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得罪救命恩人后+番外 作者:空乌

时间:2021-01-31 04:50 标签: 甜文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强强 欢喜冤家 空乌
文案:转学前一天,心情不佳的任北在巷子里和一个陌生男生打了起来,打的全情投入,想过肩摔却一把拽下对方的袖子后,北哥愣了——男生手臂上的一条疤,和八年前救他一命的恩人如出一辙。北哥在心底里忏
  文案:
  转学前一天,心情不佳的任北在巷子里和一个陌生男生打了起来,打的全情投入,想过肩摔却一把拽下对方的袖子后,北哥愣了——
  男生手臂上的一条疤,和八年前救他一命的恩人如出一辙。
  北哥在心底里忏悔、在没人处抹泪。他找了顾喻八年,再相见,没提感恩,还和人打起来了。
  转学当天,任北光荣地坐在了顾喻旁边,搭讪经验为0,紧张地手都不知道放哪了,张了张嘴,心虚到一头短寸都蔫了吧唧的:“同桌,我,你,你能给我补课吗?”
  刚和任北打完一架的顾喻:“嗯???”
  顾喻在A中一直是有钱有颜的大学霸,高岭之花一样的人设,直到某一天,这朵高岭之花搂住他旁边皱着眉头、像头凶兽似的任北,微微勾唇,笑眯眯的:“敢惦记任北,脑浆子给你打出来。”
  【对外又酷又狠、对攻又奶又一根筋的忠犬受 X 对外温和有礼、对熟人毒舌腹黑、对受又骚又浪的攻】
  内容标签: 强强 花季雨季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任北,顾喻 ┃ 配角:周晨,尤严,马尾姐妹,刘华忠 ┃ 其它:任北,顾喻
  一句话简介:认出对方,该怎么补救??
第1章 
  任北的房间坐着一个不常来的人,让本来暖色的房间有些压抑。
  任国富浑身是火:“我已经给你办了转学手续,A中是市重点高中,你去了那就老实点,别惹事。”
  靠在床头的青年一头短寸额角带伤,闻言皱眉看向他,声音低哑:“别一副施舍谁的样子,我没求着你。”
  任国富被气得心口一堵,“哐当”一声放下手里的茶杯。
  “你这是和你爸说话的态度吗!”
  任北偏头嗤了一声,把目光放在床头柜的相册上,一言不发。
  儿子无所谓的态度让他气血上涌,一时口不择言:“你犯病把人家打了,你还有理了!”
  任北浑身一僵,不敢相信他亲爹能说出这样的话。
  心里那股火从心口一路烧到喉咙,说出的话顶着他爹心窝子:“我犯病?我他妈要是真犯病我能把他脑袋拧下来!”
  任国富也气急了,指着儿子:“你要是再说这种混账话,我先把你脑袋拧下来!”
  气氛僵持,空气里埋着一颗颗□□。
  任北站起来,双目赤红盯着他,手指发着抖,嗓音带上不正常的沙哑:“别特么提这个,我说过。”
  任国富心里一闪意识到自己的口不择言,火气一松,语气却还僵着:“总之,这次我给你把事压下去了。”
  顿了顿,继续说:“A市离家里有一段距离,我在学校附近给你租了一套公寓,你要是喜欢就买下来。周六周日我让小张接你回来……”
  “不用了,”任北打断他,心口好似有一团火横冲直撞着,激起一阵阵狂乱的躁动。
  面上如常,心跳却疯狂地攀升,过多的血液涌进大脑。
  任北思绪凌乱,理智在崩溃的边缘挣扎。
  他的状态任国富不陌生:“早晨的药——”
  又是药!
  眉心一皱,心跳声穿透胸膛直击耳膜,最后一根弦倏然断裂。
  —
  任北飞快地蹬着自行车,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飞过,一圈又一圈。
  大脑像开了锅的水,一片沸腾,粗重的呼吸声震得任北看哪里都像蒙上了一层红色的雾。
  行为和情绪在失控的边缘奔放地越跑越远,越跑越疯。
  他知道,他又犯病了。
  犯病就蹬自行车到处乱跑的毛病还是小时候留下的。
  十岁时家里发生了变故,他刚刚生病,抗拒一切治疗。精神崩溃地从家里跑了出来,坐在桥上想要跳下去。
  所有人都围着看热闹,只有一个路过的男生从侧面把他扑倒抱了下去。
  他当时神志不清,只记得男生和他差不多大,手臂上有一道很长的伤疤,从手腕蔓延到手肘。
  救下他后男生骑着自行车问他家在哪,任北迷迷糊糊地说了地址,坐在后座被男生带回了家。
  他当时状态太差,连一句名字都没问出来就让男生走了。
  这么多年过去,他让任国富找过人,可直到搬离了C市也没有一点消息。
  周围景色飞速转换,天色阴沉沉的。
  任北深吸口气收回思绪。
  如果能再见到那个人,一定,要抓住他。
  他停下车单腿支在地上,看见了一家蛋糕店。
  他没来过这,这一通骑又骑丢了。
  抬起还在微微发颤的右手,用力地攥紧了又松开、攥紧了再松开,不厌其烦地重复了几十遍,直到确定已经冷静下来后才骑到店门口。
  他打算速战速决,买个面包就撤。
  推门进店,蛋糕店特有的让人身心愉悦的甜味极大地治愈了躁动的心脏,一直紧绷着的肌肉也略略放松。
  他喜欢甜的。
  端着托盘从蛋糕区路过,迅速看了两眼后撇过头,克制地咽了咽口水。
  在兜头的老北风里端着蛋糕边吃边单手骑车不太现实。容易糊一脸。
  一直紧绷的神经一放松,他肩膀不小心撞到了个人。
  他没觉得用了多大力气,那人却迅速转过头看着他,一双眼睛深不见底,眼窝深邃,轮廓深刻,皮肤白的缺血似的,嘴唇却嫣红。
  他一米八五,这人比他还高一点。
  刚被治愈的躁动迅速窜了起来,他气血上涌,眼神不耐地瞪了回去。
  对视的瞬间两人脑海里闪过同一个想法——脸不错,眼神欠揍。
  一场战斗蓄势待发,一声尖锐的“抓小偷啊!”突兀地打断了两人的对视。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