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马甲众多的我在校草面前翻车了——空乌(4)

时间:2021-01-01 14:34 标签: 甜文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强强 欢喜冤家 空乌
嗯,出去玩儿,褚弈忍不住乐了,弹了他脑袋一下,你那个成绩,上课有个屁用,我给你找补课老师单独讲吧,别挣扎了。 何余很想挣扎,但手机响了一声。 潜水鸭?向您转账500元。 何余瞬间闭嘴。这个课,也不是那么需
  “嗯,出去玩儿,”褚弈忍不住乐了,弹了他脑袋一下,“你那个成绩,上课有个屁用,我给你找补课老师单独讲吧,别挣扎了。”
  何余很想挣扎,但手机响了一声。
  “潜水鸭?”向您转账500元。
  何余瞬间闭嘴。这个课,也不是那么需要上。
  “咱打球儿去吧,”李劲航伸了个懒腰,一米九的身高罩下一片阴影,脸上写满了“全世界都欠我钱”,“靠这儿待着要瘫痪了。”
  “打球儿?”辛涛吸着草莓汁,桃花眼斜了他一眼,“去丁文林他爸开的那家?”
  “操,”李劲航眼睛一瞪,“干|他妈的,咱什么时候给这王八羔子堵住抽一顿,想想就憋气!”
  “可别憋坏了,”褚弈喝掉最后一口,扬手,奶茶杯划过一道漂亮的抛物线,越过学校的铁围栏,准确无误地砸到了校外路过的一个人脑袋上,罪魁祸首唇角上扬,心情愉快地说:“现在堵吧。”
  “操!!!谁他妈扔的?!”围栏外被砸的男生大高个,但瘦的跟竹竿似的,穿着白T,扬了半杯脏脏奶茶,已经黄了,此刻正暴跳如雷地望过来。
  何余的注意力却被他身后的人吸引了。
  老猪佩奇?
 
 
第5章 
  丁文林今天原本喜气洋洋,因为他前几天阴了褚弈那个狗逼,居然还他妈成功了!
  今天特地来一中门口嘚瑟。
  结果刚走到围墙边上,还没开始嘚瑟就让人兜头泼了可身奶茶。
  抬头,那张比他好看不知道多少倍的脸正要笑不笑地看着他,气死人。
  “操!褚弈你他妈眼睛有毛病吧!”丁文林看着眼前的围栏,很有底气,“瞎逼!”
  褚弈这边比他有派多了,根本不用正主吱声,李劲航直接上前,一脸的我日你妈,祖安发射:“丁文林你他妈欠|操了吧?!长得跟他妈没妈的傻逼似的!你妈生你的时候就他妈忘给你生个脑袋了!狗逼!”
  丁文林,完败。
  何余确定那个叫丁文林的细腿野山鸡身后站的是老猪佩奇,偏偏头拽了拽褚弈的袖子。
  褚弈低下头,耳朵靠近:“嗯?”
  何余踮起脚在他耳边小声说:“那个戴墨镜的男的,我前几天看见他从我家小区出去,手里拎着钢管,还染着血……然后我就捡到你了。”
  褚弈郑重地点点头。
  何余也点点头。
  两个人颇有一种一切尽在不言中的默契。
  丁文林几乎是一瞬间就注意到了站在褚弈旁边的Omega,两个人贴在一起,还当着他的面咬耳朵,没一个正眼看他的!
  “我听说,一中叱咤风云的校草,前两天,被人堵了?”丁文林嘴角勾起一抹笑,弧度没控制好,抽筋了似的,还自以为很帅地继续勾。
  他故意在Omega面前揭Alpha的短,长满青春痘的脸上全是不合符年龄的阴损得意。
  “孙子,胡言乱语什么呢,”辛涛拿着草莓汁,桃花眼眼尾笑得飞起来,“自从你前女友甩了你倒追褚弈之后,你跟失智了似的,用不用我给Alpha急救中心打个电话,就说你要为爱走钢索,意图不轨。”
  丁文林瞬间恼羞成怒:“你他妈别瞎几把逼逼!”
  “你随便抓个人问问,都看见她跟褚弈告白了,买了那么大一束玫瑰花呢,”辛涛一脸虚伪的同情,“他都没给你买过吧?可惜了,褚弈有O了。”
  “辛涛,我草|你妈!”丁文林忍无可忍,一巴掌拍在围栏上,“哐”的一声。
  辛涛耸肩,欠揍地笑:“玩玩就扬沙子。”
  何余跟褚弈一个矛盾激发点一个激发点他男朋友,此刻却像两个看戏的,手拉手靠在一边儿说小话。
  “这个人是谁啊哥?”看周围人把目光投过来,何余适时开口。
  “谁知道呢,长得这么磕碜。”褚弈漫不经心地抻平了他的校服领口,拍了拍,连个眼角都没递过去。
  “确实……”何余捂住镜片一把把头埋到他肩膀上,声音颤抖,“太磕碜了!”
  丁文林:……你他妈穿的跟套麻袋似的你好意思说我!
  褚弈一脸心疼地拍着他后背,用所有人都能听见的声音说:“呼噜呼噜毛,吓不着。”
  丁文林:“……操!”
  上课时间,周围除了他们一个学生都没有,丁文林左右看了看,对身边的老猪佩奇说了句什么,一群混混忽然开始爬围栏。
  何余仿佛看见了一群栅栏僵尸。
  “褚弈,别以为你还能猖狂多久,”丁文林盯着他,视线像一条毒蛇,“你迟早得付出代价。”
  “哦,什么代价?”褚弈敷衍地回应,眼睛还看着何余,两个人视线缠缠绵绵,马上要化成蝴蝶飞走了。
  “……你他妈早晚得死!”丁文林叫嚣。
  “哦,”褚弈屈尊降贵地给了他第一个眼神,宛如在看一个傻逼,“这个知识点记得好,人终有一死。”
  工具人何余同志适时点头,得到褚弈奖励地拍拍肩。
  丁文林,丁文林要气死了,指挥流氓们:“快点儿!”
  何余看了看,混混有六个,目测三个后腰别着刀,他们五人组,四个战斗力爆表的顶A,一个BUG——他。
  完全没压力的战斗。
  流氓们虎视眈眈,挂在围栏上死死盯着他们,气氛忽然多了几分紧张。
  褚弈伸手揽住他,把他脑袋压在自己怀里,安慰地拍了拍,低声说:“他们打不过你男朋友。”
  何余郑重点头,尽职尽责地窝在怀里当弱不禁风的小娇娇。
  就在流氓们跳下来的一瞬间,远处忽然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咆哮:“都给我站住!!!一个都别想跑!!!”
  何余浑身一激灵,转头。
  他们教导主任曾广弘带着十来个校内安保人员冲了过来,一个不落,连校外指挥的丁文林一起,全员抓获。
  “你们几个怎么回事儿!”曾广弘指挥完混混们,转过头抽空审褚弈,“逃课是不是?逃课是不是?我说多少次了!要么别逃!逃课就别被我抓住!就是记不住!”
  何余:?
  褚弈忽然乐了,走过来,特哥俩好地拍了拍曾广弘的肩膀,何余都感觉褚奕下一秒能从兜里掏出盒华子递过去。
  “这不是为了校园安全着想,我特意蹲守在这,怕这群混混伤害同学。”褚弈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何余自愧不如。
  “哦,”曾广弘瞪着眼睛,“那我还得夸你善良啊?”
  “谢谢夸奖,别这么客气。”褚弈一脸那怎么好意思地搂住他肩膀。
  “滚去上课!”曾广弘拍开他的手,刚要转回头,余光发现一颗陌生的脑袋。
  “你,站住。”
  何余收回要溜的脚,本本分分地转身鞠躬:“主任好。”
  “你干什么来了?怎么不上课?”曾广弘问。
  “我低血糖,褚哥请我喝饮料。”何余厚镜片下的脸老实巴交的,平时因为信息素特殊也从不外放,看起来更像个弱鸡Beta。
  “低血糖去校医务室,”曾广弘满眼的混混,摆摆手打发,“都回班,再逃课一人五千字检查。”
  何余小声说是,剩下四个懒洋洋地嗯嗯啊啊地答应了,然后转身朝教学楼相反的方向走,走两步就被曾广弘发现了,又挨个逮回来,亲自送回了班。
  何余第一次有这个待遇,深感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这四个大A就算给学校拆了应该都没啥事,反正学校建筑有一半都是他们家长捐建翻新的……
  何余回到班正赶上下课,刚坐回座位,李劲航踢了踢他前桌的椅子,不耐烦地说:“咱俩换个座。”
  那位小同学是个Omega,知道他不打O,也不害怕,还哼了一声:“就知道欺负我打不过你。”
  说完拎着书包昂首挺胸地走了。
  何余低头玩手机。
  “还是你想的远,提前给老曾发消息,”李劲航坐到想坐的位置,表情立刻变得愉快,“丁文林那个娘们唧唧的傻逼,敢带混混闯学校,看老曾不扒了他一层皮!”
  “指着你想办法我们尸体都凉了。”辛涛手里拿着一袋草莓干,一屁股坐在了他桌子上,长腿支在地上,模特似的。
  “切,”李劲航不服,顶着一脑袋刺猬似的寸头,拍桌子,“那几个二流子,褚弈一个就能干翻全场。”
  “他能干吗?”程浩言放下手里的书,隔着一条过道,转过头灵魂拷问。
  “……”李劲航语塞,痛心疾首,“褚弈同志,你能不能有点团队意识!你不能因为懒就每次都看着我们一个一个送!送完了你再上!”
  “不好意思,”褚弈自然地从辛涛手里拿过草莓干,打开,放到何余手里,嘴角勾出问心无愧的弧度,“再接再厉。”
  辛涛看了看空了的手,耸耸肩,从桌堂里又拿了一袋出来,给单身兄弟们一人分了一粒儿。
  “你怎么这么抠呢!”李劲航不满。
  “怕你胖了,”辛涛拍了拍他的狗头,看了眼正在演戏演全套亲手喂褚弈吃东西的何余,意有所指地说:“这么多狗粮不够你吃的。”
  可惜李狂犬听不懂,一把抢走他的整袋草莓,全倒嘴里了。
  辛涛:“……傻人有傻福。”
  上课,何余手机帕金森似的震起来,他赶紧关掉震动。
  袁祖宗:你他妈火了!贴吧现在全是你俩的照片!你们居然手拉手去喝奶茶!褚哥买的奶茶是什么味道??和褚哥拉手是什么感觉???从实招来!!!
  袁祖宗:苍天!我还是无法相信,你居然和我冰清玉洁的褚哥搞PY交易!
  袁祖宗:捶地痛哭.jpg
  何余安慰。
  何醉醉:没味道,还不如五块钱一杯第二杯半价的珍珠奶茶好喝。
  何醉醉:拉手的感觉……他手好摸,身上干干净净,信息素好闻,肌肉搂着舒服。
  何醉醉:岁月静好.jpg
  袁祖宗:滚滚滚滚滚!褚哥不干净了!褚哥被你这个老狗逼玷污了!
  何余深刻反省。
  O玷污A。
  想想还真挺刺激。
  何醉醉:要是玷污了,那我就收下了,正好治愈我失恋的伤痛。猖狂大笑.jpg
  袁祖宗:你居然把我褚哥当替身?受死吧!
  何余刚要回复,另一个头像开始闪烁。
  冯哥:今天晚上过来一趟。
  何余果断拒绝。
  何醉醉:我昨天四点下班,今天还去,这位领导,我要猝死了鸭~
  何醉醉:你的良心出了问题.jpg
  冯仓看着那个诡异的“鸭”,觉得对面那个小兔崽子又抽风了。
  冯哥:不行,今天晚上你必须过来,来市中心,有个金勺子,不是你我不放心。
  何醉醉:这位大哥,我连续两个通宵,这不合规矩。
  何醉醉:我在和你讲道理.jpg
  冯哥:你别给我叫哥,我给你叫爹,事态紧急,给你加钱。
  何醉醉:七点到。
  冯哥:。
  何余趴到桌子上抓紧时间补觉。
  为了做爹,他牺牲了太多……
 
 
第6章 
  除了班主任杨增和,其他科任老师何余一个都不认识。
 
 
第二节 化学他和褚弈逃课没听,无从判断化学老师,剩下的语文英语老师都挺好的,物理生物老师稍显严格。
  但多严格的老师都没管趴桌子上睡了一天的“褚弈小团体”。
  何余摇头感慨: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一天的时间一眨眼就睡过去了,何余爬起来揉揉脑袋,都睡做梦了,第一次能没人打扰、不用提心吊胆地上课睡觉。
  真爽。
  “今天晚上不送你回家了,明天早上去你家接你,”褚弈自己没背书包,站起来帮他收拾书,“屁都不会,装这么多书回家卖钱?”
  “还是得看看,”何余一脸委婉的坚强,“多考一分儿也是分儿,拉开好几百人。”
  “哦,”褚弈乐了,揉了把他头发,“真厉害。”

  何余收拾好书包跟褚弈一起往外走,书包背在褚弈肩上。
  普普通通的黑色双肩包,拼夕夕23块钱一个,还送个笔袋儿。
  买的时候光图它能装了,书包太大,他天天都像背个龟壳。
  褚弈单肩背着,宽阔的肩,颀长的身材,嘴角挂着随意的弧度,偶尔撇过来一个眼神都让人心跳发紧,完美hold住了这个看起来傻了吧唧的书包。
  所以那句话说的还是对——时尚的完成度靠脸。
  “我让辛涛送你回家。”褚弈站在校门口对他说。
  “不用不用,”何余低调地站在他旁边,赶紧摆手,“我走两步就到了。”
  他还得等袁里一起走,袁里要是看见辛涛了那还得了,激动得呼吸机都得用上。
  “那边,”褚弈站在他后面,俯身,下巴搁在他肩上,微微偏头,声音贴着耳蜗传进来,“一群人,知道干什么呢么?”
  何余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一群穿着打扮“半社会化”的学生正虎视眈眈地看着他,看见褚弈,又赶紧扭扭捏捏地装作无事发生。
  哦哟,何余手指动了一下,要被高中不良少O堵了。
  “要堵我,”何余顺利入戏,一脸惊慌,紧张地拉住他衣袖,就在褚弈以为他同意被送的时候,何余又说:“哥,我跑得快,没人追的上我。”
  “你他妈是风吗。”褚弈弹了他脑袋一下,气笑了。
  “我是连风都追不上的男人。”何余捂着脑袋乐。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