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识汝不识丁 by:酥油饼(上)

时间:2022-03-20 01:24 标签: 天之骄子
《识汝不识
 
   《识汝不识丁》作者:酥油饼
 
  文案
  谈阳县,名讼师发源地。
  来此地上任的县官总是来去匆匆。
  有一天,又一个倒霉县官上任了。
  ——还是一个花了五千两捐纳来的县官。
 
  内容标签: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陶墨,顾s_h_è  ┃ 配角:老陶,郝果子,端木回春 ┃ 其它:
 
    编辑评价:
    纨绔公子陶墨花五千两买了谈阳县县官一职,谈阳县为天下最有名的两位讼师林正庸和一锤先生归隐之所,引得无数讼师聚集于此。陶墨虽“目不识丁、胸无点墨”,却一心想要做个好官,以慰其父在天之灵。却没想上任不久,素好男风的陶墨便对一锤先生关门弟子顾s_h_è 一见倾心。且看陶墨以其憨直天x_ing另类断案的同时,如何使孤芳自赏的顾s_h_è 对其另眼相看……本文讲述一个纨绔子弟在老父亡故后,痛改前非,立志做一个好官的故事。故事虽普通,作者却处处设有悬念。陶墨之父为何而死?老陶的老东家又是何人?顾s_h_è 的真实身份为何?背叛陶墨的旖雨又为何苦苦纠缠?重重疑团紧勾读者,苦等一个个真相。老父死后才后悔不已的陶墨,失去才知道难得的旖雨,活过半生才明白当初做错的老陶,一个个悔不当初的人物,让读者再一次领悟“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的千古名言。
 
  第1章 新官上任(一)
  
  “翻过这座山,就是谈阳县了。”老陶缩着肩膀,低头剥着橘子,状若漫不经心地说。
  陶墨忍不住掀起帘布。
  冬日里的寒风立时呼呼刮进来,外面银装素裹,什么都看不见。正赶车的郝果子回头道:“少爷有什么吩咐?”
  “没什么。”陶墨被冻得打了个哆嗦,连忙将帘子放下。
  老陶把剥好的橘子递给他。
  橘子放得久了,有些干巴巴的,吃到嘴里倒是甘甜。陶墨连吃了几颗,才将剩下的塞进老陶手里。
  老陶也不客气,一口吃了个干净。
  陶墨下意识去摸怀里香巾擦嘴,但手刚伸进怀里,就想起那条香巾之前被自己丢进炉子里烧了,心里不禁有些惋惜。流连群香楼这么多年,只得这块香巾作纪念,没想到最终还是没剩下。
  “少爷,冷吗?”老陶将暖炉往前挪了挪。
  “不冷。”陶墨心情憋闷,坐了会儿,沉不住气问,“听说谈阳县富户多,怕是不好相与。”
  老陶道:“人善被人欺。少爷若是怕他们,他们自然会欺到头上来。”
  “我怎么会怕他们?”陶墨音量微微提高,“我是一定要做好官的!”
  老陶昏昏欲睡的眼皮下终于绽放出几丝光彩来,“少爷一定能的。”
  陶墨似乎已经看到自己变成“陶青天”受夹道百姓相迎的景象,顿觉前途一片光亮。
  车厢突地一晃。
  陶墨后脑勺猛然撞上车壁,身体半仰着栽进车厢角落。
  由于老陶与他对坐,情况稍好,在关键时刻两只手撑住车壁,不似他这般狼狈。
  郝果子掀起帘布,探头进来,哭丧着脸道:“车轮坏了。”
  风刮得凌厉。
  陶墨使劲缩脖子,想将头缩进领子里去。
  “幸好离谈阳县也不远了,我们走去就是。”老陶对郝果子道,“将马解下来驼行李。这车等少爷进了县衙,再派人来取吧。”
  陶墨只好从车里下来。
  郝果子道:“不知上一任的县老爷走了没有。若是没走,我们怕是没地方住。”
  老陶道:“我打听过了。上一任县老爷是病逝的,家人早将他收殓回乡了。”
  郝果子嘟哝道:“这下更糟,连个提醒的都没了。”
  老陶道:“着什么急?县老爷不在,县丞、主簿和典史总在的。或许还有师爷,这些人都比县老爷要通晓世故得多。”
  郝果子这才不说话了,利落地将行李卸下,捆到马上。
  陶墨站在道边,身体不停地哆嗦着。
  老陶将暖炉取出,让他提着,“多少暖和点。”
  陶墨勉强从袖子里伸出两根手指,捏住。
  一行三人和一匹马重新上路。
  冰雪微融,脚下最是s-hi滑。
  郝果子连摔了三跤才总算摸出门道。
  陶墨原本也要摔,但每每被老陶扶住。莫看他年迈,却是三人之中步伐最稳健的一个。
  这般磨磨蹭蹭,竟也赶在关门之前进城。
  在无人山林走久了,突然遇到嘈杂鼎沸的人声,三人都生出恍然如梦的错觉。
  郝果子擦了擦眼角道:“以后这里就是家了。”
  老陶道:“未必就是一辈子。”
  郝果子瞪大眼睛道:“你说少爷会被罢官?”
  “呸。”老陶连忙吐了口唾沫在地上,伸手一拍他的脑袋,不悦道:“不能是升官么?”
  郝果子干笑着牵马往前溜。
  陶墨和老陶远远地跟在他身后。
  或许是有了人气,陶墨觉得昏昏沉沉的脑袋终于清醒了些。
  郝果子顺着东大街,一路寻到县衙门口,叩门递帖子。
  等陶墨到时,里面的人已经迎了出来。
  “官文说老爷要过了正月才到,没想到年前就到了。真是有失远迎。”那人见陶墨好奇地看着他,自我介绍道,“我是原县太爷张经远的刑名师爷,敝姓金,老爷称我金师爷便是。”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