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恐怖灵异 >

怪物(变态心理学) 作者:滑孙头(六)

时间:2022-08-30 22:14 标签:
们头顶上吹,光是看上去就觉得十分危险。 刘爱国心里打着鼓,昨天下午他就该上山,但是半路张琳肚子疼,他担心肚子里孩子有问题赶紧就带去医院了。 对于媳妇怀孕这件事,他没跟刘大娘说,主要担心孩子又是个女的,刘大娘会逼着打胎。这种事情农村里常见,没
们头顶上吹,光是看上去就觉得十分危险。
  刘爱国心里打着鼓,昨天下午他就该上山,但是半路张琳肚子疼,他担心肚子里孩子有问题赶紧就带去医院了。
  对于媳妇怀孕这件事,他没跟刘大娘说,主要担心孩子又是个女的,刘大娘会逼着打胎。这种事情农村里常见,没办法,重男轻女的思想太重。
  他还记得好多年前有个老人家把刚出生的孙女儿给丢河沟里,那天也和今天一样,天降大雨,沟里积满了水和泥浆,女娃的脑袋在水里起起伏伏,就和破气球一眼,就快没了。
  那女娃命大,仰躺在沟里哇哇大哭,路过的人看了一眼,路人不忍心一条活生生的命就这么没了,把裤腿挽起来下了沟,把女娃救了,带回家养大。
  那时候他还小,也不知道那女娃怎么样了。
  刘爱国突然笑了下,值得高兴的是,昨天找卫生所里熟悉的人给看了B超,这次是个带把的,他-妈听了,一定高兴,对他媳妇态度肯定也会好。
  手心手背都是r_ou_,他不想左右为难。
  想到这里,刘爱国眯了眯眼,抬头看天,冰冷的雨水拍在脸上,眼前的景象模糊一片,他抹了一把眼镜上的水,又重新往上看,刚好像看见山顶上有什么人在冲他招手。
  他在定睛看去,就瞧见山顶上有棵大树摇晃着光秃秃的枝条,摇摇欲坠眼看就要掉下来了,他吓了一跳,慌忙朝前面喊了声:“小心!”
  前头是对老夫妇,还没回过神,问了句:“电话通了没?”
  还没听见下句,就听见震耳欲聋的咆哮声,泥石流像奔腾的野兽跟着大树混着泥土,从山顶狂奔而下,刚刚那对老夫妇眨眼之间,像被揉碎的纸片还没来得及尖叫被冲下了山,公路从中阻断。
  眨眼间,山摇地动,面目全非。
  所有人被吓得呆愣在原地,脚底下还微微震动,他们一时间不知所措。
  不知道人群里谁喊了声:“快逃啊!”
  人群瞬间开始S_āo动起来,厉声尖叫。离着刚刚断裂处最近的人,脸色惨白,慌忙冲进车里开始疯狂倒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震惊在泥石流突然爆发的一刻,庆幸于刚刚没被冲走,下一秒却被卷入了车轮下,喷溅出红色的鲜血,还有碎成泥的r_ou_屑。顺着轮胎“呜呜”刺耳的咆哮声,公路上留下一道道鲜红的血迹,昏黄-色的泥水夹着鲜红的血水,蜿蜒流淌而出。
  恐怖的声音四处想起,惨叫声,痛哭声,慌乱的逃跑声,还有不时山上发出的刺耳哀鸣声,都变成了悬在头顶的一把锋利刀片,随时会落下,夺走人的x_ing命。
  灾难面前,所有人都变得癫狂了起来。
  拍打车皮的声音疯狂地响起,像是催命符一样,刘爱国的媳妇躲在车后座上瑟瑟发抖,刘爱国脸色灰白。他们的车早在泥石流发生的一刹那就开走了。
  刘爱国迅速钻进车里,把车迅速开入后面的开阔路道,现在前面的场景已经变成了一场修罗地狱秀。
  刘爱国握着方向盘,眼前的玻璃里露出她惊慌失措的脸,他弓着身朝车窗外看去,就瞧见山顶又一颗小石头在微微颤动,他猛地叫了声:“媳妇!”
  他媳妇张琳慌忙抬起头,还没等反应过来,下一秒刘爱国快速冲下车,打开车门把她拖在了地上。一阵剧烈的疼痛席卷而来,细碎的石子碾破细嫩的皮肤,暴露在外的表皮立刻出现一道道血痕。她凄厉地尖叫一声,就听见刘爱国疯狂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快跑,泥石流又要来了。”
  泥石流对于城里人可能不太熟悉,对于在山里住着的人,太了解了,如此大的暴雨,产生的泥石流里含着粘稠的泥土,锋利的石块,从山谷中呼啸而出,瞬间就能把人覆盖进去。
  濒临死亡的时候,人的潜力会爆发到极致,有人可以撑起一辆车,有人会跑出闪电的速度,没人能解释原因。刘爱国媳妇,一个挺着六个月大肚子的女人,刹那间,从地上一跃而起,冲在了最前面,这后面的人还搞不清楚前面发生什么,就见着一男一女惨白着脸疯狂往下狂奔。
  张琳还挺着大肚子,一脸的刚毅。
  不出所料,果然片刻之后后面传来轰隆隆的巨响,就像是地狱深处魔鬼发出的狰狞咆哮,混夹着粘稠的泥土石块的泥水穿过狭窄的山谷,倾泻而下。
  张琳疯狂奔跑着,她听见身后不断传来“快”“快”“快”催促的声音。丈夫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镇定着她的心神,满是泪水的脸上全都是要活下去的坚毅。
  眼看就要走入一片空旷的平地,张琳心中越来越兴奋,一只脚就在要踏入红线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声闷哼声,跟着一股腥臭滚热的液体喷s_h_è在后勃颈上。
  张琳瞬间呆住,求生本能让她脚步不停往前奔跑,她脸上全是绝望的泪水,和雨水混合在一起,几乎分不清哪些是泪水,哪些是雨水。
  大自然面前,人类多么的渺小,张琳终于逃出来,她跪在地上嚎啕大哭,下一秒却被人揽进了怀里,她抬起头就看见刘爱国,心情一瞬间大起大落,让她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只是不停摩挲着刘爱国的脸还有身子。
  刘爱国还活着,就是背上被石头打了,有条血糊糊的大口子。他叹了口气,好在张琳的肚子里的孩子相安无事。作为一村之长,身上有官职的刘爱国,很快又参与了救灾行动,他土生土长熟悉山路,带着飞速赶来的武警从石块泥土中救人。
  张琳有些担心,毕竟大雨还下着,说不准什么时候又有泥石流。
  刘爱国让她放心,他不进山,就是在后面指挥。
  事实上他还是跟着进了山,机器在前方开道,很快挖出不少尸-体,奇形怪状,面貌狰狞。
  也有活人,就剩下一丝气了,被后面的医疗队快速弄上担架。
  忽然刘爱国眯了眯眼睛,他指着前方挖出来的一个编织口袋,面露疑惑。
  他拍了拍离得最近的士兵,问了句:“你看那是什么。”
  大山里怎么可能有编织口袋,这口袋外面写的化肥,就更不可能了,守林人也不需要化肥。山里没人住,唯一有人的地方,就在十里路外的村子里。当然也有可能是有人拎着东西丢山林里,什么都有可能,但是说不上来,刘爱国看那编织袋总觉得有点怪异,他看了半晌,终于知道有什么地方怪异了。
(甜梦文:www.tianmengwen6.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