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重生后我成了大佬的小祖宗 作者:水煮青菜(中) - - 全本TXT小

时间:2022-11-04 20:53 标签: 1v1 甜宠 双洁
第95章 你凶我!要亲亲抱抱哄哄才会好! 然然,这是怎么回事? 霍忱微眯着眼睛盯着那痕迹,皱着眉想了好一会儿之后,他便直接上手去擦。只是,却是擦不掉的。 然然,这是谁弄的?你为什么要遮起来? 霍忱沉着脸问着,这个痕迹不是故意弄上去,而是真的人为咬
 
 
第95章 你凶我!要亲亲抱抱哄哄才会好!
  “然然,这是怎么回事?”
  霍忱微眯着眼睛盯着那痕迹,皱着眉想了好一会儿之后,他便直接上手去擦。只是,却是擦不掉的。
  “然然,这是谁弄的?你为什么要遮起来?”
  霍忱沉着脸问着,这个痕迹不是故意弄上去,而是真的人为咬上去的。
  可是,是哪个混账狗玩意胆子大到敢动他的然然!而且,他的然然居然要把这个东西遮起来!
  这是打算不想让他知道的吗?还是有别的原因?
  “霍忱,疼。”
  乔然握住霍忱的手,可怜巴巴的看着霍忱。他望着那黑沉可怖的脸色,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委屈的红了眼。
  “我不是故意的,然然你别哭。”
  霍忱在对上那微红的眼眶的时候,他瞬间慌了。他不再压着乔然,而是将人抱到怀里,手忙脚乱的亲着哄了起来。
  “你好凶。”
  乔然吸吸鼻子,小嘴扁着,直勾勾的看着霍忱,软糯糯的说着。
  “我……”
  “我是被人欺负成这样子,你都不安慰我不帮我出气,还凶我!”
  乔然委屈的控诉着,眸眼里都飘起了泪花,声音甚至都有些许的哽咽了起来。
  “然然,我不是。我只是想到你把这个遮起来,是不愿意告诉我,是打算瞒着我,就有点郁闷难受。我想到然然被别人碰到,还被咬被留了痕迹,我吃醋生气。我想到我的然然受伤,我也生气。我只是在吃醋生气难受,然后就看起来有点凶。但是我没有凶然然的,我不舍得。”
  霍忱低声温柔的说着,满眼的疼惜的看着乔然。他哪里舍得凶然然呢,他就是在吃醋,强大的占有欲爆发了而已。
  他不可能,也舍不得凶他的然然。他对他,只想宠着疼着。
  “我不管!我难受!我要亲亲抱抱哄哄才会好!”
  乔然抽噎着,一副泫然欲泣委屈得不行的模样看着霍忱。
  霍忱的生气在他的预料之中的,所以他一直都在想着要怎么说会比较的好。
  现在霍忱只是看到了他这样子就生气得不行,等会儿他直接告诉霍忱为什么会这样子,他会不会更加的生气的呢?
  他觉得就用撒娇委屈的方式来好了,不然他担心霍忱会因为过于生气而失去理智。
  再之后,霍忱吃醋妒火燃烧,他可能就要被关小黑屋呢!
  他是受害者哇,委屈可怜的是他,关小黑屋那可是惩罚!他得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
  霍忱低头,从额头亲到脸颊,再到嘴巴,再顺着脖颈往下亲了下那被咬到的地方。
  感受到乔然的轻颤,霍忱抬眼看着那发红的眼眶,抿抿嘴,随后将人紧紧的抱在怀里。
  乔然窝在霍忱的怀里,听着那有力的心跳声,感受着那紧紧抱满怀的安全感,浮躁不安难受的心情一点点的沉浸下去。
  “然然乖,不难受了。欺负你的人是谁,怎么欺负你的,可以告诉我吗?我帮你出气,狠狠的教训欺负你的人。”
  霍忱在乔然的耳边低声呢喃着,他生气他被欺负,也得用对方式来表达。他的然然可是娇气的小Nai包,说不得重话也不能打骂,得宠着哄着。
  乔然抬起头,看了看霍忱,触及那眼底里的温柔缠绵缱绻爱意,心底里一阵悸动。
  他抿抿嘴,将脸埋在他的胸口前,咬着下唇,随后小小声的跟他说起全部事情的经过。
  “混账玩意!胆子可还真大!居然敢打你的主意,还伤了你!简直活腻了!”
  霍忱在听乔然说完了事情经过之后,气得不行。
  欺负然然的人居然是乔深凯请来教然然课程的老师!特么的这人居然敢觊觎他的然然!而且居然的还想对然然乱来,甚至是还弄伤了然然!
  然然可是他的宝贝儿,娇贵着。就是亲密腻歪,做羞羞事情,在然然身上留痕迹时,他都是小心翼翼,避免弄疼他的。
  他护着宠着疼着的人,居然被这么一个混账玩意给伤了!
  大言不惭的说喜欢然然,可是做的事情却一点都不是喜欢该有的!
  敢伤然然,简直就是活腻了!
  “我没有想到会这样子。之前训练呀,教课程的时候都完全的没有感受到他对我有任何的想法的呀。可是谁知道,今天结束课程他就突然的表白,还说是我老爹同意他追我。然后还,还要欺负我!我手被他被抓得好疼,肩膀也是。那个老师瘦瘦的,没想到这么的凶狠。”
  乔然从霍忱的怀中抬起头来,一个劲的跟霍忱告状,甚至是将被那老师握得现在还有点红有点淤青的手给霍忱看。
  满脸的,要亲亲碰碰求安慰。
  “然然,除了锁骨,肩膀,手腕,还有别的地方伤到吗?”
  霍忱握住乔然的手,看着那发红有点淤青的手腕,脸色沉下了几分。
  混账玩意居然敢这样子!然然除了被咬,手腕居然也被拉扯成这样子的!
  他轻轻的拉着乔然的手凑到嘴边,低垂下眼睑,敛去眼底里的杀意,轻轻的亲吻着那淤青发红的地方。
  “没,没有了,没有别的地方了。我是说真的,我没让他碰到我别的地方的!他,他最后还被我打了一巴掌,还被我踹了一脚呢!”
  乔然连连摇头,紧张兮兮的说着。
  他得让霍忱知道,他没有被他碰到别的地方。霍忱可是醋坛子,要是打翻的话,那可不是很好哄的。
  “不过就是打人后手掌有点疼。如果能够被呼呼一下的话,那应该就不会疼了。”
  乔然摊开手掌,直接凑到霍忱的嘴边,眨巴着眼睛看着他,糯糯的撒娇着。
  “呼一呼,痛痛都飞走!不许欺负我家然然可爱好看的手掌了。”
  霍忱抿嘴,无奈失笑。他轻轻的拍了拍乔然的脑袋,随后再握住乔然的手,温柔轻轻的吹了吹。
  乔然听着霍忱那哄孩子的轻哄,有些忍俊不禁了起来。
  哈哈哈,痛痛飞走!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言语哇!
  霍忱这种哄小孩子的暖男样子,真的是超级无敌的可爱的呢!他超级超级的喜欢!
  “然然,乖,我会给你出气的。我会让欺负你的人知道,敢欺负我护着宠着疼着的心肝宝贝儿后果会有多严重!”
  霍忱抬眼看着乔然傻乎乎的笑着,轻轻的捏了捏他的脸蛋安抚着。
  顾轻越?顾氏集团?呵,算个什么玩意!他的然然也是他能动他能肖想的吗?
  呵,精虫上脑的话,他不介意给他治治!
  “嗯!”
  乔然再次扑倒霍忱的怀里,随后他想到了自己的打算,便也决定告诉霍忱。
  “霍忱,我不想去乔氏了。之前本来就是因为老爹说我去乔氏他才同意我跟你在一起,同意跟你的婚事,我才去的乔氏。可是老爹好坏,后来居然还要我学习,甚至是做成一桩买卖他才同意。可是现在,居然还同意别人来追我,想要搞破坏!”
  乔然鼓着嘴,窝在霍忱的怀里,揪着他衣服扣子,嘟嘟囔囔的撒娇控诉了起来。
  “我好生气,本来打算去乔氏找老爹算账的,可是他不在。我就跟他特助上官宇说了,可是谁知道上官宇居然也跟我表白!我都怀疑今天是不是什么不好的日子,怎么烂桃花一个个的接着来的。而且……”
  乔然突然意识到自己对霍忱说了什么,立马住嘴不语。但是,却也晚了。
  他捂着嘴巴,从霍忱怀里起身,毫不意外的,看到了霍忱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了起来。
  “然然,你的意思是,你去乔氏,是受到了乔深凯的威胁?你不去,他就不同意我们的事情是不是?可是你之前告诉我的是,你是因为要养我,所以才去的。所以,你是在骗我?”
  霍忱一瞬不瞬的看着乔然,微眯着眼睛故意板着脸假装生气的问着。
  然然去乔氏他老早就觉得很是突然很是奇怪了,不过他也只是想着可能是然然想表现,想让乔深凯知道他的决心而已。
  可他没想到的是,乔深凯居然威胁不去就不让他们在一起,甚至是反对他们结婚而已!
  这乔深凯,真的是以为他是然然的父亲他就不敢怎么样吗?
  上次,还有上上次,还有这次,他就那的不待见他吗?拆散了他跟然然,他就很开心?
  这次竟然默认同意那人追然然,还好然然除了这个咬伤外没什么大事,不然,他还真的是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乔深凯这次真的是很过,他一而再的退让可不是让他一而再的得寸进尺!
  这次,他不会再退让了!
  既然喜欢找事,他就找找事情好了!
  反正他老早之前就已经想好要怎么做,直接实行就好,完全都不需要再去想要怎么做!
  让他忙碌一段时间,他就不会来烦他跟然然了!
  “不是不是,我,我没有骗你的!我,我也是有要养你的打算的!我只是没有告诉你另外一个原因而已,因为我怕,怕你生气不高兴,甚至是找老爹算账。所以,所以我才没有说的。我,我不是故意瞒你的,霍忱你别生气。”
  乔然慌慌张张的解释着,他真的是败给自己了。他怎么可以决定不去乔氏,人就放松起来,就把话都一股脑跟霍忱说了呢!
  他揪着霍忱的衣服,咬着下唇求饶讨好的看着他。
  “这个算你说的对,我就不算你骗我了。但是那个什么特助告白,是什么意思?嗯?”
  霍忱隐忍着怒火,居然出了顾轻越,还有一个特助!他是把他的然然放在饿狼里了呢!
  “就,就他突然的也说喜欢我而已。但是他没对我做什么,我就跑了,真的!”
  “然然,你看看你在外头招惹了多少烂桃花了?就该把你藏起来才对!这样子,你就不会被别人觊觎,不会被别人欺负,我就不担心你会被抢走了。”
  霍忱看着乔然慌张解释的模样,抿抿嘴,怒意更深了。
  他想到这段时间他的然然一直都被时时刻刻觊觎着,甚至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跟他们接触,想要毁灭一切的想法跃然而上!
  当初就不该把然然放出来,就该锁着才是!
 
 
第96章 霍忱,你这算不算是跟那老师间接亲吻了?
  “霍忱,你,你可不许再关着我铐着我了!你,你答应我的了!”
  乔然听着霍忱说的,瞬间就慌了神。他揪着他的衣服,鼓着嘴气呼呼的提醒霍忱。
  藏起来是几个意思?这按着霍忱的做法,那可不就是关起来锁起来的意思!
  小黑屋还在,笼子还在,那些脚镣也还在,那些小玩具也都搬到了那里。
  虽然其实小黑屋还是不错的,但是就只能在房间内,太无聊了!而且关键就是,霍忱大坏蛋之前没事的时候还会带着他在小黑屋做坏坏的事情!
  现在感觉小黑屋就是一个,唔,调教的地方啊!
  喵的被欺负的人是跟他,调教他合适吗?
  去可以,但是跟关着铐着那绝对的不行!霍忱要是敢,他就跟他闹,就绝食!
  “我是答应了,但是我想到你被那些混账玩意肖想,我心里就很是不高兴。这里就酸溜溜得不行,还会很低落很难受。然然是我的,把然然藏起来,就只有我能看着了。”
  霍忱抿嘴低垂下眼睑,低声说着。
  之前每次出去,然然都会吸引到别人的注意力,每次他都吃醋得不行,也有好几次都想将然然锁起来的。
  但是他却不能那么做,他不能因为自己的强大占有欲就不管然然的想法,不在意他的感受。
  可他对他还是偏执还是会疯魔,克制忍耐迟早会被疯狂占据的。
  “我现在也是你的,以后也是你的,永远都是你的!一直一直都是你的!霍忱,别人肖想那是别人的事情,我控制不了!但是别人也只能肖想,又动不了我对不对?可是你不一样,你不仅能想,还能动!还能够让我主动动你的呢!”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