔壁班一个长相清秀的姑娘迷的七荤八素,费尽心思追求她,低下高傲的头颅甘愿为她当牛做马。
  那姑娘叫王倩,是个外表温柔可爱,内心y-in暗腐烂的疯子,学习成绩不是很好,中考落榜后,开始伙同身边的人以贩卖毒品为生。
  而王倩走私毒品段城不知道,最后他成了大怨种,替罪羊。
  几年后段城看清她真面目时,想要报警,王倩发现,被人从背后一木奉打晕,囚禁在底下赌场三年。
  三年来段城被人用乱棍打,被当实验人注s_h_è毒品,昔r.ì意气风发的少年,如今被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
  王倩来找过他,当时王倩化着烟熏妆,烫染着酒红大波浪,j.īng_心做过的美甲划过段城的下颚线,挑起他的下巴,仔细端详着段城被揍的一块青一块紫的脸故做惋惜。
  “真是可惜了这一张俊脸,我也曾为其着迷,段城啊段城你真是傻到可怜。可惜啊对于我来说男人和钞票是不能相提并论的,真是委屈你了,啊哈哈……”王倩笑得张狂,紧接着大手一挥,段城满是伤痕的脸上落上一个清晰的巴掌印。
  犯法就必然会到法律追究,出事时,王倩在一旁哭得梨花带雨并毫不拖泥带水的将一切责任与罪过推给了段城。
  他恨!!他恨王倩!他恨毒贩!他恨贪官污吏!
  他要复仇!
  被囚禁的r.ì子里,他每每被折磨的奄奄一息,脑子却格外清醒,只要他能出去,他一定要r.ì后手刃王倩。
  段城进去后王倩在监狱买通了关系,使段城在监狱也倍受折磨,最后惨死狱中。
  他孤独的飘在坟前嘲讽自己,因怨气太重地狱不收他,无法去轮回。
  执念太深,连阎王爷都不敢收他。
  他也理所应当的成了一只阿飘,就这么一直被困在自己坟前,寸步不得行。
  死亡时钟就呈现在他眼前,当时钟转一圈在原地停止时,他再也无法去轮回,只能孤独的被禁锢在自己坟前十年百年千年万年亿年......
  他下葬时是孤儿院的老院长带着几个孤儿院的孩子,在孤儿院后方的麦田里挖的坟墓,没有葬礼,没有哀悼,填好坟墓他也将会被世人遗忘。
  来来往往的人穿过他轻飘的身体,他发觉自己能清楚的感觉到人的喜悲,知道了鬼魂都能感知人的情绪。
  他是孤儿院里最不听话的孩子嚣张跋扈,横行霸道,不受人喜爱与待见。
  以至他感受到在场所有人都假惺惺的哭泣。
  是,他承认他上辈子确实不是个东西。
  为了王倩打架,盗窃,进局子......
  他下葬那天晚上孤夜寂寥,一个颓废的身影突兀地站在他墓前,段城眼前这个人破旧的体恤衫上被汗水浸s-hi沾染了些泥土,工地常穿的破了洞裤子,脚上的老布鞋大拇指处被磨破。
  那人小心翼翼的伸出手,颤抖着去摸那墓碑上他的照片,即将触碰的时候,却卑微地收回了手,紧紧攥了攥自己的衣角,把自己满是泥泞布满老茧的手擦了一遍又一遍。
  段城感受到他的莫大的悲楚,那种压抑的想哭却哭不出来的感觉,引得心里一阵绞痛。
  眼前这个人是谁?为什么他段城死了,这个毫不相干的人要哭泣呢?
  他不认识眼前这个人,印象中从未见过他,尤其是他那双温润且坚定的双眸,弥漫着巨大的悲伤。
  最终那人只是轻轻的摸了摸冰冷的石碑,悲楚的说了一句:“傻子,你怎么就走了呢。”
  “糖给你。”
  从兜里小心翼翼的拿出啦,默默放到一旁。
  嘴角牵强向上扬,笑也包裹着一层苦,眼睛逐渐蓄满了泪水,把石碑好似稀世珍宝一样轻扶了一遍又一遍。
  却始终不敢触及碑上那张照片。
  青年从怀里拿出一个本子,类似于r.ì记本,一把火在他坟前给烧。
  微弱的火苗成了这孤寂夜里挣扎,最终都没能逃过熄灭的命运。
  火苗逐渐熄灭,也泯灭了青年眼中最后的希望与光。
  自那以后青年每天都回来,在他坟前放一根木奉木奉糖,他生r.ì那天,他放了一盒段城生前最喜欢吃的木奉木奉糖,温润的嗓音淡淡的道了一句:“生r.ì快乐。”
(甜梦文:www.tianmengwen6.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