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病美人昏君求死不能后[双穿书] 作者:张参差(上)

时间:2022-09-16 20:49 标签: 甜文 宫廷侯爵 穿书 强强
题名:病美人昏君求死不能后[双穿书] 作者:张参差 简介: 凛娇飒戾皇上受 X 治愈系王爷攻 【不知道能撑几天的文案】 -受视角- 白昼身患绝症,每天都被病痛折磨,只想痛痛快快早点狗带,独对他的主治医生心意难割。 闭眼又睁眼,他成了一本未完结小说中的病
  题名:病美人昏君求死不能后[双穿书]
  作者:张参差
  简介:
  凛娇飒戾皇上受 X 治愈系王爷攻
  【不知道能撑几天的文案】
  -受视角-
  白昼身患绝症,每天都被病痛折磨,只想痛痛快快早点狗带,独对他的主治医生心意难割。
  闭眼又睁眼,他成了一本未完结小说中的病娇昏君,皮囊好看,病病歪歪,偏执傲娇,花天酒地,最终被囚后宫,疯癫而死。
  醒神惊见即将谋逆的异姓王爷眯着水汽氤氲的眸子,深情的看他。
  嗯?王爷长了一张极像医生的脸?
  白昼:是我魔怔了。
  预料之中,王爷先是换着花样勾搭君主不务正业……
  泛舟、游猎、更是要和他喝合卺酒。
  白昼:以身相许犯不上,皇位现在就给你,让我死的痛快点。
  惊得那人长跪不起。
  日子久了,白昼发现王爷他——
  白日里帮他扫平朝中内外交困,尽力保他朝政无忧;
  入夜为他精研医术药典,总能解他发病的苦楚。
  呵呵!果然欲谋其位,先谋其政,糖衣炮弹,窃国之心。
  白昼:不让我痛快死,那咱们就都别痛快。
  群臣:陛下这是……变态了吗?
  ---
  -攻视角-
  一起事故,让心脏科医生简岚鸢穿到一个篡权夺位的王爷身上。
  结果他发现要被自己篡位的那位,并不昏庸,反而博学贤明、仁心铁腕。
  j1an佞弄臣——挑唆他们自相鱼肉;
  敌国挑衅——御驾亲征;
  外戚乱政——设伏诛灭……
  可惜身体坏到分分钟就要吹灯拔蜡。
  于是,职业病上头的医生,换着法儿的想让君上少些Ca0劳,千般机巧的想把他治好。
  谁知这人非但不领情,还越拦越来劲,更不知为何对他若即若离……
  直到有一天,君上突然病发晕厥,神志不清拉着他的手,喊他简医生。
  原来,篡位并非原主本意,君上的病,也另有隐情……
  怎么办?
  护着呗。
  【说明】2022-05-08
  ※双暗恋,双穿书,1V1,HE~,前期大约隔日更,抽风加更,后期日更;
  ※涉及的所有医学专业知识都不专业;
  ※划重点,异姓王,木有血缘关系,职位多朝混改~;
  ※小白不是真病娇,偶尔假装,攻受都有人喜欢,单箭头;
  ※不定期补充。
 
 
第1章 陛下吃错了什么药?
  一阵微风过,宵烛流辉。
  烛火暧昧的忽明忽暗。
  风是心存怜悯的,旖旎过轻纱帐,吹拨开温暖氤氲的水气,轻轻抚摸上水里年轻人的脸庞——描摹过他额前的碎发、微蹙的双眉,又扫过他纤长的睫毛,像收藏家的指尖流连于心爱的艺术品上,极尽温柔缱绻。
  终于,年轻人像被风的温柔打动了,张开血色惨淡的双唇轻叹一声,费力的睁开了眼睛。
  “醒了!醒了!王爷!陛下醒了!”语调听上去满是高兴,但音色……就不怎么悦耳了。
  王爷?陛下?
  什么情况啊……我昨天睡觉,没关电视吗?
  白昼睁开眼,眼前一片迷蒙的水雾,他正浸润在一片温暖的水波里,水气中散出一股淡淡的药香。
  这是做梦?还是梦游?
  他明明是吃过药早早就睡下了……
  年轻人抬手抹掉脸上的温吞气,正想看身在何处,便见一个身影由远而近,烛火给那人的轮廓描绘出一圈温柔的光亮,他轻裘缓带,快步却从容,在白昼面前蹲下,关切道:“阿景,你醒了,有哪里不舒服?”
  阿景?是谁?
  白昼抬眼看他,眼前的人一头乌发半束半垂,头上没有冠饰,只一颗浑圆的珍珠做了簪子,簪在发髻上。他面部的轮廓如天工之巧,线条分明又不突兀,极好的诠释了什么叫恰到好处。烛火柔和了水气的光,让他的五官埋在光影里,一双眸子像明澈的深潭,倒影着星月光辉。眼神里满是关切,许是见白昼的神色懵懂,他下意识的舔一下嘴唇,伸手入水撩拨几下,才又柔声道:“水要凉了,若是还有哪里不舒服,就说出来。”
  说着,也不等白昼反应,更不顾白昼浑身Sh1透会弄Sh1他的衣服,俯身就把他从池子里捞出来,打横抱起,在他膝窝处安慰似的拍了几拍,往一旁的软塌上去了。
  这几拍直接敲在了白昼心尖上,让白昼有一瞬间的错觉——他就是简医生。
  似曾相识,温暖又安全的怀抱,每一个动作都如他与简医生初识的记忆极为相似。
  白昼被眼前人一套组合拳打懵了。最致命的一击,是这位古人的相貌极像他心仪的医生。单就这张脸,就让他不忍拒绝对方的作为。任由他抱着,放到软榻上,褪下轻薄、已经贴在身上的牙白色里衣,擦干了身子,换上一套新的。
  白昼肯定不知道,他从看见这人起,眼光就一直在人家脸上打转,像个花痴一样。
  他只是觉得,他太像简医生了——那是白昼的主治医生,有个好听的名字,叫简岚鸢。
  喜欢很朦胧,说不清是因为他病入膏肓,医生给了他面对病魔的勇气,还就只是单纯的喜欢。
  白昼21岁的时候开始接手家族产业,四年多的时间,他把四散五裂的产业链规整兴盛,一切都更待向荣时……
  他病了。
  他的胃被切除了大半个,让他很难获得足够的营养,身体每况愈下,但这还并不是最要命的。
(甜梦文:www.tianmengwen6.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