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当我篡位失败以后 作者:苍在笙(上)

时间:2022-11-18 09:53 标签: 天之骄子 爽文 仙侠修真 相爱相杀
当我篡位失败以后 作者:苍在笙 文案: 天域大陆,修行者高高在上,凡人如蝼蚁低若尘埃。 遭逢巨难、丧失记忆的少年流落山野,他身份卑微美貌煌煌,引来无数的觊觎、垂涎、算计,不得已被卷入那波谲云诡的风云局势。 直到有一天,他的脸被天域众位高居云端、
  当我篡位失败以后
  作者:苍在笙
  文案:
  天域大陆,修行者高高在上,凡人如蝼蚁低若尘埃。
  遭逢巨难、丧失记忆的少年流落山野,他身份卑微美貌煌煌,引来无数的觊觎、垂涎、算计,不得已被卷入那波谲云诡的风云局势。
  直到有一天,他的脸被天域众位高居云端、至尊至贵的大人们瞧见了。
  权贵甲,吓得当场昏厥。
  权贵乙,汗如雨下,战栗不已,跪地求饶“君、君上饶、饶命……”
  权贵丙,强作镇定,但执剑的手在瑟瑟发抖“逆贼,敢、敢尔!”
  ……
  他这才知道,原来自己就是传闻中两百年前那位谋逆篡位、残暴嗜杀、满手鲜血,天怒人怨,最后被赶下尊位的暴君“魔婪”。上述这些天域的权贵强者,当年都曾被迫跪在他座前哭天喊地指天立下血誓,永生永世为他效死。
  当然,时移事易,现在的他不过是篡位失败的丧家之犬,如今的天域至尊,乃是那位诛灭魔宗六祖,一统天域,创下不世基业的元极帝君。
  这位帝君天纵英才,驱魔宗救世人,缔造万古基业,生平唯一的污点就是两百多年前被独生爱子夺权篡位,沦为阶下之囚。
  已知:帝君两百多年前被儿子篡过位;他两百年前篡过帝君的位。
  所以:他就是……那个不孝子?
  现在的天域至尊,是他亲爹?
  这就……有些尴尬了。
  2022.4.3号开文 晚上八点r.ì更
  cp是妖族太子,爹爹不是cp,那是亲爹
  入V公告:本文2022.5.7入V,届时三更,请大家康康我
  内容标签: 天之骄子 仙侠修真 相爱相杀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江宁 ┃ 配角:某某某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篡位失败的前任帝君继续搞事情
  立意:愿万世开太平
 
 
第1章 孩儿,恭请君父退位
  白玉为阶,穹苍为顶。
  身着银制秘甲的甲兵分作五列,一字排开。
  他们的前方,俯跪着一道身影。
  青袍广袖,衣袂垂地,一头乌发随俯身之姿散落在身周。
  若轻云初动,似旷夜流风。
  上首,俯瞰九天之下的帝君声音微沉 。
  “汝欲如何?”
  双手j_iao叠于冰凉的白玉阶上,青年端端正正的行了一礼。
  用最谦卑的姿态,说出最大逆不道之言。
  “孩儿,恭请君父退位。”
  景华宫。
  珠帘破碎,陈设倾塌,一片狼藉。
  侍者们跪了一地,面上满是仓惶失措。
  作为天域最尊贵的君帝寝宫侍者,除了帝君,他们平r.ì里何曾将他人放在眼中,今r.ì惊变,那架在脖子上的刀锋恻恻,凉意直入骨髓。
  除了惊惧哀惶,再不敢有其余念头。
  满殿寂静。
  楚临雍接过身旁老奴递过来的帕子,低低咳了两声。他面色青白,唇侧染血,端的是重伤难愈虚弱无比的模样,却半点不损风姿威仪。
  质问眼前逆子。
  “怎么?你这是要囚禁本君?”
  楚江宁青袍乌发,若流风溯雪,清雅俊秀绝lun。
  微笑,道:“孩儿岂会行此悖逆之举。只是您走火入魔,神魂受创,不好再费心劳神,前朝一应事宜,自有孩儿分忧,父君且先在此安养便是。”
  似乎想到什么,他的目光落在身旁递手帕的老奴身上,眸色幽深,赞道:“高总管细致妥帖,忠心耿耿,不愧是父君身边一等一得力之人。杀了确实可惜了。”
  突然被这煞星盯上,感受到那蚀髓附骨的杀意。高总管面上故作坚强,实际上拿帕子的手已经微微颤抖。
  楚临雍眸中隐有怒色:“楚江宁!”
  “父君放心。”楚江宁一笑:“高总管侍奉您多年,父君所重念者,我必亲厚之。孩儿可是孝子,又岂会伤高总管分毫?”
  高总管面上的表情有些许凝固。
  神特么孝子!你爹胸口上的窟窿难道不是你捅的吗?这一室肃杀难道不是你折腾出来的吗?
  但得到不被杀的承诺,他还是微微舒了一口气。
  一口气还没舒完,就见到楚江宁施施然转过身,道:“景华宫侍者二百一十三人,除了高总管,一个不留,都给本君杀了。”
  自如的换了自称后,继续道:“即r.ì起,景华宫封禁,非得本君谕令,就连一只灵蚁都不得放出。”
  “儿臣告退。”
  他也不看亲爹脸上的表情,袍袖回风,负手走了出去。
  身后,是得命的甲卫,与一殿内的厮杀惨叫。
  无边地狱。
  高总管紧张的护在楚临雍身前,生怕这场屠杀波及到重伤的主人。
  但不知是楚临雍昔r.ì余威,还是得了楚江宁谕令。
  一切血色,均不及他们身周三尺。
  高总管灵力低微,对昔r.ì同僚的惨状只能微微移过目光,不敢再看。
  今r.ì之事,实在让他惊心骇神。他在君上身边侍奉了三百余年,也算看着殿下从牙牙学语的一个小团子长大的,他从未想过那个素r.ì温软寡言的江宁殿下,居然隐藏得这么深!
  他又小心翼翼的看了君上一眼。
  被亲生儿子如此对待,君上又该是何等心情?
  楚临雍一动不动,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尸山血海,面上表情莫测。
  良久,才嗤笑一声。
  “呵……”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