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小娇夫 作者:攀月亮(下)

时间:2022-09-16 20:33 标签: 甜文 情有独钟 种田文 生子
第52章 回家他早就不是一个人了 摄政王?! 那个威胁钱永丰的人竟然是摄政王?! 可堂堂摄政王怎么会出现在他们这个如此偏僻的桐溪县上,还为了一个乡下人如此大动干戈。 孙安康大大的脑袋里装满了小小的问号,他甚至怀疑曾夷认错人了,那个人根本不是摄政王,
 
 
第52章 回家他早就不是一个人了
  摄政王?!
  那个威胁钱永丰的人竟然是摄政王?!
  可堂堂摄政王怎么会出现在他们这个如此偏僻的桐溪县上,还为了一个乡下人如此大动干戈。
  孙安康大大的脑袋里装满了小小的问号,他甚至怀疑曾夷认错人了,那个人根本不是摄政王,只是长得和摄政王有几分相似罢了。
  然而转念一想——
  曾夷和曾飞都是摄政王的身边人,身上带着摄政王的专属令牌,怎么可能粗心大意到把摄政王认错?
  虽然满心疑惑,但是孙安康到底没那个胆子多问,他战栗着又将腰压低了几分,诚惶诚恐地问:“请问曾大人,下官应该如何处理这件事?”
  “方法不是都告诉你了吗?”曾夷皱着眉头,“就按照钱永丰告诉你的那些步骤做。”
  孙安康躬身行礼:“是。”
  “还有——”曾夷突然加重了语气,“这阵子摄政王为了处理要事一直借住在柳玉家里,结果那个叫柳春华的人三番四次地跑来找茬不说,还如此对待有恩于摄政王的柳玉,剩下的,你知道要怎么做了吧?”
  孙安康汗如雨下,忙不迭地点头:“是是是,下官知道。”
  “知道就好。”曾夷道,“快去吧,外面的人都还等着你。”
  孙安康又是一连串的是,应完,他悄悄抹了把脸上的汗,和早已被吓得不敢吭声的林管事一起双腿哆嗦地往回走。
  谁知刚走出几步,身后轻飘飘地传来了曾夷的声音:“孙大人。”
  “是!”
  “摄政王亲口说了,倘若他没在柳春华身上看到他想要的下场,那么就让你代替柳春华去体会那个下场的滋味。”
  “……”孙安康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摔倒,他整个人抖似筛糠,“下、下官明白。”
  “去吧。”
  孙安康带着林管事一骨碌地跑远了。
  钱永丰安静如j1地站在曾夷身后,眼观鼻口关心,等到曾夷转头看他,他才毕恭毕敬地行了个礼:“曾大人。”
  “摄政王还需在这里逗留上一段时日,所以今日之事,不许透露给任何人,否则小心你的脑袋!”
  钱永丰抖得比方才的孙安康还厉害,他下意识地将头埋得更低:“是。”
  孙安康急急忙忙地回到前堂,哪儿敢再敷衍此事?他当即命人快马加鞭地去柳春华家里把屋子铺子的地契取来。
  柳春华还沉浸在不用承担大头债务的喜悦中,相当配合孙安康,毫不犹豫地把自己放地契的地方交代了出来。
  衙差从桐溪县到玉潭村一来一回最快也要一个时辰,等孙安康亲自盯着柳春华把全部地契转给柳玉时,已经过了晌午。
  柳春时总共欠了陆思奇几人三百两黄金,还不加这么多年来产生的利息以及没有细算的零头。
  真要仔细算起来的话,肯定又是一笔不小的钱。
  当然,现在也必须仔细算算了。
  陆思奇列了一个很长的单子出来,加起来总共三百又三十六两黄金,他把单子依次拿给孙安康、柳玉和柳春华过目。
  柳春华看到下面的数字,顿时两眼一黑,天地都在旋转。
  “三百三十六两?怎么可能?!”
  陆思奇对她冷笑:“大婶,我这还是看在你们比较配合的份上抹了不少零头,若是你不相信的话,就让孙大人再审一次,到时候我可不会给你们抹零了。”
  柳春华哑然,她眼眶发红地看向对面的柳玉。
  只见柳玉的脸色苍白到了吓人的地步,始终咬紧牙关没有说话。
  林管事让人重新拟好欠条,柳玉和柳春华在上面签字画押,至于他们分别还陆思奇几人多少钱,还要看屋子铺子卖了多少钱,剩下的债他们八二分,谁也逃不了。
  屋子铺子的地契还没在柳玉手里拿热乎就转给了陆思奇,一来陆思奇是债主,得拿些可以抵押的东西在手里,二来陆思奇是桐溪县人,可以帮忙寻找买家。
  柳玉没有任何异议。
  事实上他知道自己改变不了现状,索X1ng沉默到底。
  这个案子用时三天终于审完,柳玉感觉自己的力气已经透支,他迷迷糊糊地往外走,却听见县长喊柳春华名字的声音。
  县长依然端正坐在正中间的位置上,双手搭着桌沿,似笑非笑地看着准备立刻离开的柳春华。
  “你急什么?你的事儿还没完。”
  柳春华脸上劫后余生的笑容一僵,她怔怔望向县长:“我、我还有什么事儿?”
  “你昨天吃的板子这么快就忘了?”还是林管事状似好心地提醒了一句,“自然是比你强占他人财产以及欠债不还还要严重的事儿。”
  柳春华想到什么,表情瞬间被深深的恐惧覆盖,她砰咚一声跪到地上:“大、大人,我都把屋子铺子转让出去了,那些税款也该由柳玉缴纳才对,不关我的事啊!”
  “啧。”陆思奇双手抱胸地打量着柳春华的狼狈样,“柳春华,你可真是柳玉的好姑姑,别的姑姑心疼自个儿侄子,而你不仅把自个儿侄子往火坑里推,还嫌火坑里的火烧得不够旺,没能直接把你侄子烧死,你们多大仇多大怨呀?”
  闻言,柳春华浑身一震,仿佛这才清醒一些,她缓慢抬头看向柳玉。
  柳玉也安静地看着她。
  有那么一瞬,柳春华似乎透过柳玉看到了自己的弟弟,小时候她为了一些事责怪弟弟时,弟弟既不反驳也不吭声,就这么安静地看着她。
  她以为弟弟鄙视她、嘲笑她、甚至看不起她,连一句解释的话都吝于给她,可这会儿看着柳玉那双和弟弟神似的眼睛,她忽然感觉到了一阵心虚。
(甜梦文:www.tianmengwen6.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