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探花 作者:羌塘(下)

时间:2022-10-27 11:21 标签: 甜文 架空 HE 虐文 古代 宫廷
第60章 我没有输 宋礼卿得知是君麒玉,脸上被营救的笑容渐渐消逝了,他推开了君麒玉。 君麒玉两手空空,心蓦然疼了一下,一时忘了收回手,就这么僵在半空中。 礼卿,你还好吗? 失而复得的喜悦,大过宋礼卿的冷漠。 君麒玉按捺下心里的苦涩,他不能想象,失
 
 
第60章 我没有输
  宋礼卿得知是君麒玉,脸上被营救的笑容渐渐消逝了,他推开了君麒玉。
  君麒玉两手空空,心蓦然疼了一下,一时忘了收回手,就这么僵在半空中。
  “礼卿,你还好吗?”
  失而复得的喜悦,大过宋礼卿的冷漠。
  君麒玉按捺下心里的苦涩,他不能想象,失明的宋礼卿如何从景国京城一路漂泊到的楼兰王都,这期间他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欺,君麒玉不敢多想。
  “殿下放心。”
  宋礼卿背靠着墙壁,拢着自己身体,嘴唇微启。
  “一时死不了。”
  君麒玉看着他,眉心泛起淡淡的愁容。
  “礼卿你别这样,我找你找得很辛苦……”
  “找我?找我做什么?”
  宋礼卿用揶揄的态度去抗拒君麒玉。
  君麒玉语气诚恳地说道:“我很担心你,这几个月,我没一日能睡得安稳。礼卿,可能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信,我不能没有你,我真的很爱你……”
  “大可不必。”宋礼卿打断他的告白,“多谢殿下的救命之恩,我身无长物,不知道该怎么报答这份恩情?”
  “你不用报答。”
  君麒玉还想说什么,宋礼卿堵住了他的话。
  “那算我们扯平,两不相欠。”
  这时乌尔善在外头察言观色,得知这个浑身戾气的人是景国太子,好在宋礼卿和他好像的确疏远,他便稍稍放心,大着胆子进来跪下来。
  “太子殿下,我正要跟您告发这个贱人,他,他竟敢偷走了景国皇室龙裔,说要让您的皇世子认贼作父,抚养长大之后,再设计让你们父子残杀,我一听这贱人心思歹毒,忍不住对他动了手,对他惩戒教训一番。”
  “皇世子……”
  君麒玉听得糊涂,他哪里来的什么皇世子。
  “哦,照你这么说,你打他是替我出气?”
  乌尔善狂点头说:“是啊,我在嘉峪关碰到他,他说他要逃出景国地界,愿意为奴为婢伺候我,我当时看他可怜受了他蒙骗,后来才知道,这小娃娃是您的皇世子,这可不得了,我正想着将小世子给您送还回去,您就找上门来了。”
  “为奴为婢?他是这样说的?”君麒玉面无表情地问。
  乌尔善笃定地说:“千真万确,他还……还不知道廉耻地勾引我,想来他从景国京城逃到楼兰,已经献给了不知道多少男人。”
  “那我是该好好谢你了。”
  君麒玉淡淡地说了,幽深的眸子里已然透出凌厉的寒气。
  短短几句话,他便知道乌尔善圆滑狡诈,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宋礼卿的心X1ng君麒玉如何不知?
  他读书人品X1ng,不通人情世故,眼睛失明之下,碰到这个乌尔善,哪里能斗得过?
  乌尔善磕了一下头。
  “殿下言重了,我不是找您要赏哈,就是……就是您告示里那个赏金十万两,咳咳……”
  君麒玉笑了一下,只是这笑比闪着杀气的刀刃还锐利。
  他扭头看了一眼床榻上还在啼哭的婴儿。
  “这是你为我找到的皇世子。”
  乌尔善主动邀功道:“是,小世子被这贱人饱一顿饿一顿的,连口Nai都没得喝,万幸我一路上对小世子照料有加,好好疼他着呢,每日我都亲自喂他最新鲜的驼Nai,您看看他是不是白胖了?”
  君麒玉没耐心再听他胡扯。
  “他身上的伤都是你打的?”
  “他这种背叛殿下的人,就该被打死!”乌尔善愤慨道。
  “哦。”
  君麒玉的冷然的目光落到乌尔善身上,仿佛看着一个死人。
  “你帮我找回了人,我会赏你黄金十万两,你拿着这些钱,去地下花吧……”
  话音未落,君麒玉的手放到了腰间的刀柄上。
  乌尔善脸上闪过一道刀光,他并未看见君麒玉抬手的动作,只是自己的眼前忽然倾倒旋转起来,直到人头落地,血液才喷涌而出。
  四周一片死寂。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君麒玉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他在乌尔善倒下的躯体上,将刀刃上沾染的些许血迹擦干净,然后收回了刀鞘。
  这时候乌尔善的仆人们才大惊失色,惊惧地大喊起来。
  “君麒玉……”裴星煦也大为震撼,“你怎么随意杀人?”
  君麒玉不为所动。
  “别说他伤了礼卿,光是他这张脏嘴,就够他死一千遍。”
  裴星煦皱着眉说:“我知道,这里毕竟是王都,而且乌尔善刚被我封了爵位,他作j1an犯科,我会押他回去审问之后定罪。”
  “我等不了。”
  君麒玉身上铮铮的杀伐之气,看向宋礼卿时才收得干干净净。
  宋礼卿听着一切动静,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
  “星煦……”
  裴星煦不再沉湎于懊丧之中,主动出声。
  “礼卿,我来晚了。”
  宋礼卿一听这个声音,微微蹙着的眉头立即抹平了,眼睛虽然还是茫然,但眸子里绽放出欣喜的光芒。
  “星煦!”
  星煦……
  君麒玉听他这个称呼,心脏像是被狠狠锤了一下。
  他叫得这么亲昵热切。
  可明明以前宋礼卿是这样叫他的,他唤他的名字麒玉,从来不尊称太子殿下,而如今,他只剩下了一个生疏远离的“殿下”。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