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小说 >

(综影视同人)[综]头号炮灰+番外(6)作者:兰桂

时间:2017-12-05 21:00 标签: 甜文 快穿 无限流 女强
第二十章 宁小诚很会挑,晚上定在了乙十六。 宴会地点是全中式的古典园林风格, 进了朱红正门, 亭台楼阁,小桥流水, 老木的桌椅绣着龙凤的软垫儿, 宴会厅布着金色窗帘,小屏风将两百平米的宴客区轻轻划开,服务员一水儿穿的也是中式旗袍轻声来回,这就是今天
第二十章
    
    宁小诚很会挑,晚上定在了乙十六。
    宴会地点是全中式的古典园林风格, 进了朱红正门, 亭台楼阁,小桥流水, 老木的桌椅绣着龙凤的软垫儿, 宴会厅布着金色窗帘,小屏风将两百平米的宴客区轻轻划开,服务员一水儿穿的也是中式旗袍轻声来回,这就是今天招待客人的地方。
    宁小诚和蒋晓鲁站在门口迎来送往, 一点没因为时间仓促失了准备。
    可心情却是紧张的。
    这拨, 是蒋晓鲁公司的同事,请在宴客区左侧三桌;这拨, 是小诚生意上的朋友,放在右侧二桌;这拨,是从小一块玩到大的亲近邻居, 请到小屏风里面, 两口子有条不紊地安排着, 微笑接受大家地祝福。
    “祝您和蒋总早生贵子恭喜发财。”
    微微侧身,做个手势:“请里边坐。”
    这是关系一般的, 照面往来。
    “宁总,动作够快的啊,恭喜恭喜。”掏出红包,签上名字。
    互一握手,点个头:“先进去,一会儿找你。”
    这是关系近一些,平常生意往来上的。
    勾肩搭背地,坏笑着,实则暗地里忿忿一拳:“小诚,丫真出息了啊。”
    耳朵贴着耳朵,小诚笑的春风得意:“一般一般。”
    这是关系无法无天的。
    小诚突然结婚的消息对于这些年轻的小爷们来说,除了震惊,更多的是惆怅。
    其中表现最激烈的,就是惦记了蒋晓鲁多年一直迟迟没下手的陈泓。他心里对小诚有气啊!
    还记得上回一起见面谈起蒋晓鲁的时候,他坐在那儿,喝着茶,看着电话,连个屁都没放,隔了两个月,一声不响地就直接把人娶到手了。
    这是什么行为!这是典型挖墙脚的行为!这是背后下黑手!
    但是人家已经领了证,说什么都没用了,怎么办,陈泓拎着酒瓶子豪气挥手:服务员,给我捡最贵的上!我吃你狗大户的,今天有一个算一个,凡是跟宁小诚关系亲的,统统放倒!!
    群哄鼓掌,陈泓,你今天敢放这狠话,我们认你是条汉子。
    “沈斯亮!”陈泓拿着酒杯,晃晃悠悠绕过来,亲切地搂着他脖子:“你跟小诚关系好哇。”
    白酒顺着酒杯哗哗地倒:“关系好,就看关键时刻兄弟能不能冲到前线上。”
    “今天他结婚,咱们为他高兴,是不是得碰一个?”
    沈斯亮稳如泰山,一只手搭在旁边椅背上,松了松军衬领子:“你还真逮谁跟谁来啊。”
    陈泓挑衅:“你就说喝不喝,喝了,敬你,不喝认个怂,咱们谁也不能看不起你。”
    “亮儿,弄他!顶看不上那嚣张德行。”
    “斯亮,喝,你盯不住还有我呢!”
    沈斯亮笑呵呵拿起杯,和陈泓碰了一下,一片叫好声。
    酒不是好东西,大家平日里都知道几斤几两,也没想真把谁弄趴下,借着气氛图个放松热闹罢了。
    今天里面这桌又都是熟人,也不用假客气,还没等小诚两口子进来招呼就已经自己玩开了;吆喝拼酒的,低声聊天的,眯眼抽烟的,十分放松随意。
    相比外面坐着的,则拘谨很多。
    都是蒋晓鲁和宁小诚的同事或者同学,彼此不熟悉,气氛全靠着新郎官和新娘子互相活络,两口子端着酒杯,问候这个招呼那个,握个手,彼此客客气气地点头,时不时抿口酒意思一下。
    “这是王波,银监对外储备搞联络的。”小诚给晓鲁介绍,晓鲁很懂事儿,礼貌和对方握手鞠躬:“您好您好。”
    “嗨,客气了。”圆脸戴眼镜的中年男人微笑,小诚又带着晓鲁往下一桌走。
    他有意把自己的朋友介绍给蒋晓鲁,一是为了打脸熟,二是无形中给蒋晓鲁扩大了人脉。
    以后能不能求人帮忙再说,她干这行,认识些相关的人没坏处。
    一圈下来,宁小诚也累了,和蒋晓鲁低语:“咱俩里头去看看?”
    待两口子进小屏风里面慰问的时候,各家已经酒过三巡,杯盘狼藉了。
    一见新人进来,又是一套吉祥话,这回是真心的。
    陈泓招招手:“晓鲁,来,刚才外头没顾上,我们敬你一杯,嫁给小诚以后都是一家人了,和和美美过日子,你俩凑一块,我高兴。”
    这是真诚地,发自内心地祝福。
    小诚揽着晓鲁的腰,蒋晓鲁笑的甜,大方应下:“谢谢!”
    沈斯亮和武杨也带头:“你俩领证还没正经办事儿,刚才在外头是跟你开玩笑,小诚这人靠谱,对我们是有点狗脾气,但是跟女人——”武杨神神秘秘凑到蒋晓鲁耳边:“他从来没脾气。”
    大家哄笑,拉着小诚要罚酒。
    透过雕花缝隙,瞥见小屏风内热闹景象,沈科不禁轻问旁边人:“那桌来的都是谁?新郎官跟他们好像挺近。”
    答话的人是这几年一直跟着宁小诚打短工的,熟稔道:“我们老大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
    “喏,左边穿军装那个姓沈,搞外事的,抽烟那个叫武杨,警卫团搞训练的。”
    沈科哦了一声,贼眼打量着,难怪呢。
    答话那人也勾起了八卦:“哎,你是冲谁来的?”
    “冲新娘子啊!我们蒋经理。”沈科很给蒋晓鲁贴金,直起腰板:“蒋姐在我们公司威望高,看见没,听说她今天结婚,坐地铁都改成打车了。”
    小伙子纳闷:“我跟了宁总二年多,新娘子从来没见过,你知道他俩怎么认识的?”
    怎么认识的,沈科语塞。
    他不知道,谁也不知道,而且这事儿在刚才饭桌上已经传了无数个版本。
    有人传,两口子是大学时候的同学,以前就认识。
    有人传,两口子是闪婚,真就是看对眼了,有感情。
    有人传,蒋晓鲁心机深哪,我们小诚就去了她公司一回,被她盯上,穷追不舍。以名节相威胁。
    有人传……
    传了那么多,说到底也还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各怀鬼胎,有人是真高兴,有人是真嫉妒。
    晚上散场,两口子送走宾客,各松口气。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