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说好的废柴小天师呢 作者:月下云上(上)

时间:2022-05-16 17:25 标签: 甜文 前世今生 情有独钟 灵异神怪
文案:
  我天师,我老公邪神
  唐灵茶一个玄门中的满级大佬,任务就是守在万骨之域防止邪神出逃。
  唐灵茶守了它五年,这邪神不吵不闹倒是挺好相处,虽然他也并没有见过他长什么样。
  万骨之域清冷难耐,他只能对着邪神自言自语。
  某一r.ì一觉醒来他发现他变成了一个废柴天师。
  沂城有一座著名的凶宅,每个人都避不可及的存在,偏偏有一位天师在这里开起来香火店。
  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店里的天师是一个废柴,买的符咒,香火都是假的,只有人长得异常好看。
  也因此经常有些东西来捣乱。
  面对着一个个邪恶的鬼怪,唐灵茶动了动手指,呵,手痒了。
  那些被灭了的邪祟心里都有同一个想法。
  随便画一张符可以驱邪。
  随手剪一个纸人就能成j.īng_。
  “这,真的是那个废柴天师?”
  中元节,鬼门大开。
  鬼王带着人浩浩d_àngd_àng的来到人间,他每来一次势必会造成人间大乱。
  唐灵茶站在鬼门关门口,身后还站着一位俊美的少年。
  刚刚准备大杀四方的鬼王看到那少年微微一笑,扭头就跑了。
  “王,我们为什么要跑。”
  “快走,那位要是流了一滴血我都觉得我活不过今天。”
  此年鬼门关时开五分钟。
  唐灵茶,“说好的恶战呢,说好的倾覆人间呢?”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灵茶,萧洛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天师,我老公邪神
  立意:一心向善方能得偿所愿
 
 
第1章 风铃响,有客来访
  凌晨2点,沂城。
  夜深人静,大街小巷都掩埋在漆黑的夜里,徐风蹲坐在街巷的角落里,嘴里一阵吞云吐雾,直到最后一丝火光熄灭。
  他有些苦恼,把烟屁股随手仍到一旁,从地上的那一堆烟头也能看出来他有多烦恼。
  一盒烟都抽完了不远处这家香火店依旧灯火通明。
  他已经盯这家店很久了,店主是个二十多岁的帅小伙子,没女朋友,没父母,自己一个人独居,而且这里以前是个凶宅死过人,四周早已没有什么人居住了,这样的地方最适合他下手。
  可是这孩子都不睡觉的吗,他看了看手机,这都2点多了还不睡觉,再晚天就该亮了。
  他紧了紧手里的刀,心里下定了决心,猛的从角落里起身冲向紧闭的店门。
  一阵风吹过不由的带来一丝凉意。
  叮叮铛。
  大力推开门的瞬间,门口挂着的铃铛发出悦耳的声音。
  他看着里面的人眼晴一瞪,凶狠的大叫了一声。
  “打劫。”
  话落,空气里有些尴尬,没有人理他,包括那只在椅子上睡的正香的大黄猫。
  他揉了揉眼睛,再三确定这里有人没错呀。
  门里的柜台前正坐着一个年轻的男子,那男子侧身而做,一头利落的碎发搭在额前,一双腿又长又直的搭在旁边的椅子上,看不到正脸,仅仅一个侧脸就惊人的好看,若不是盯了他很长时间了他估计都得怀疑是哪个电影明星在这里拍剧。
  他这几天一直都在跟着他,这人自称是个天师,符咒,香火什么都卖,不过他都打听清楚了,这就是个假天师,这下他就更不怕了。
  此时他嘴里正在说着优美的话,看样子并没有受到他打扰。
  “上呀,上呀,打他,打他,我去,傻叉,左边左边,会不会玩呀,干死他。”
  男子瞬间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他大步走过去,把手里的刀往柜台上一拍。
  声音像是从嗓子最深处吼出来的一样。
  “打劫,打劫,听到没有。”
  那少年终于从手机上缓缓抬起头来,那双好看的桃花眼上挑,眼睛一动不动的瞅着他,瞅着他有些心虚。
  “大叔,你说什么?要买什么?”
  徐风把手里的刀往他脖颈上送了送,那刀离他的脖颈只有一个手指的距离,他若是再靠近一点点,这把锋利的刀便会划破他白皙的皮肤,他非常期待他被吓哭的样子。
  “打劫,你只有两个选择,第一,乖乖的钱给我,人没事,第二我杀了你,钱我拿走,你选。”
  空气里又是一阵寂静,少年貌似没有听懂他的意思,还是拿那双好看的眼睛看他,看的他后背都起了一层冷汗。
  他喉头上下滚动艰难的咽了咽口水,“你倒是给我些反应呀。”
  还没等少年给出反应,游戏里就传出了结束的声音。
  “game over。”
  少年终于有反应了,迅速的拿起手机看了看,游戏屏幕上已经显示游戏结束的画面。
  他懊恼的大喊了一声。
  “啊,我死了。”
  徐风打劫过不少人,这不是第一次,但是第一次这么慌,这剧情不对呀。
  他没打算伤人,拿刀的手都有些微微发抖。
  “你能不能有个被打劫的态度。”
  少年显然还沉浸在游戏输掉的悲伤里,弯腰从身旁的柜子里拿出一个黑色小袋子扔到柜台前。
  “不就是打劫吗,我没打算反抗,都给你。”
  徐风惊呆了,这算是配合还是配合还是配合。
  他颤抖着手摸过他扔过来的袋子,上下大概称了称,还蛮重的,应该有不少钱,刚打算打开袋子看看,那少年又说话了。
  他放佛在对着空气喃喃自语。
  “我是输了,但是这不是碰到打劫的了吗,我也没有办法不是。”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