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探花 作者:羌塘(上)

时间:2022-10-27 11:25 标签: 架空 古代 宫廷 甜文 HE 虐文
探花 作者:羌塘 简介 【已签约快看漫画】 【清冷探花郎*骄纵太子爷】 【《哑奴》《丑医》《探花》君家三部曲。】 新科探花宋礼卿和太子君麒玉,得皇帝赐婚。 二人洞房花烛夜,太子却和宠奴荒Yn 嬉闹到半夜。 君麒玉:你枯燥乏味,没有胡奴儿一半风情! 为了
  探花
  作者:羌塘
  简介
  【已签约快看漫画】
  【清冷探花郎*骄纵太子爷】
  【《哑奴》《丑医》《探花》君家三部曲。】
  新科探花宋礼卿和太子君麒玉,得皇帝赐婚。
  二人洞房花烛夜,太子却和宠奴荒Yín 嬉闹到半夜。
  君麒玉:“你枯燥乏味,没有胡奴儿一半风情!”
  为了青梅竹马的情分和太子的声名,宋礼卿放弃了前途,放下了尊严,忍辱负重呕心沥血,结果太子骄纵变本加厉,宋礼卿只换得身心俱伤,失明残疾,死期将至。
  终于一日,毫无征兆当着满朝文武——
  宋礼卿:“我太子缘分已尽,自愿和离,求圣上成全!”
  太子恼羞成怒:“是我休了你!”
  嘴硬的太子爷准备回家泄愤,却发现府中已经人去楼空,只找到一片早写好的信笺。
  【此行一去,一愿君安康健,二愿今生来世不相见。】
  不可一世的太子爷一夜之间失了骄傲,折了锐气,才发现自己不屑一顾的探花郎却是别人千金难求的宝贝……
  虐文 甜文 HE 架空 古代 宫廷
 
 
第1章 婚约
  试问还有什么比十年寒窗,一朝登第更大的喜事呢?
  三日前一放金榜,京城到处是燃鞭炮道贺声,今日更是万人空巷,三鼎甲骑着骏马,戴着雀翎红花游街,绕皇城一周,让百姓普天同庆,顺便沾沾喜气。
  百姓欢呼种中带着艳羡,恭贺这三位未来的朝中新贵。
  但吸引大部分人目光的既不是状元,也并非榜眼,而是末尾的探花,男女老少翘首以盼,想要一睹新科探花郎的真容。
  “状元榜眼只考较才情,唯独探花郎却是要求才貌俱全!人中龙凤,更加难得!”
  街头巷尾人头攒动,探花郎骑着白马掠过,只匆匆一瞥,便引得呼喝尖叫。
  只见马背上是个不过及冠年纪的少年郎,头戴直脚幞头,身着青绿色圆领官服,平眉柳眼,眉心点着一颗朱砂痣,目光淡淡,肤白胜雪,身姿挺正瘦直,整个人都端端正正清清冷冷,唯独左侧脖子上的一颗小痣才让他平添几分不显山不露水的风情,当得上珺璟如晔,雯华若锦。
  “不愧是圣上钦点的探花郎啊,这小脸俊得,当真是个浊世佳公子,得偷走多少京中闺女的倾慕之心啊……”
  “历来探花要么迎娶王公贵胄之女,要么婚配世代簪缨之家,前途无量啧啧……”
  “可惜咱们圣上没有小公主,只有独子,听说太子爷是个不可一世的霸王……”
  “太子公主倒也不碍事,皇帝不也开了先河,立男子为后嘛。”
  “噤声,咱们可别落个妄论皇家的罪名……”
  “你们不知道吧?新科探花是宋大将军府上的公子,将门世家,出身显贵!”
  “宋家的公子宋礼卿?可我听说他有个开青莲馆的小爹,就是那个臭名昭著的老鸨……”
  “可不是嘛,宋礼卿不过是他们抱养的义子,说起来是个不知来历的孤儿……”
  “嘘——来了来了!”
  议论声不绝于耳,宋礼卿面无反应。
  他伴着流言蜚语,偏见谩骂长大,对这些已经适应了。
  宋礼卿自知天赋平平,便只有比旁人十倍的努力学习,没日没夜地寒窗苦读。夏日酷热蚊虫,冬天风霜刺骨,起早贪黑,熬坏了眼睛留下隐疾,其中辛酸无人知晓。
  至少他现在已经出人头地,光耀门楣了,他没有给两个爹爹丢脸,对得起这个庇他风雨,予他温情的家。
  京中民风开放,芳心暗许的闺阁女子纷纷投去自己的香囊锦帕示好,宋礼卿收了一筐的告白信物,他噙着笑拱手对众人颔首回礼,一一谢过,心思却全在另一件事上,远比高中更令他欢欣雀跃——
  “公公。”宋礼卿倾身问牵马的年轻太监,“听说这些日子,西北军就要班师回朝了?”
  小太监回头答:“是啊。”
  得到肯定回答的宋礼卿心念一动,下意识摸了摸系在腰间的,褪了色的黄色流苏穗子。
  君麒玉要回来了!
  那个金尊玉贵的太子爷,比他还小两岁的小魔头。
  小太监好言道:“探花大人不必担忧,宋大将军一定安然无恙。”
  宋礼卿不由得惭愧,父亲也在西域挂帅多年,他竟然一心只惦记那个十年未见的小魔头,真是没了良心。
  又迫切问:“那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到京城呢?”
  小太监答:“那谁知道呢?全凭太子爷一路游玩的心情了……”
  那时候君麒玉才五六岁,由于在宫内欺男霸女,天怒人怨,被他父皇撵去了书院上学,学习礼义廉耻,才有了和宋礼卿的一年同桌之情。
  小霸王一到书院就揍同窗,b1宋礼卿代写课业,恶事干了不少,但他虽然霸道跋扈喜怒无常,但对待宋礼卿不可谓不好,给他撑腰当靠山,说起来打架也是为了他被傻大个欺负才打的。
  君麒玉还给老夫子下泻药,带宋礼卿一起逃课,去人家招亲现场捣乱,抢了人家的绸带绣球,牵着宋礼卿满大街跑。
  宋礼卿随身配饰的流苏穗子,就是君麒玉从绣球上薅下来送给他的,虽然旧到泛了白,宋礼卿也总舍不得扔。
  往事历历就在眼前,君麒玉离开书院后失了联络,听说被管束得死死的,过了几年又前往西域战场历练,宋礼卿也去了南方求学,二人天南地北,从此再无相见。
  可宋礼卿心中总有一个纨绔跳脱的影子,记挂了整整十年,这几天前来宋府说亲的媒人络绎不绝,谈及男欢女爱,这影子却越发清晰,挥之不去。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