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恐怖灵异 >

夜色逃离 作者:星颐(上)

时间:2022-09-08 17:22 标签: 悬疑 双向暗恋 年下 刑侦 双向救赎
文案: 段烨/梁夜VS谢离 背景复杂的直球刑警VS谜一样的清冷美人眼科医生 *主角有瑕疵,非完美人设,不喜欢及时退出,谢谢! 十年前,盲人谢离陷入一场绑架案,而警队高层领导人的儿子段烨,为救谢离身陷险境,自此之后两人成了生死之j_iao。 不久,段家被人
 文案:
  段烨/梁夜VS谢离
  背景复杂的直球刑警VS谜一样的清冷美人眼科医生
  *主角有瑕疵,非完美人设,不喜欢及时退出,谢谢!
  十年前,盲人谢离陷入一场绑架案,而警队高层领导人的儿子段烨,为救谢离身陷险境,自此之后两人成了生死之j_iao。
  不久,段家被人诬陷,一家三口全部死亡。
  十年后,眼科医生谢离意外受一桩无主心脏案牵连,这时刑侦组长梁夜认出了他。
  原来十年前段烨没有死,而是换了个身份活了下来。
  阔别十年,故人重逢却已不识眼前人。
  无主心脏、新型du品、不明自杀、暗网……一桩桩案件与谢离牵扯越来越深,作为专案组组长的梁夜,为查明真相,对曾经的暗恋对象谢离产生怀疑……
  梁夜每r.ì三省:1、谢离跟案件有什么关系?2、我要不要告诉他我就是段烨?3、他到底喜不喜欢我?
  “谢医生,你到底是什么人?”
  “梁警官,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
  *感情线慢热!
  *本文重点不是掉马也不是破镜重圆。
 
 
第一卷
 
 
第1章 热浪
  热浪翻涌的夏天,空气像被涂了胶水一样黏腻,人只要稍稍在街上站上几分钟,便浑身s-hi透。
  去年有个新闻媒体统计了全国各地城市西瓜销量的数据,枰南这个人口不足一千万的南方二线城市,竟然靠吃瓜窜上了全国西瓜销量第一名,其炎热程度毫不夸张。然而,那些辛苦了十几年将枰南打造成“工业旅游城市”枰南市民也是没想到,自己土生土长的城市,一夜之间有了个无比鬼畜又人尽皆知的新名字——“瓜都”。
  相比起那些“帝都”、“魔都”、“妖都”、“古都”等一系列美称,“瓜都”叫起来实在太难听了些,几乎没有枰南人敢承认这个羞耻的称呼。但全国各地的网友们尤其热衷于“夺笋”,不仅仅在网上喊,还要亲自到“瓜都”旅行打卡,尝尝这里的西瓜到底有多甜。所以这个夏天,枰南的瓜农们和卖西瓜的,真是赚钱赚到手软。
  姜秋便是在这一年,赚了些钱。她是个聪明好看的女孩,以前在孤儿院的时候,院长和老师们都说她这般有灵气的女孩子,以后必定嫁入豪门,大富大贵。
  也不知道是不是天生命贱受不起好祝福,“嫁入豪门和大富大贵”她一条没沾。18岁的时候遇到一个以为可以永远的男人,却连人带身被骗得血本无归,还怀了一个没有爸爸的姜恒。
  “为什么他要叫姜恒?”谢离捧着姜秋塞给他的西瓜,一小口一小口吃了起来,吃到嘴角上沾了红色的西瓜汁,他也毫无察觉。
  “因为我叫姜秋,听起来好像只有秋天,我希望他有ch.un夏秋冬,有永恒的r.ì子。”从小生活在孤儿院的姜秋没怎么读过书,但青ch.un期时看过不计其数的言情小说,骨子里有种经过小说浸泡出来的——文艺气质。
  “哦。”谢离双眼睁着,没有焦点地看向前方,他的眼珠子颜色比普通人要浅许多,在yá-ng光下看起来是灰色的。他原先只是随口一问,所以回答姜秋时也没什么灵魂。
  谢离今年17岁,他比姜秋小七岁,两人是同一个孤儿院长大的,颇有点相依为命的意思。
  但在他看来,姜恒这小子,明明就是姜秋的负担嘛!
  “那你为什么叫谢离?”姜秋笑了,定眼看着身旁这个不知不觉已经长大了的男孩,他好像只有身高变了,其他都没什么变化。依然跟小时候初见他时一样,皮肤白白的,头发黑黑的,睫毛长长的,五官出奇的漂亮,像个瓷娃娃般让人怜爱。
  这么好看的人,却唯独有一点不好,谢离的双目无神,是个瞎子。姜秋每天都在恨老天爷没良心,为什么不能给谢离一双能够看见自己美貌的眼睛。
  “或许是我的父母都很感谢我的离开吧。”谢离淡淡道。
  谢离是个早产儿,在母腹中7个月就被生了出来,出生才三斤八两,医院的保温箱住了一个多星期才捡回小命。
  早产的小孩多少有些缺陷。大部分小孩都是从跌跌撞撞开始学会走路的,偏偏谢离在学会走路很长一段时间后,还是跌跌撞撞。他在三岁的时候被诊断出先天x_ing眼角膜发育不良,也就是说他已经开始视物障碍了,走路才会频繁摔跤。谢家夫妇本就穷苦,心想这孩子以后指不定就是个瞎子了,害怕得要命。夜不能寐了好几天,夫妻二人终于想通了,挑了个风和r.ì丽的r.ì子,带谢离逛了商场,玩了游乐园,买了几套新衣服,几盒木奉木奉糖,便将这漂亮娃娃送到了枰南孤儿院的门口。
  那天姜秋爬上围墙捡羽毛球,低头一看,一个小娃娃睁着圆溜溜的两只眼睛的正仰头看她,他把嘴里的木奉木奉糖拔了出来,沾着几丝口水和鼻涕,问姜秋:“吃糖吗?”
  姜秋记得很清楚,那天确实风和r.ì丽,yá-ng光正好,是谢离入住孤儿院的第一天,他的小背包里写了名字和生辰,再无其他。
  “在想什么呢?”姜秋撞了撞谢离的肩膀,一晃十三年,谢离的骨头长硬了不少,膈得姜秋r_ou_疼。
  “没什么。”谢离好像感受到姜秋疼了一般,他伸出手,轻轻揉了揉她的肩膀。
  “今天兰姐来不了帮忙,幼儿园又快放学了,你帮我看看西瓜摊儿,十块钱一个,有人来买你就让他自己挑,然后你收钱就行,我跟姜恒很快就回来。”
  谢离的眼睫毛微微颤抖了两下,他抿了抿嘴唇,深思熟虑了几分钟,才缓缓答出一个“好”字。
  现在看来,明明他才是姜秋的负担。
  姜恒的幼儿园不算远,姜秋走路过去,接到人来回不过半小时。谢离在内心默默鼓励自己,不过半小时而已,他没问题的!西瓜摊是一辆大的三轮推车,谢离沿着车边摸索,将自己的凳子往前挪了挪,估摸着距离应该更靠近这车西瓜了,才稳稳坐了下来。盲人拐杖必须靠在自己的大腿上,他一手摸着拐杖的握把,不时摩擦,手心渗出了汗。
(甜梦文:www.tianmengwen6.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