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江湖容不下 作者:翻云袖(二)

时间:2022-09-16 21:11 标签: 甜文 江湖恩怨 强强 年下
第六十二章 秋濯雪的伤看着严重, 其实全是因为耽搁的缘故。 慕容华什么都缺,偏偏就是不缺钱,不知道多少珍贵药材做成补药让他喝下去, 加上秋濯雪自身内力深厚,第三天伤势就已经彻底痊愈,脸上也转红润。 其实第二日就已好了大半, 由于慕容华坚持,秋濯雪只
 
 
第六十二章 
  秋濯雪的伤看着严重, 其实全是因为耽搁的缘故。
  慕容华什么都缺,偏偏就是不缺钱,不知道多少珍贵药材做成补药让他喝下去, 加上秋濯雪自身内力深厚,第三天伤势就已经彻底痊愈,脸上也转红润。
  其实第二日就已好了大半, 由于慕容华坚持,秋濯雪只好又休养一日,免得落下什么遗症。
  养伤自然是很无聊的, 秋濯雪干脆早早睡下, 因此今日起得也早, 见窗外还蒙蒙亮,简单洗漱一番后就出了房门。
  他本以为自己已算早, 没想到越迷津更早。
  “你好了。”
  越迷津看着他,身后天色将晓,灰蒙蒙地压着江上水雾, 却仍旧难掩秋濯雪的气色。
  如今血劫剑丢失,秋濯雪不知道越迷津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有心想问, 便主动搭话:“前日之事,说来还要多谢你相救。”
  “没什么好谢的。”越迷津声音愈冷, “没有我, 你也同样平安无事。”
  也许在那艘小船之上, 越迷津的确曾有过类似的幻想, 可回到大船上之后, 就立刻在与慕容华的交谈之中尽数消散了。
  秋濯雪一直都是秋濯雪。
  就算他被封xUe,重伤, 只要没有死,他就绝不会让自己彻底沦陷到需要依附他人的地步之中去。
  所谓柔软可怜的姿态,不过是越迷津的一厢情愿。
  秋濯雪露出微笑,摇摇头道:“此言差矣,若非是你在侧,以月影姑娘的心狠手辣,又怎会同意以秋某一命换她一命?”
  “难道她私底下告诉你的安排布置,也是因为我?”越迷津目光一暗,冷冰冰地看着秋濯雪,“从你嘴里说出来的话,我真不知道该说是甜言蜜语,还是虚情假意。”
  秋濯雪一怔,随即恍然:“噢,你是说月影姑娘在峤南设陷阱一事?”
  越迷津没有言语。
  这让秋濯雪不觉失笑,往越迷津面上一瞥,见他神情木然,不觉心肠又柔转下来,暗道:“哎呀,他真是叫人骗怕了。”
  明月影此举只怕勾动越迷津的心事,难怪他这两日紧绷绷的。
  “这也太冤枉了些。”秋濯雪倚靠着船身,神色倒有几分懒意,问道,“你料想,明月影既然将她的秘密告诉我,当然是因为我与她早就暗通曲款,否则她怎么前一刻还要喊打喊杀,下一秒又突然真情相告,这明显不合常理,是么?”
  越迷津不觉皱起眉来。
  他倒没将秋濯雪想得这般坏,只是觉得秋濯雪既能从明月影口中套出她的话来,当然是有本事凭自己全身而退罢了。
  既非是死里逃生,那么他当时见着自己的欢喜雀跃,柔弱无助,也不知有几分是真。
  “你不必这么说。”越迷津淡然道,“我很清楚你的本事,叫一个人回心转意,根本不是难事。”
  越迷津并不在意自己白走一趟,也不在意秋濯雪与明月影之间发生什么,他真正痛恨的,是还会为秋濯雪所牵动的自己,还有对此心知肚明的秋濯雪。
  聪明并不是坏事,可秋濯雪聪明得已有些可恨了。
  秋濯雪:“……”
  他实在有点哭笑不得:“你也见识过月影姑娘的手段?你难道真觉得我有这样的本事,这样的魅力,迷得她晕头转向,迷途知返?”
  越迷津忍不住歪了歪头,好似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将一个常理问了又问,迷惑地看着他:“不能吗?”
  秋濯雪:“……”
  人一旦成名,就会被抬上神坛,接受一些莫须有的信任,就好像世人盛赞烟波客无所不能一般,其实只有秋濯雪自己心知肚明,他做不到的事情有很多。
  就像他不能叫风满楼的病立刻痊愈,不能令慕容华堂堂正正地出现,不能让越迷津再一次选择相信自己……
  秋濯雪怔怔瞧着越迷津的脸,忽然叹了一口气,相隔七年再结伴,他先是强迫越迷津废去剑约,又连累其卷入血劫剑的风波之中,也难怪越迷津会有这样的想法。
  甚至越迷津没有直言是自己有一肚子的y1n谋诡计,想来都已是非常客气了。
  “如月影姑娘这样的人,是绝不会轻易为他人所惑的。”秋濯雪还是觉得有些好笑,“她手段狠辣决绝,心思缜密,只要稍有不慎,就会踩中她的圈套,你这般看轻她,迟早要在她手里吃个大苦头。”
  越迷津听出言下之意,不禁有些愕然。
  “你难道真以为她是老老实实将陷阱一五一十告诉我么?”想到明月影,秋濯雪就不由得皱起眉来,“她告诉我这些,无非是展露诚意,要我牵制住那幕后之人。”
  “嗯?”越迷津皱眉,“什么意思?”
  秋濯雪便将船上的对谈告诉越迷津,最后才由衷感慨:“我本欲套话,没想到反被她从我这儿得到了百炼铁的消息,而我命悬她手,再无交易的筹码,她要是杀我,就真只能拼死而已了。”
  越迷津皱眉:“她既与你做了交易,那你还担心什么?”
  “交易……就连契约也不过一张白纸,只要有必要就可撕毁。”秋濯雪轻笑起来,“她若半路忽觉得我才是更难缠的对手,还是早些解决为好;又或者,她最后还是决定回去与那幕后之人虚与委蛇,那么,得知一切的我岂不是个大大的麻烦?”
  原来是这样。
  不到最后一刻,秋濯雪始终无法知道自己是否安全,也不知明月影会不会突然去而复返,因此他如今虽看起来镇定自若,但当时情况下,直到看见越迷津时,他才算真正安心下来。
  越迷津对乐曲并没有什么兴趣,留在大船上的时间不多,对明月影的印象还不如她的琵琶清晰,只隐约记得她一身白衣,姿态得体,再多就没有了。
(甜梦文:www.tianmengwen6.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