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奈何男妻太倾城 作者:五行缺银圆(上) - - 全本TXT小说下载

时间:2022-11-04 21:46 标签:
奈何男妻太倾城 作者:五行缺银圆 简介: 江子卿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居然娶了一个男人回来! 还是皇上亲自赐婚的,看着这个比女人还漂亮的男人,江子卿就感觉一阵头疼,他喜欢的是软妹子,这再好看,顾倾城也是个男人啊! 但是、他饿了,顾倾城就奉上
  奈何男妻太倾城
  作者:五行缺银圆
  简介:
  江子卿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居然娶了一个男人回来!
  还是皇上亲自赐婚的,看着这个比女人还漂亮的男人,江子卿就感觉一阵头疼,他喜欢的是软妹子,这再好看,顾倾城也是个男人啊!
  但是、他饿了,顾倾城就奉上可口的饭菜、他赌输了,顾倾城就立马携银子帮他找场子。
  自家铺子出了内鬼,顾倾城二话不说就给揪出来了。自己被人打伤了,顾倾城直接上去就卸掉了那人一只手。
  甚至于还担心自己被苦到不辞辛苦,千远万远的给他讨蜂蜜,这么宠溺是怎么肥四!
 
 
第1章 相亲
  伴随着莺莺燕燕的巧笑声,在京城最大的青楼‘翠云楼’里,江子卿身边坐着两个身着薄纱的妖娆女子。
  他就着一个女子手上的杯子仰头喝了一整杯酒,语气颇有些烦躁:“我说张耀,你说不娶妻怎么了?我皇祖母居然联合我母妃去求陛下给我赐婚。”
  随手把酒杯一扔,江子卿顺势倒在了左边女子的身上,手也随之搂上了女子纤细的腰。
  “世子你是长公主的独苗,她自然是希望你能延续香火的,而且,你已及弱冠,莫说娶妻了,连个通房都没有。”张耀好笑的摇着头,“你知道外面已经有人传言说你有断袖之癖,常驻青楼也是为了掩人耳目的么?”
  江子卿就是平日为所欲为习惯了,现在突然被身边长辈催促婚事,自然是一时接受不了的。
  “是哪个人在那里嚼舌根?小爷逮到了非拔了他的舌头不可!”江子卿讥笑了一声,“再说了,香火?家父正直壮年,他们若真想要,何不自己生一个!”
  说着,他仰头又灌了一杯酒,明摆着对这次自家母妃强势的指婚很不满意。
  张耀挑了挑眉,凑到了江子卿的面前,邪邪一笑:
  “指婚就指婚呗,传闻这顾家大小姐顾倾城人如其名,美若天仙……你这么不愿意,难不成还在找当年那个和你一起被土匪给绑了去的那丫头么?”啧了啧舌,张耀佯装叹息:
  “可惜当初一找到你们,皇上就下令让锦衣卫把那帮土匪全灭了,后来那丫头也不知怎的就跑散了,要找她犹如大海捞针。”
  话已至此,张耀好奇心又上来了:“我说子卿,被绑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让你对她执着至今?”
  “什……什么都没有发生,我懒得和你说了,小爷要去快活了。”像是被说中了心事,江子卿恼怒地瞪了张耀一眼,搂着一个女子就软踏踏地离开了。
  张耀拦了一下没拦住,也就任由他去了。
  江子卿跌跌撞撞地来到厢房的床上,脸颊微红:“去,给爷打碗醒酒汤。”
  女子前脚出门,江子卿才刚扯了扯自己的衣领,门便又开了。
  也没多想,江子卿踉踉跄跄起身,拉起门边的人顺势就往床上一带。
  “怎么来得这么快?”
  说完也没给那人反应,直接就对着她***,只是摸着摸着,江子卿便察觉出不对劲,他停下手,疑惑地问道:“你……不是小荷,新来的?”
  江子卿支起身子,俯看着身下的人。月光透过窗户洒了进来,照在那人的脸上。
  那女子一席白衣,白皙的肌肤被映得通透,像是能反射月光一般。
  那双凤眼深不见底分外诱人,江子卿手下感知到的肌肤触感也是分外紧致,却又不似一般青楼女子那般柔若无骨。
  原本这种送上门来的女子江子卿都不会多看两眼的,身为亲王府的世子,他从小就被人塞了各种东西,早就知道这其中的厉害了。
  也不知是不是酒的原因,眼前这个女子,不禁让江子卿看得入迷,同时也将那仅剩的小心谨慎抛在脑后。
  没给女子回答的机会,江子卿直接上手撕了女子的衣服。
  “嘭!”
  就在这时,木质的门不知被谁猛地踹了一脚踹开了,江子卿被这一下惊得差点从床上蹦起来。
  “哪里来的混球,不知道这个厢房是本世子的么?”江子卿压低的嗓音带着浓浓的不悦,高高在上地看着那人。
  “世子殿下,恕属下冒昧了。”那人听见江子卿的声音,猛地跪下了,“刚刚有一宵小之徒在皇宫行窃,属下追到‘翠云楼’就不见了那人的踪影,此人所偷乃是皇上身边的东西,十分猖狂!属下一时情急,出此下策,不想打扰世子殿下雅兴。事关皇上,还望世子见谅。”
  此话一出,江子卿倒是不好怪罪他了,再怎么说他也是给皇上办事的,江子卿可没那胆子在太岁脑袋上动土。
  “得,本世子不管你是为了给谁找东西,总之我这里没你要找的人,滚吧!”江子卿挥了挥手就准备撵人走。
  那人却目光直直地看着床帐,意味不明。
  江子卿知道这人是什么意思——床上躺着的是那个青楼女子,定不会是行窃之人。转念一想到那女子雪白的肌肤和纤细的脖颈会被眼前这个莽汉看了去,江子卿略略皱了皱眉:
  “还不快滚,难不成你是在怀疑本世子包庇了那小贼不成?”
  见江子卿动怒,那人连忙磕头:“小的不敢。”
  “滚!”
  懒得和他再废话,江子卿直接一脚踹上了那人的肩头,那人也借势窜了出去。
  重新把门关上,江子卿一边解着自己的衣服,一边往床边走去。
  江子卿看见那张绝美的脸,不由得舔了舔唇:“翠云楼居然有你这样的绝色,怎么不见老鸨声张?”
  白衣女子莞尔一笑,抬手勾住了江子卿的后背,微微抬起身贴在江子卿耳边吐气如兰:“因为小女子并非这青楼之人。”
  明明是极温柔的语气,却听得江子卿浑身一滞。随即他猛地打了一个激灵,意识到了什么。
  他瞪大了眼睛,不等他张嘴要喊,后脑一疼,眼前瞬间陷入黑暗,没了知觉。
  第二天,江子卿揉着发胀的太阳xUe从翠云楼走了出来,昨晚的事情还历历在目。
  江子卿怎么也没想到昨晚闯进自己包厢的那个白衣女子居然敢去皇宫偷窃,自己也间接成了帮凶。
  江子卿正准备把这事默默烂在肚子里,却不料刚走到自己府上大门口,就嗅到一丝异样。
  他转身就准备逃,步子还没迈起来,下一秒江子卿的后领子就被人给提溜住了:“你这是要去哪里啊?”
 
 
第2章 来都来了
  江子卿不用回头都知道这略带怒气的声音是谁的,他挤了挤嘴角,挤出一抹尴尬的笑:“母……母妃。”
  “还知道我是你母妃啊!”长公主冲着身边的府卫使了使眼色,“去,带世子洗漱,一会把世子带到后院来。”
  几个人一拥而上驾着江子卿就往里走。
  江子卿都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就被人洗洗漱漱了一番,然后又被上赶着去了后院。
  刚到后院江子卿就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完,又要被催婚了。
  没等自己家皇祖母和母妃开口,江子卿就凑到了太后的身边,准备先下手为强:“皇祖母,孙儿还不想成婚,有那些时间孙儿想多陪陪您。”
  太后又无奈又宠溺地拍了拍江子卿的脑袋:
  “卿儿,成婚和陪皇祖母一点都不冲突。这顾将军的女儿,文韬武略,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听闻容貌更是美若天仙,你来都来了,便看一看罢。”
  她语气虽轻,但江子卿却从她话语中听出了不容抗拒的意味。
  他知道自己皇祖母对自己疼爱是真,不过有些事,也是不容置喙的。
  江子卿别别扭扭地坐到了太后的旁边,放软了态度:“那就……只看一眼,若是不像传言的那样,我即刻便走。”
  长公主见江子卿老实了,无奈地叹了口气——自己是治不住这个儿子了,幸亏有人能压得住他。
  “那便去请顾姑娘吧。”
  也不知是不是为了应景,一阵春风拂起,露出那人白色的衣袂和乌黑的青丝。此人仙柳细腰盈盈一握,细嫩的肌肤更是吹弹可破,白皙似瓷的脸蛋上五官精致至极,说是美若天仙一点也不为过。江子卿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卿儿?卿儿?”
  太后见自己孙儿痴痴的表情,笑容意味深长。她轻轻拍了拍江子卿的手背,提醒他不要太过于失态。
  只听美人缓缓开口:“昨日一别,没想到今日在亲王府便再见了,缘,真是妙不可言呢,你说是吧,世子?”
  顾倾城这莞尔一笑,江子卿却看得心里一阵发毛:“你……!”他‘豁’地站起了身,指着顾倾城刚想说点什么,余光瞥见了太后,话锋一转,三步并作两步上前去轻薄地拍了拍顾倾城的手:“昨晚唐突了姑娘,还请姑娘不要怪罪。”
  江子卿这话一出,整个院子瞬间安静了下来,太后和长公主脸上又惊又喜。
  两人对视一眼,太后开心地开了口:“既然你们俩之前见过了,那便好生聊聊罢,哀家有些乏了,静儿你扶哀家去休息一会。”
  “恭送皇祖母。”
  “恭送太后,长公主。”
  目送两人离开,江子卿瞥了一眼身边的下人:“下去吧,本世子有些话想单独和顾姑娘聊聊。”
  转眼后院就被清空了,江子卿一步一步向顾倾城b1近:“顾倾城?顾将军的女儿,呵,顾将军若是知道他的宝贝女儿昨夜去皇宫偷了东西,会不会当场气绝?”
  顾倾城绝美的脸上展露出了一抹惧色,她目光一边到处瞟,一边后退——被揭露真相似乎让她很慌乱:“世子……我可是太后请来的,若是我在这里出了事,太后那边,您恐怕不好交代吧。”
  虽然顾倾城努力想让自己冷静下来,但语气里略微的颤抖却暴露了她内心的恐惧。
  “交代?”江子卿伸手抬起了顾倾城的下颚,“托顾姑娘开口攀亲的福,我相信刚才的事情足以让皇祖母为咱们定下婚约了,那我对自己的夫人随便做什么都不为过吧?”
  如婴儿般细嫩的手感瞬间将江子卿拉回了昨晚,江子卿不由得盯上了那因为紧张而略略轻启的薄唇——像是有魔力一般吸引着他。
  本来也不是什么正气凛然的主,江子卿几乎没怎么犹豫,对着那双薄唇就吻了下去。
  花开满园的院子里,一白一红两个身影拥在一起,微风拂起,两人的衣角交缠在一起,画面唯美而旖旎。
  突然,江子卿猛地推开了顾倾城,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语气中还带着一丝愤怒:“你……!你居然敢咬我!”
  说着,江子卿伸手就要去掐顾倾城的脖子,却没想到顾倾城只是微微一个侧身就躲开了他的进攻,江子卿瞬间失去重心。
  随后她轻抬右脚对着江子卿的屁股就是狠狠一踢。
  瞬间,江子卿就飞扑了出去。那力道极大,江子卿只觉钻心的疼。
  “你……!”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江子卿却看见顾倾城的脖子有些不对劲,陷入疑惑。
  顾倾城看着江子卿一副狼狈的样子,理了理并不凌乱的衣襟,缓步走到趴坐在地上的江子卿面前,看着他嘴角的血,顾倾城又舔了舔自己唇角那一丝殷红:“我什么我?世子说我昨夜去皇宫偷了东西?你可有证据?”
  顾倾城笑得好看,自顾自继续说道:“昨夜我可一直在府上呆着,一整个将军府都可以为我作证。”美眸一扫,顾倾城瞬间英气b1人,“再说了,小女子虽为将军之女,却只会一些防身之术,又哪有能从守卫森严的皇宫中逃出来的那般武艺?”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