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小说 >

哲学家坠入爱河 作者:我是你的土(下) - - 全本TXT小说下载

时间:2022-11-04 21:20 标签: 甜文 强强 校园
第32章 第一次亲密接触 柏凝就乖乖地坐在李啼音的旁边。 像是一个小孩子坐在旁边看着自己家长打牌, 整个过程专注认真又认真,不发出一言。 柏凝看几轮就找到了规律。 这么简单的一个牌类游戏,本身好像并没有太多地吸引柏凝。 很大程度上要依靠运气, 有技巧
 
 
第32章 第一次亲密接触
  柏凝就乖乖地坐在李啼音的旁边。
  像是一个小孩子坐在旁边看着自己家长打牌, 整个过程专注认真又认真,不发出一言。
  柏凝看几轮就找到了规律。
  这么简单的一个牌类游戏,本身好像并没有太多地吸引柏凝。
  很大程度上要依靠运气, 有技巧但是也并不复杂。
  柏凝没想到自己居然能够在这里坐这么久, 而且还是全神贯注地看着李啼音打麻将。
  可能是这种不用动脑子的轻松气氛, 让柏凝不是那么地想要离开。
  曾伶打了一张二万。
  李啼音:“碰!”
  周玉茹摸牌后打了一张八万。
  李啼音声音带着丝丝的雀跃:“又碰!”
  李啼音摸了一张牌, 眼睛一亮:“杠!”
  又摸了一张牌,声音都高亢了几分:“杠上花!”
  曾伶:“这都行?”
  周玉茹:“运气真好。”
  郑袖:“六哇六哇。”
  糊了牌的李啼音站了起来, 向上张开手伸了一个懒腰。
  笑眯眯地说了一句:“今天手气不错。”
  模样得意得像一只被主人挠了下巴的小猫咪。
  柏凝的余光中,那平坦的小腹向上舒展,眼神不自觉地就看了过去。
  正好感受到了李啼音向下看着自己的视线,被抓包的柏凝的眼神向上看,佯装平静。
  李啼音対着柏凝眨了眨眼,然后挠了挠自己的小肚子。
  总感觉小腹那里有些痒痒的。
  可能是露出来的缘故。
  本来移开视线的柏凝在李啼音挠肚子的时候, 眼神控制不住地又看了过去。
  这一次李啼音可是发现了柏凝看着自己挠肚子。
  嗯?
  李啼音低头,同样地也看向了自己的肚子。
  是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只是柏凝迅速地离开了视线,让李啼音以为是错觉。
  “哈哈哈哈!三万!没想到居然最后还胡了一个海底捞!”
  今天的李啼音运气爆棚,这辈子打牌没有这么顺畅过。
  总会把这种运气好归结到柏凝的身上。
  又是一轮,李啼音这一次还没等到其他人打几张牌就胡了。
  李啼音推开凳子, 站了起来:“我去上个厕所。”
  柏凝也同样地往后面移动了一下椅子, 椅子已经靠在了玻璃上。
  李啼音和柏凝这一方背靠着落地的玻璃窗。
  虽然还是有些窄, 但是李啼音凭借着自己比较苗条的身材, 歪歪扭扭跨了一步出去。
  李啼音距离自己那么近,她露出来的后背在自己的眼底一片白。
  一股淡淡的茉莉香钻进了柏凝的鼻子之中,熟悉的气味唤起了她在酒吧之中些许的记忆。
  她们真正的第一次见面是在那一晚酒吧之中。
  当时的李啼音穿着一身黄色皮卡丘的睡衣, 帽子遮住了她大半张的脸,虽然看不清楚她的脸, 但是李啼音声音很好听,气味也很好闻。
  李啼音经过自己的时候,外面那一层薄薄的轻纱就像是狗尾巴草被风吹动一般拂过了柏凝的鼻尖。
  已经一只脚在外面一只脚在里面的李啼音,抬起那一只在里面的脚的时候,因为腿太长的缘故,被椅子腿绊了一下。
  然后意外却发生了。
  “啊....”
  李啼音下意识地轻叫一声。
  正常人从里面出来都是背対着别人,然后向前踮脚,为了不蹭到后面的人。
  李啼音也是这样,于是她整个人就顺势地倒在了柏凝的怀里面。
  事发突然,柏凝也下意识地把李啼音一把抱住,以免摔倒。
  结果好巧不巧,李啼音坐在了柏凝的两双大腿上。
  而这个位置下来柏凝双手环抱着李啼音的腰。
  牌桌子上四个人都齐齐地看了过来。
  李啼音有些尴尬地说道:“腿太长,踢到椅子脚了。”
  牌桌上一时间竟然没有了声音。
  李啼音看着众人都没有回应,以为她们不信,于是一脸真诚地说道:“我真不是故意的。”还対众人点了点头。
  曾伶咳嗽了一声,一脸“我信你个鬼”的表情说道:“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的,你现在不应该从人家柏凝的大腿上起来吗?”
  李啼音装作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还附和了一句:“対哟!”
  但是腹部上那冰冰凉的触电感,让她整个人都为之兴奋。
  柏凝的手没有汗,有些冷。
  意外的那一瞬间,那手第一次贴在自己的肚子上。那感觉如果要形容的话,就是李啼音裸睡正香的时候,被窝里面暖和得就像是蒸笼一般热乎乎的,在这时,有人把一块冰放在了她的肚子上,那凉意一下子窜到了她背脊之上。
  她整个人都打了个寒颤。
  但是没有了那意外的一瞬间,她的双手贴在她肚子上面,带给李啼音的感觉像一块烈日下暴晒的冰块。
  冰凉之中带着沁入肌肤的热温。
  两个身体第一次如此大面积地接触,就像是触碰到了新的想让人一探究竟的禁区。
  李啼音想了想,这还是她们第一次亲密接触。
  虽然是一次意外。
  但是如果不是意外的话,。
  也不知道何年何月像柏老师这样的人能够主动地这样双手地贴在自己的肚子上面。
  曾伶看到李啼音说了两个:“対哟”之后,又隔了几秒钟才从柏凝大腿上站了起来。然后被柏凝一只手扶着,这一次才安然无恙地走到了外面。
  郑袖看着两个人,眼睛里面的小星星藏也藏不住。
  一时间就很感慨了。
  果然,暧昧期是永远都神啊!
  有时候甚至感觉热恋期都没有暧昧期甜。
  更不要提热恋期之后的冷静期了。
  郑袖低头,就看到万苏欢放在自己大腿上面时不时捏捏地那一双咸猪手。
  浅浅地叹了一口气。
  更不要提冷静期之后的老夫老妻了...
  李啼音脸也有些红,不过眼神还是直勾勾地看着柏凝,说道:“柏老师,不好意思了,腿疼吗?”
  柏凝喉咙紧了紧,今天不知道佯装了多少次镇定。
  “没关系,下次注意不要摔倒了就好。”
  曾经久经情场的李啼音此刻也有些害羞了,捋了捋耳边并没有的碎发,轻声温顺地说道:“嗯,好。”
  莫名暧昧的气氛在两个人之间散开来。
  坐在一旁的周玉茹莫名地感觉自己吃了一口狗粮。
  曾伶则是惊讶了,这气氛,李啼音这种大型肉食动物居然也有这样单纯的暧昧期?
  看来这次人是真的变了。
  李啼音走后,万苏欢笑着问道:“你俩认识多久了?”
  柏凝想了想,第一次见面的时间是在酒吧。
  但是真正有一丝了解的是在校庆的时候。
  柏凝:“才半月不足。”
  按照校庆认识彼此来算时间的话,两个人后天才是刚好认识半月时间。
  万苏欢惊讶了:“都半个月了?”
  柏凝比较严谨地说道:“还差两天。”
  万苏欢十分的直白,说道:“都认识十几天了你们还在暧昧期?这么漂亮你都忍得住不往酒店里面带?”
  郑袖在一旁替自己的女朋友丢脸了,说道:“你就不能开一些正经的玩笑吗?而且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
  柏凝沉默了几秒钟的时间,対于这两个问题她都不知道怎么回答,特别是第二个。
  只能说道:“我们是朋友。”
  万苏欢哈哈一笑,一副“我懂我懂”的表情,然后还开玩笑地一只手揽住了郑袖的胳膊,说道:“这不,我闺蜜室友呢。”
  郑袖微笑,然后捏住了某人肚子上面的软肉。
  随即万苏欢惨叫:“啊啊啊,宝贝我错了,我就开个玩笑而已。”
  “不是今儿这看见一対特别有趣的了吗?”
  “我周围见过最长时间暧昧期的也就一周就搞定了,就纯属好奇好奇。”
  郑袖:“就你闲!”
  柏凝没有再说话了,看着牌桌子上面那一排整整齐齐的麻将,表面上依旧平静,但是内心却失了神。
  李啼音走到门口的时候,脑海中回想着五分钟前的画面,脸一红,腹部上那虚无的触感仿佛还在。
  打开门发现柏凝居然不在了,心一紧。
  李啼音问道:“柏老师人呢?”
  曾伶:“刚才走了,说是学校里面突然有急事。”
  李啼音一阵失落,总感觉不是那么简单的。
  放在牌桌上面的手机还显示着两分钟前的消息。
  【学校临时有事,我就先走了,不好意思。】
  李啼音回复道:【好,注意安全。】
  李啼音看着手中的麻将,瞬间觉得有些索然无味了。
  一时间心中也不禁多想,是自己太主动了把柏老师吓走了吗?
  但是刚才,那真的是一个意外而已。
  突然脑海中就想起了柏潮生的话。
  ——【想要跟柏凝建立亲密关系的话,是一件十分不容易的事情。】
  现在看来,好像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半个小时之后。
  曾伶:“柏老师走了也把你的运气带走了?”
  李啼音点了点头,说道:“嗯。”
  一旁的万苏欢和李啼音很熟悉,不只是因为李香月这一层关系在里面。
  两个人之前还一起合作过,李啼音有一个代言的品牌方就是万苏欢自己创立的一个潮牌。
  万苏欢开玩笑道:“大明星,都要到半个月了还没拿下手?这比莫影后还难追?”
  曾伶:“六万。”
  “莫影后追的她。我都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看到李啼音去追女人。”
  曾伶抬眼看着李啼音,说道:“你眼中那情爱都要溢出来了,而人家柏老师看你的眼神简直平静麻了,看你的眼神哪里有半分看情人的神色?人家只是把你当成朋友呢。”
  “刚才万苏欢才问了柏凝你们两个是不是在暧昧期,结果人家就说你们是朋友。”
  牌桌子上,李啼音沉默着没有说话。
  此刻她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因为她也有感觉好像有时候是自己一厢情愿罢了。
  但是总感觉,自己対比起别人来,在柏凝眼中自己也应该是较为特殊的一个了吧。
  可是,尽管如此,依旧没有那么热烈的回应。
  没有人不喜欢热烈的回应与爱。
  曾伶:“你呀,还是早早放弃目标吧,柏老师说不定早就心有所属了。”
  万苏欢:“就是,圈里多少人都喜欢你,巴不得往你身边凑,対你一见钟情的人也不在少数,你何必现在找一个不喜欢你的人呢,人家都半个月了还没喜欢上你,怕是之后也难哟。说不定以后你们两个喜成闺蜜。”
  周玉茹看着李啼音垂下来的眼眸,说道:“她一定喜欢你。”
  李啼音抬起眼来,看着这个不太熟悉的长发女人,问道:“你怎么知道?”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