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病美人昏君求死不能后[双穿书] 作者:张参差(下)

时间:2022-09-16 20:49 标签: 甜文 宫廷侯爵 穿书 强强
第62章 阿景若还不摆驾 待到皇上回到朝露殿,洗去一身敛房里沾来的死人气,子时都已经过了。 他脑子里满是案子,越是想就越发精神。 夜风清爽,索□□代了,不让人扰,坐到廊下理一理思绪。 布戈在一旁劝:明儿一早有议事,您睡不着,好歹合眼养神片刻。 白
 
 
第62章 阿景若还不摆驾…
  待到皇上回到朝露殿,洗去一身敛房里沾来的死人气,子时都已经过了。
  他脑子里满是案子,越是想就越发精神。
  夜风清爽,索□□代了,不让人扰,坐到廊下理一理思绪。
  布戈在一旁劝:“明儿一早有议事,您睡不着,好歹合眼养神片刻。”
  白昼笑道:“你不提醒,朕都忘了这事了。”
  布戈点头,作势请皇上回寝殿,心道,难得这位祖宗听劝一次。
  结果下一刻,白昼转向他正色道:“朕身子不舒服,明儿不去了。传旨下去,今儿去刑部的事情,泄露出去半个字,脑袋就别想要了。”
  后面一句说得凛冽,吓得布戈一缩脖子,他一直在御前,知道皇上自有他的道理,应道:“奴才即刻就去吩咐。”
  转身正巧瞧见王爷来了。
  远宁王笑吟吟的走近,道:“阿景,身子不爽,还是心里不爽呀?”
  救星来了,布戈脚底抹油,赶紧溜。
  白昼大部分时候对远宁王是没脾气的,正如此刻,只是侧头看他,随口答道:“都城里出了这样的事情,三司竟然压到现在才报上来……实在是乱七八糟,”说着,他哼个鼻音,不屑,“所谓议事,效率低下,早晚朕要好好整治整治这帮只会嚼舌根子的。”
  院里的烛火映得他眼睛晶亮,隐隐透出一股无奈的怒气。
  他不怪陶迪和其他经手的官员,书里这个时代的验尸鉴证技术和破案手段,远不能与自己认知相比,但他自从自刑部出来,一路回来,越想越窝火。
  隐隐觉得这事情背后不简单,可又有点找不到头绪。
  布戈再一提议事,他心里的火气都被几个言官吸引了,言官是有必要存在的,但大尧的言官,多少有点给个木奉槌就当真。
  王爷见他这模样,知道他从来都是效率至上,心里是别扭的,笑道:“议事不愿意去便不去,但明儿布公公要去刑部大牢大显身手,缺了你的指点,岂不是少了后盾吗?”
  变着法儿的哄他去休息,白昼心里明镜儿似的,没接招,反而道:“朕总觉得好像忽略了什么……”
  远宁王抱着怀,在白昼身前踱步几圈,终于还是败下阵来,王爷确实还注意到一些别的,他本来想着,先去好好查证,起码待到白昼一觉醒来,再告诉他。
  可如今看他这模样,若是不让他松心,只怕他这一夜都不会睡觉了,说不定又要重新翻查卷宗。
  刚这么想,白昼就像跟王爷起了心灵感应似的,自长廊的椅子上站起来,道:“你查验尸体辛苦,早些休息,不必陪着朕了。”说着迈步便走。
  “等等,等等……”王爷心道,怕了你了,上前拉住他手臂问道,“你要去查卷宗?”
  其实白昼也知道,如今他身体在王爷的悉心看顾下,正在逐渐恢复,更该好好休息,可人无完人,白昼在公务上,一旦较劲,就容易上头。
  知错,和能改,向来都是两码事,必须得合二为一,才配称一句善莫大。
  被王爷一问,他也有点歉意,道:“朕……是有这么个钻叽的毛病,得治,不过不是今天。”说罢,便又要走。
  “哎呀,等一下,”王爷无奈,哭笑不得的拦在他身前,“我知道问题在哪里,也让玉人带人去查了,你先睡觉好不好,睡醒了,大约就能有结果。”
  白昼眨着眼睛,似信非信的看王爷。
  他的眼睛长得像桃花瓣,一旦心存疑惑,目光里露出犹疑懵懂,看着说不出的单纯青涩,和平时凛戾冷冽的模样,判若两人。
  王爷,最看不得他这副表情,多么斩钉截铁的决定都得败下阵来,道:“没骗你,刚才复验的时候,我才注意到的。记得饯花节那些女子里,有一人姓氏极特殊,复姓宰父,那姑娘……正是最后一名死者。”
  卷宗是为了给皇上看结论的,自然不会事无巨细的上奏,传到王爷手里时,被害人的信息已经被简化得不能再简了,只有编号和死亡时间,是以,这样重要的线索,才会被忽略了。
  “阿景在刑部给陶大人指的方向半点不错,而且如果我的猜测不错,只怕那三位姑娘,都参加了饯花节,登台献过技。”
  王爷说完这话,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看白昼,像是在说,这回行了吧,可以回去休息了?
  可再看白昼,皱眉沉思,显然王爷给出的线索,又让他有了新的设想。
  远宁王明着翻他白眼,上前两步,想直接把白昼抱起来,送回寝殿里去。
  没想到,或许是近些日子,在王爷的悉心调养下,白昼身子当真逐渐好转了,他微一侧身,手臂在王爷手肘上格了一下,轻巧的转了半个圈,躲开了。
  远宁王微笑道:“陛下,君无戏言。微臣道出线索了,您得守约去休息。刚才刑部诸位官员面前,怕微臣为天子代步,有失天家威仪,这会儿咱们到家了,陛下若是懒得挪步,就让微臣代劳吧。”
  白昼想起刚才在刑部,王爷为了让自己回宫歇息,就耳语过:阿景若是还不摆驾,我就抱你回去了。
  耳根子后面忽然热起来。
  摆摆手,道:“好了好了,朕自己会走,”一边走,嘴里还一边嘟囔着,“刚才朕可什么都没答应你。”
  回到寝殿,白昼终归还是累了的。
  王爷只陪他闲话了几句,他便即刻哈欠起来,头一沾枕头就睡着了。
  王爷站在御榻前半晌,只静静的看白昼的睡颜,觉得他近来在自己面前,越发显露出白昼原本的X1ng情,不似刚穿进书里那会儿,总对自己别扭着一股劲儿。
  欣喜终于化为唇边浅淡的笑意。
  他给白昼医病的新药,即便尽力柔和了药力,也已经颇见成效。但依旧不敢日日都用。
(甜梦文:www.tianmengwen6.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