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奈何男妻太倾城 作者:五行缺银圆(下) - - 全本TXT小说下载

时间:2022-11-04 21:45 标签:
第55章 顾将军找上门了 江子卿看着那白花花的药膳,在心里讥笑了一声。 这秋雨凝还真是耍的一手好心机啊,像她这样刻意的提醒,就怕自己和顾倾城是假的吵架也能变成真的。 我知道了,你放在这里吧,我晚点喝。 安石本来以为江子卿会不要的,没想到他居然还要
 
 
 
第55章 顾将军找上门了
  江子卿看着那白花花的药膳,在心里讥笑了一声。
  这秋雨凝还真是耍的一手好心机啊,像她这样刻意的提醒,就怕自己和顾倾城是假的吵架也能变成真的。
  “我知道了,你放在这里吧,我晚点喝。”
  安石本来以为江子卿会不要的,没想到他居然还要把这个留下来?
  “那您不去追世子妃了?”
  江子卿用眼尾撇了安石一眼:“我怎么发现,你对我的世子妃,比我都还要上心呢?”
  这话直接吓得安石跪倒在了地上:“世子殿下明察啊!小的只是不希望看见世子和世子妃两人闹矛盾而已,绝对没有丝毫的歪心思。”
  其实江子卿就是随便一说,想堵住安石的口而已,没想到安石居然怕成了这样。
  江子卿啧了啧舌:“好了,你起来吧,你从小跟我一样长大,你什么样我还不知道么”
  见江子卿没有生气,安石的脸色才变得好看一点:“那个…世子……”
  还没等他说完,江子卿就打断了他:“好了!你若是再多说一个字,我就把你关去柴房。”
  “还有,你们低下那些流言蜚语我可是听得一清二楚的,你给我好好管管,要是再让我听见什么不该你们说的话,我就唯你是问。”
  安石的脸瞬间苦成了包子:“可是……悠悠众口,我一个人如何堵得住啊!”
  江子卿一撇嘴:“那我可不管,这是你的事情。”
  说完,就留下安石一个人在房间内凌乱、石化。
  走出门的江子卿嗤笑一声,这个安石,要是不给他找点事情做得话,他能围着自己一直追问顾倾城的事。
  随便的晃悠了两下,江子卿就来到了秋雨凝的卧房,现在唯有赶快和秋雨凝打好关系,好让她尽快的露出破绽,自己和顾倾城才能更快的在一起。
  “世子殿下?”
  江子卿到的时候,秋雨凝正好在喝药。
  她惊喜的看着江子卿,眼里都放出了光。
  江子卿笑了笑,走过去接过了女婢的手里的碗,舀起一勺药汁,喂到了秋雨凝的嘴边:
  “我听安石说,你差不多快能下地了?”
  秋雨凝羞涩的点了点头:“太医今天也来过了,说我的肚子里的孩子现在保的很稳,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了。”
  江子卿看了一眼秋雨凝的肚子,脸上露出了一个欣慰的笑:“那就好,你下次可千万记得小心。”
  秋雨凝来礼亲王府这么久以来,江子卿总是对她爱答不理的,自从她怀了孕之后,这个江子卿的态度就突然来了一个大转变,这倒是秋雨凝始料未及的。
  她本来以为,最多也就是对她稍微有点注意而已。
  没想到自己的那个嫁祸居然这么成功。
  “你怎么了?有点心不在焉?”
  秋雨凝心里窃喜的同时,突然发现江子卿有点不对。
  “没事……”
  江子卿勉强的笑了笑,让婢女把药碗给收回去。
  都这样了,还说没事,秋雨凝自然不信:“到底发生了什么?”
  “哎”叹了口气,江子卿有点无奈,又有点气愤:“今天你送粥来的时候,正好被顾倾城给看见了。”
  “我和他又大吵了一架,就在我来找你前几刻钟,顾倾城已经收了东西回将军府了。”
  秋雨凝眼里闪过一抹惊喜,语气却十分的自责:“对不起世子殿下,都是我,我只是担心你……没想到……惹得姐姐生气了。”
  江子卿拍了拍她搭在自己手臂上的手安抚到:“这事与你无关,我知道你是好心的。”
  秋雨凝温婉的笑了笑:“世子殿下真的是很温柔,就跟小的时候一样。”
  一听见她说小的时候,江子卿就趁热打铁:“小时候的事,我都忘的差不多了,你再给我说说?”
  反正闲来也没事,秋雨凝就把自己怎么被抓,然后在那里和江子卿相遇的事情都说了一个遍。
  江子卿一直静静的听着,虽然里面有些内容是自己记忆中的。
  但细节部分,却相去甚远。
  “当时,除了我们还有其他的小孩子被抓么?”
  秋雨凝拧着眉毛想了想:“我不记得当时还有别的孩子。”
  江子卿悻悻的哦了一声:“等你好点了,我带你出去走走,老是这么呆在房间里也是会闷的。”
  秋雨凝红着脸轻声嗯了一声:“世子殿下……您说世子妃走了你就来我这里了……您的意思是……你不准备去追世子妃了么?”
  江子卿似乎很不想提起顾倾城,皱了皱:“过些日子再说吧,这事你不用Ca0心,安心养胎。”
  “恩。”秋雨凝倒是也从善如流。
  正聊着,突然安石十分紧张的闯了进来。
  “世……世子殿下……顾、顾、顾将军来了!”
  “什么?”
  江子卿‘嚯’的站起身来:“他来做什么?”
  安石惊慌的声音都颤抖了:“说……说是因为世子妃的事。”
  “我知道了,随我去看看。”
  江子卿脸上挂着凝重,秋雨凝看的心惊:“那个……世子殿下,需要我做点什么吗?”
  “不用了,你好生呆着。”
  当江子卿来到正厅里看见顾庄严那黑着的脸时,心里还是忍不住抖了抖。
  虽然知道是假的的吧。
  但是这个人带给别人的压力太大了,让江子卿暗地里人不存在咽了咽唾沫。
  “顾将军……”
  没等江子卿客套,顾庄严就冷哼一声打断了他:“别叫我!”
  “那女人在哪里?”
  没想到他一来就针对秋雨凝,江子卿顿了顿有些尴尬的说:“她……在休养。”
  “休养个屁!借着我女儿回来照顾我得时候爬上了主子的床也就算了,居然还污蔑我家城儿,我看她是不想活了吧!”
  这带着怒气的低吼,震的在场的人浑身一抖。
  江子卿也不例外,但一想到顾倾城说的,做戏要做全太套,就只能硬着头皮上了:“顾将军,雨凝她正在养胎不便打扰……”
  “不便打扰?”顾庄严狠狠的瞪了江子卿一眼:“我看是某人想把她藏起来吧。”
  江子卿平日里也是嚣张惯了的人,被人这么指着鼻子骂,也有点不爽了。
  “顾将军,还请你自重,这里是礼亲王府,不是你想见谁就能见的地方。”
  似乎没想到江子卿居然拿礼亲王府来压,顾庄严明显一愣,然后猛地拍了一声桌子:“江子卿,你这礼亲王府上上下下,哪一个不是我女儿打理的?”
  “你现在倒是好意思说!”
  这一声震天的响,吓得在场的婢女们脸色惨白。
  江子卿睨了一眼身边的人,心想这戏应该也差不多了:“你们先下去,本世子有话要和顾将军单独说。”
  一听到让自己走,那些个婢女们几乎是飞奔一样的跑了出去。
  见人走的差不多了,江子卿上前关上了房门。
  然后回身就突然对着顾庄严跪了下来:“顾将军,对不起,我才说了要和顾倾城共进退就让她受了这种委屈,但是当年的事情是我的心病……我想找到真相。”
  顾庄严本来就是顾倾城请过来演戏的,没想到江子卿居然会突然这么认真。
  楞了好半晌才拖着受伤的腿过来牵起了江子卿。
  看着江子卿脸上严肃的又自责的表情,顾庄严叹了一口气:“哎,你先起来吧,这件事城儿已经告诉我了。”
  这也不能怪江子卿,毕竟,自己那不省心的儿子也参与到了其中的。
  “我腿脚不方便,你、去给我把你正厅的桌椅陶瓷都给我掀了。”
  江子卿:“??????”
  顾庄严翻了一个白眼:“不然你想要我拖着这受伤的腿去么?做戏要做全套!”
  江子卿后知后觉的哦了一声,然后才慢腾腾的试着扔了一个陶瓷瓶。
  随着一声声破碎的清脆响声,还有那桌椅被掀翻的声音响起。
  外面的人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敢在礼亲王府这么放肆的人。
  米叔也被人叫来了,听见里面可怕的声音就想进去看看,还没走两步就被下人给拦住了:“米叔,你别进去凑热闹了,世子殿下是千金之躯,顾将军再生气也不敢拿他怎么样,但是你进去就,万一惹得顾将军不高兴了,直接对你动手……米叔……你这个身子骨……”
  正巧里面又传来一声巨大的声响,米叔被吓得缩了缩脖子:“还……还是算了吧……我们在这里等着吧……”
  完全不知道外面已经议论翻天了。
  江子卿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气喘吁吁的看着老神在在,心安理得喝茶的顾庄严问到:“顾将军,差不多了吧,这正厅了除了我母妃视若珍宝的一只如意没摔,我基本上把能扔的都扔了。”
  顾庄严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睨了一眼满地的狼藉,满意的点了点头:“恩,可以了,你休息一下咱们就出去吧。”
  江子卿感动的都要哭了,终于可以休息了。
  他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砸东西搞破坏是这么累的一件事。
  刚坐下,喝了一口茶,江子卿就突然猛地尖叫起来。
  因为他的手腕被顾庄严给揪住了,就在江子卿还不明所以的时候,顾庄严已经一脚踹开了房门,拎着江子卿就走了出去。
 
 
第56章 账本不见了
  直到看见了屋外满满围了一圈人群的时候,江子卿才是算是理解了顾庄严那句‘我们出去吧’的意思。
  还没等江子卿站稳,顾庄严猛地一把甩开了江子卿,让他真整个人都跌在了木门之上。
  “好你个江子卿!油盐不进!既然这样就别怪我心狠了!从即刻起你江子卿但凡敢踏入我将军府,我就卸了你的胳膊!”
  这一下看着挺重,但其实没多大力道,当还是让江子卿呜咽了一声。
  “不去就不去!还请顾将军记得自己说的话!”
  顾庄严冷哼一声,就夺门而出,那速度快的,都快让江子卿忘记这人的腿其实是受了伤的了。
  米叔见顾庄严终于走了,赶忙上来关切的上下打量这江子卿:“世子殿下!你没事吧?”
  江子卿大喘着气,挥挥手,表示自己没事:“散了吧,都。”
  “安石,让人来把正厅打扫一下。”
  吩咐完。江子卿就独自一人拖着疲惫的身子回了卧房,躺在床上长长的舒了口气。
  疲惫感席卷了他,没多一会,就昏睡了过去。
  所以他并不知道,在他睡着的时候,一个白色身影走了进来,看着他紧皱的眉头,心疼的伸手揉看揉。
  江子卿和顾倾城闹翻的消息,几乎是瞬间就在整个京城闹腾起来了。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