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冒充君后 作者:素千絮

时间:2022-10-09 15:02 标签: 天作之合 甜文 爽文 宫廷侯爵
简介: 【爹系男友攻X作j.īng_沙雕受,年上,宫廷文,不权谋,沙雕甜饼,已写到冒充君后成功,放心入坑】 受视角: 淮国公子邵望舒自幼失怙失恃,被少年帝王捡来抚养。年纪渐长,心思却歪了,对帝王动了心。 帝王自恃长辈,不肯答应。 表明心意失败,颓然的
  简介:
  【爹系男友攻X作j.īng_沙雕受,年上,宫廷文,不权谋,沙雕甜饼,已写到冒充君后成功,放心入坑】
  受视角:
  淮国公子邵望舒自幼失怙失恃,被少年帝王捡来抚养。年纪渐长,心思却歪了,对帝王动了心。
  帝王自恃长辈,不肯答应。
  表明心意失败,颓然的邵望舒和帝王一起喝酒,醒来发现自己竟躺在帝王怀里。
  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自己心怀不轨,而帝王光风霁月,那必定是自己先不规矩!必不可能是帝王先动手!
  妥妥的!
  闯下睡-皇帝这等大过,邵望舒连夜逃之夭夭,然后被五花大绑送回宫。
  本以为要挨顿好打,一睁眼,对上帝王茫然无措的眼。
  刚失忆的帝王犹豫地看着邵望舒,问太监:“你说朕最信任的人是他,可是真的?”
  邵望舒:哦豁!
  太监回:“回陛下,邵公子是您捡回来,一手带……”
  邵望舒一骨碌翻身起来,挤开太监,阻止他的最后一个字,握住帝王的手,眼神诚恳,掷地有声:“没错,臣不仅是陛下最信任的人,还是您爱人,是您马上要立的君后!”
  “你超爱我的!”
  秦嘉谦:“……啊?”
  冒充君后成功后,邵望舒造作上天,编造了无数“过去的故事”,诸如“后宫空虚都是为了我”、“每天见不到我你就心痒痒”。
  无拘无束、肆意造谣的邵望舒乐翻天。
  秦嘉谦几次欲言又止。
  有没有一种可能,朕只是失忆了,不是傻了呢。
  *
  攻视角:
  少年帝王秦嘉谦,心血来潮捡了个看起来乖巧聪慧的小孩。
  秦嘉谦满意地搓搓手:帝王养崽,只需一键托管,便能收获一个青年才俊。如此简单,爱了爱了!
  捡回来才发现,这小孩是黏人j.īng_投胎,一刻离不得他,做噩梦要找他,被太傅训了要他安慰,生病了就更造作上天。
  秦嘉谦一半心思给国事,另一半全在他身上。
  秦嘉谦:这哪里是崽,这是个祖宗。
  秦嘉谦有个秘密,永远不会告诉任何人。
  他亲手把自己弄失忆,好迈过心中的坎。
  【食用指南】:
  1.虽然攻确实很爱他,但酒后滚-床-单是不对的,趁失忆糊弄人也是不对的,狠狠谴责受,指指点点.jpg。会安排攻好好收拾他的,鞠躬。
  2.攻受年龄差9岁,少年攻捡了小孩子受回来抚养了几年,后分开,再相见。攻受无血缘关系,无法律上的亲缘关系。前期攻受无爱情,爱情开始于受19岁,已成年。
  3.秦嘉谦是攻,邵望舒是受,不要站反了QAQ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天作之合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嘉谦;邵望舒 ┃ 配角:明珠 ┃ 其它:文案时间2022年5月12r.ì
  一句话简介:我就知道你爱我
  立意:努力共创幸福
 
 
第1章 醉酒
  含章殿是淮国皇帝秦嘉谦的寝宫,秦嘉谦热衷国事,平r.ì里只有晚间回来歇息,今儿还不到傍晚,殿中便有了声音。
  寝殿藏风聚气,榻上的小桌子东倒西歪地置着七八个空酒樽,酒香四溢。
  龙床的罗帏纷纷扬扬洒下,隐隐透出两道身影。
  殿中的窗户支开了,含章殿外种了一池茉莉花,茉莉香丝丝缕缕地沿着窗户爬进殿中,带来满殿氤氲。
  含章殿外的树上落了两只喜鹊,一大一小,叽叽喳喳地凑在一处,小的那只依偎在大喜鹊身边,一点一点地啄它,大喜鹊起初不怎么搭理它,兴许是被啄烦了,一翅膀把小喜鹊裹进翅膀里,反客为主。
  酒后朦胧梦思盈。
  梢带媚,角传-情。
  秦嘉谦的宫女太监们老老实实地等在殿外,没一个敢进去打扰。如今在里头的是淮国公子邵望舒,他无父无母,也和皇家没有一个铜板的血缘关系,偏偏得了秦嘉谦青眼,打小捡回来养在身边,衣食住行样样都Cào心,比对亲兄弟还上心。
  邵望舒虽受制于血缘,没一星半点的爵位,但阖宫上下谁敢给邵望舒不痛快,转眼秦嘉谦就知道了,秦嘉谦一贯拿他当眼珠子,国事上尚且明理,私事上从来偏袒得明目张胆,久而久之,连郡王都得看他脸色。
  大宫女明珠欲言又止:“这都两个时辰了,喝酒还没喝完么?再晚些,公子明儿还怎么去封地?”
  秦嘉谦的贴身大太监来福公公从门缝儿里往进瞧:“别是都醉了吧。”
  来福公公轻轻推开窄窄的一条缝儿,喝酒的榻上空空d_àngd_àng,原本只支了一半的窗户大开,空气中隐隐有异样的味道,窗沿上还有个脚印,罗帏挽起一边,秦嘉谦怔怔地坐在床上,盯着窗外,似是在发呆。
  来福公公轻手轻脚地上前为秦嘉谦按揉太yá-ngx_u_e,眼观鼻鼻观心,半个字不敢问邵望舒去了哪,更不敢提方才殿中发生了什么,只隐晦问:“陛下,要备水么?”
  帝都岚城的晚间素来宵禁,一过子时,岚城几个重要的路口便摆上挡路的拒马,家家户户闭上门,熄了灯,坊间静悄悄一片,唯有几只知了时不时鸣叫,衬得夜更幽静。
  “追——别跑——”
  一匹马一闪而过,马的鸣叫声在寂静的夜中回响,惊起一树的鸟雀。
  离他半条街的距离,有一串训练有素的追兵纵马狂追,马是清一色的棕马,人人穿着黑色的铠甲,皆配着长剑,剑柄上打着红色的吉祥结,这是天子近卫、皇宫禁卫军的标志。
  邵望舒充耳不闻,一夹马腹,人跑没影了。
  他裹着不合身的长衫,外面罩了个宽大的鹤氅,头发松松垮垮地散在身后,只用发带C_àoC_ào打了个结,正跨在马上朝城外狂奔,泼墨的长发连同衣裳一同在寂静的夜中飞扬。
(甜梦文:www.tianmengwen6.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