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武侠修真 >

《羔羊陷阱[无限]》作者:若桃李不言(上)

时间:2021-12-18 23:20 标签: 情有独钟 快穿 无限流
《羔羊陷阱[无限]》作者:若桃李不言 文案: 蔺怀生年轻,漂亮,X1ng格带劲。 他死以后,一场诡异的游戏找上了他。 绑架案中患上斯德哥尔摩的怯懦人质; 身娇体弱,被宰辅夫君豢养也软禁的待嫁新娘; 众叛亲离深陷泥潭的慈悲菩萨; 每一次抽身份牌,他的牌
  《羔羊陷阱[无限]》作者:若桃李不言
  文案:
  蔺怀生年轻,漂亮,X1ng格带劲。
  他死以后,一场诡异的游戏找上了他。
  绑架案中患上斯德哥尔摩的怯懦人质;
  身娇体弱,被宰辅夫君豢养也软禁的待嫁新娘;
  众叛亲离深陷泥潭的慈悲菩萨;
  ……
  每一次抽身份牌,他的牌运都奇差无比,
  但蔺怀生都有本事扭转乾坤赢得漂亮。
  他恣意,清醒。
  就有人无师自通为他疯得彻底。
  阅读提示:
  ①运气很坏但赌徒心态,杀疯全场的漂亮美人受x痴汉得无师自通,老婆在哪我在哪的游戏主宰攻
  ②文中部分设定灵感来源于剧本杀游戏和各类侦探角色扮演游戏综艺。
  ③前期切片攻,有酸爽修罗场。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无限流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蔺怀生 ┃ 配角:游戏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小羔羊,过大关。
  立意:在逆境中勇于奋斗,认真拼搏。
 
 
第1章 斯德哥尔摩(1)
  蔺怀生的人生很短。
  但他的年轻与漂亮,以及像烈驹一般肆意的心X1ng,叫他的这一辈子那么令人过目难忘。
  也因此,死后不得安生。
  他陷入了一场诡谲奇异的游戏。
  ……
  【近日,发生一场恶X1ng绑架案。绑匪共挟持了五名人质,并有两名人质先后遭到残忍杀害。罪犯将人质的视频公布网络,联邦所有民众都为之震悚。警局不断接到报警电话,但对案件的侦查始终没有得到重大突破。剩下的人质情况愈发不容乐观,没有人知道绑匪的真正目的是什么,除了绑匪真正对峙的联邦政府……】
  【欲望与罪恶,是人X1ng永恒的荆棘劣根。】
  【你,是仅剩的三名人质之一,内向、怯懦、痛觉神经异常敏感的亚裔青年。
  现在,是一个因被殴打导致失明,对绑匪患有斯德哥尔摩症状的病人。】
  ……
  第16个小时。
  对于一个痛觉敏感的人来说,可谓是极限了。蔺怀生从未感受过如此剧烈的疼痛,像一把钢刀插在脑子里反复搅动,让他进入到副本后不得不好好缓一缓。
  这个y1n暗的屋子里统共还剩三个人。人质的状态都不算好,绑匪对于人质的态度粗暴且漠然,他并不直接和人质交流,他们这些人质只是谈判的筹码,用来和联邦政府博弈。
  当靴子踩在水泥地上的脚步声响起,意味着绑匪的再次到来。
  他的身形十分高大,过190cm的身高,身体的每一寸骨骼与肌肉都蓄着恐怖,像西伯利亚平原最凶野的狼。此刻,这个男人隐匿在黑暗的门边,冷漠地来回扫视屋内情况。三个人质四肢都被牢牢束缚,并戴上眼罩,这使他们横躺的样子像毫无尊严任人宰割的祭品。但这个男人这么做,并不是惧怕他们看清屋内的情况或是他的样子。相反,每一次挑选人质拍摄视频时,他都会为人质们摘下眼罩,露出他们最完整的凄惨模样。而当他不需要这些人质时,光是什么也不能看见的黑暗,对于这些人来说已经是种酷刑。
  今天,随着视频的发酵,群众的恐慌、担忧与愤怒迎来了高峰,但绑匪与联邦的谈判却陷入僵持。男人这会的巡视,俨然是挑选这一次的祭品。气氛无疑得凝滞紧张,男人迈步进到屋内,三两下走到了两个人质面前,拽下他们的眼罩,端详,挑选。
  此前有五个人质,男人已经杀了两个,他决定今天再牺牲一个筹码。如果不够,就杀光了之后再劫持新的人质。但要使联邦退让,男人打算挑一个瘦弱、会喊痛的,这时他想到屋子里还有一个羔羊。
  “它”,是连同先前被杀掉的所有祭品中最脆弱的,男人犹记得对方惊恐到在他手里瑟瑟发抖的样子。他应该是成年人,但如同初生的羔羊,毫无威慑力,连挣扎反抗都不敢。在遭受痛苦时,瞳仁会极度放大,眼眶泪潸潸地簇簇掉泪,反而让人生出更大的破坏欲。
  男人扔开手里的人质,脚尖一转,去找他心目中最完美的羔羊。
  羔羊独自瑟缩在最昏暗的角落,他听到了男人越来越近的脚步声,颤抖但无处可逃,最后只蒙骗了自己,把头深深地埋进双膝内。男人居高临下,昏暗的光线并不影响他将这个最柔软的颅顶,因为是羔羊,连毛发也是细软的,在后脑打着一个发旋。
  男人心中有一种奇异的撼动,他一言不发地打量这个青年。但或许对于这个心理太脆弱的青年来说,穷凶极恶的绑匪此前对他的所造成的身心伤害,已让他风声鹤唳,哪怕只是这样静默的注视,都是施加在他身上的酷刑。
  男人的心态,由嘲弄近乎到觉得有几分好笑,为这个羔羊颤抖到几乎濒死的可怜姿态。于是,男人放纵自己流露出几分恶意,刻意用沉默来捉弄这个走投无路的主的孩子。但也仅限于此。猎食者不对食物起怜悯,男人伸出手,掐着羔羊的两颊,迫使他不能拒绝地抬起头。
  指腹的触感很奇妙,说他是羔羊,此刻手却更像是穿过一道羊Ru的Nai帘,男人忍不住探究地掐得更重,哪怕听到了羔羊的呜咽。直到他摸到面颊的颧骨,才又恢复最初的力道。也许是亚裔的缘故,他手掌扼住的这个生命这样年轻又美丽,也许是主在塑造所有亚裔的孩子时的偏爱,也许仅仅只是对眼前的这个孩子偏爱。但男人的好奇心到此为止,在他的认知中,羔羊除了初生的美丽与纯真,就在死亡时哀啼最美。
  男人就这个姿势把羔羊从地上抓起来。这个可怜的孩子,干涸的双唇不停地颤动、嗫喏,但他仿佛告饶错了人,声音那么小,也不知道哪一位仁慈的主能聆听到他的祈求。男人凑近了,才听到对方在说什么。
  “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求求你……”
  “我很乖,不要打我。”
(甜梦文:www.tmw818.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