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表弟凶猛+番外 作者:巫哲

时间:2022-03-20 01:27 标签: 都市情缘 强强 近现代文
文案 哥怎么了,就是喜欢,玩火怎么了,暖和! 保证HE。 内容标签:强强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战宇,左航 ┃ 其它:兄弟 第1章 泡面,咖啡,烟。 左航把腿搭在办公桌上,看着眼前的加班三宝。 泡面已经吃了三碗,咖啡四杯,烟半包,但加班要干的活

 

 
 
    文案
    哥怎么了,就是喜欢,玩火怎么了,暖和!
    保证HE。
    内容标签:强强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战宇,左航  ┃ 其它:兄弟
    
    第1章
    
    泡面,咖啡,烟。
    左航把腿搭在办公桌上,看着眼前的加班三宝。
    泡面已经吃了三碗,咖啡四杯,烟半包,但加班要干的活还差得远,电脑屏幕上显示的各种纷繁复杂的代码告诉他,今儿晚上算是报销了。
    背后的庄鹏一直在转椅子,左航半根烟的功夫里数了一下,这哥们儿转了能有五十来圈才终于停下了,他回过头:“接着转,再来半小时您就可以去考飞行员了。”
    “这活没法干了,”庄鹏腿一蹬桌子,滑到他身边往他桌上拿了根烟又蹭着回到自己位置上,“这种破玩意儿也就原来技术部那帮老孙子能写得出来,还好意思让咱改,还不如重写呢。”
    左航笑了笑没说话,把腿往电脑屏幕一边一条搭着,键盘往自己面前一拉,继续干活。
    “我发现你每次加班都爱这个大劈叉的姿势,”庄鹏回头瞅着左航,左航的腿挺长,往桌上一撂都踢到对面的机子了,“有快感么?”
    “别废话,”左航的手在键盘上敲着,“这样我感觉这些代码都是我一个屁一个屁嘣出来的。”
    半夜三点的时候,庄鹏的肚子咕噜了一声,接着又一蹬腿滑到了左航身边:“泡面。”
    左航指了指桌上三个空了的泡面碗:“挑吧。”
    “靠,”庄鹏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腰,“我上老大办公室找找吧。”
    “给我顺一碗。”左航发现每次加班,困不是最难受的,肚子里那种总是y-in魂不散的饥饿感才最让人欲仙欲死。
    庄鹏刚走到老大办公室外面,左航的手机突然响了,裘老先生的声音在空荡荡的技术部办公室里回响——包龙图……
    庄鹏直接一脑袋磕在了老大办公室的玻璃门上。
    “打坐在开封府……”左航往后一仰脖子,跟着唱了一句,想接着再唱一句尊一声驸马爷细听端的,但从屁兜里摸出手机看了一眼,这大半夜的电话居然是老妈打来的,他赶紧接了,“妈?”
    “你在家还是在公司啊?”老妈的声音听着很是洪亮,一如既往地具有极强的穿透力,这让左航松了口气。
    “在公司加班。”
    “你马上去一趟派出所,带上钱,快,”老妈立刻下了命令,“你弟弟出事了,你去领一下人!”
    “我弟?”左航把手机从右边耳朵换到了左边,一下没反应过来,“我上哪儿来的弟弟?”
    “你表弟啊,二舅家那个小子,苏战宇啊,在咱这边上大学,这还不到一学期了就进局子,”老妈边叹气边一连串地催,“你快别磨蹭了,拿上钱去领人,麻溜儿的!”
    老妈的电话挂断了之后,左航迅速从记忆深处的某个旮旯里把这个表弟给扒拉出来了,没错是叫苏战宇,不过他记起这人的第一反应是,狗蛋。
    狗蛋当然不是大名,连小名儿也不是,这是左航给表弟起的名字,直到现在他都觉得当时的表弟是唯一能完美地诠释这个名字的人。
    他顺手抢了庄鹏的钱包跑进电梯里,除去狗蛋这俩字,他又搜索了一下以前每年寒暑假去姥姥家时的记忆。
    鼻涕王。
    二舅一家一直跟姥姥姥爷一块住在乡下,左航上高中之前每次放假都跟老爸老妈去乡下看望老人,顺便就能见着表弟。无论春夏秋冬,这小子永远都拖着鼻涕,穿着一身不知哪家大孩子不要的旧衣服,袖子上都是亮晶晶的鼻涕嘎巴。
    这些鼻涕嘎巴让左航每次接过表弟给他的苹果时都不敢直接上嘴咬,总得趁着没人看到,跑去厨房重新洗过才敢啃,就这样,他还是觉得自己每个假期都吃了很多鼻涕嘎巴。
    车子开出停车场的时候,左航还有些茫然,这个叫狗蛋的鼻涕王现在居然就跟他在同一个城市里念大学?这事他完全没听说过,自打念了个要人命的重点高中之后,他的每一个寒暑假都沉浸在各种销魂的补课当中,高三之后就更是很少回去了,对狗蛋的记忆也淡了很多。
    只记得大三时姥姥过世,他回乡下时还见着狗蛋了。
    那会狗蛋还是老样子,也没什么大变化,在他看来,连个头都没怎么长,都上初三的年纪了,还是又黑又瘦,加上狗蛋跟姥姥感情深,哭得都快抽过去了,所以在左航的印象中,他连拖着鼻涕这点都没变。
    就这么一个人,居然也念大学了,还进局子了。当然,这两者之间没什么必然的联系。
    左航到了老妈说的那个派出所,车还没停稳了,老妈的电话又追了过来:“怎么样啊,受没受伤?伤没伤别人?严重吗?”
    “我还没见着人呢,刚到,一会处理完了我给你去电话,你别着急。”左航挂了电话走进派出所。
    一进门他就愣住了,一个小警察捂着鼻子一脸苦大仇深的痛苦表情坐在椅子上,面前还放着纸和笔。地上一溜分两拨蹲了十来个人,一屋子酒味带汗味儿熏得左航差点没把晚上吃的几碗泡面全吐出来。
    这味儿比当年他们宿舍死了耗子还震撼。
    左航刚想跟那个小警察说声哥们儿您真不容易,地上有人听到脚步声抬起了头,盯着左航看了一眼,突然一跃而起,直接蹦到了他面前:“哥!”
    直逼到眼前的这张脸因为距离太近而让左航眼睛差点对到一块,光看见一排白牙了,他抬手挡住这小子继续向前的势头,迅速地调整了一下俩眼珠子的间距,才算把这人看清了。
    挺顺眼的一个小伙子,用他们技术部的部花,三十六岁的胡姐的话来说就是,好孩子,模样真不错,姐真后悔早生了二十年啊。
    “狗……苏战宇?”左航瞪着这个比自己高了小半个头正呲着白牙冲自己乐的小子,无论如何也没能跟狗蛋联系上,又黑又瘦还挂着鼻涕的狗蛋呢?
    苏战宇脑袋上顶着一块沾着血的纸巾一个劲儿点头:“哥,你一点没变啊!”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