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典型美弱惨 作者:雀俐(下)

时间:2022-11-18 09:55 标签: 系统 情有独钟 快穿 打脸
第58章 不过是无关紧要的傀儡 由于乔疏月中暑的事, 齐清淮默默的把去避暑山庄的事提前了,不出两r.,皇宫上下都收拾好了出行该携带的东西, 就等着齐清淮的安排了。 皇上,最近的天气越发炎热,您想去避暑山庄了吗? 刚准备吃午膳的乔疏月抬起头, 就看到齐清
 
第58章 不过是无关紧要的傀儡
  由于乔疏月中暑的事, 齐清淮默默的把去避暑山庄的事提前了,不出两r.ì,皇宫上下都收拾好了出行该携带的东西, 就等着齐清淮的安排了。
  “皇上,最近的天气越发炎热,您想去避暑山庄了吗?”
  刚准备吃午膳的乔疏月抬起头, 就看到齐清淮悠然的走了进来, 身后跟着好几个大太监。
  “避暑山庄?可以去了吗?”
  乔疏月眼前一亮,他早就想去那个避暑山庄了,只不过齐清淮一直没提起, 而且一直忙着看奏折,他也不好意思问。
  说句真心话, 他这个傀儡皇帝当得确实挺闲的, 又舒适,咳……
  只不过, 他最近老感觉有人在暗处盯着自己看, 但是这只是稍纵即逝,就如同错觉一般。
  问系统怎么回事, 系统也告诉了他:“是皇族那些忠心的老臣子, 我猜他们最近想要搞事情了。”
  而对于乔疏月这个可有可无的皇帝, 在看到乔疏月对齐清淮「唯唯诺诺」的样子后,很多的大臣都们嗤之以鼻, 保皇党的几个大臣则是恨铁不成钢, 恨不得告诉乔疏月全部的真相,希望乔疏月反抗起来。
  保皇党私下的动作, 齐清淮十分清楚冰掌控了保皇党的行动, 他就像是在看一场可笑的戏曲, 为平淡的生活徒增一些乐子。
  不过这个戏曲看看也就罢了,他必须要在火苗燃烧起来掐灭,一网打尽。
  看着乖巧的盯着自己的乔疏月,齐清淮垂下眼帘,病态白的肌肤碧玉无瑕,在宫殿里呈现出了些许诡异的暗色。
  “早已经准备好了,等您处理完这些奏折,随时可以启程。”
  一边说着,齐清淮就示意身后的人把桌面上的冰冻葡萄拿下去,最近天气越发炎热,乔疏月偏爱吃冰葡萄,吃多了会对身体不好。
  而乔疏月则是眼巴巴的看着那盘冰葡萄被小宫女端走,却不敢出声,因为齐清淮已经走到他的面前,并为他布置膳食。
  抬眸之间,不经意的扫过了齐清淮脖子上的一颗红色小痣,乔疏月想起了昨晚的场景。
  月夜浅雾,栀子花的甜香在风中飘摇,树影婆娑。踏过凹凸不平的鹅卵石,时白时灰,前方有人影晃动,随之传来的是慌乱的脚步声。
  乔疏月脚步一顿,想着贴身伺候的小泉子的话,齐清淮真的会三更半夜约他出来?还是在高和公主的宫殿附近?
  “系统,我觉得好像有坑。”
  刚说完,他就看到一个宫女从拐角处落荒而逃,但很快就被几个太监抓住了。
  系统吃瓜中:“自信点,把好像去掉。”
  它看了眼对面,也猜出了乔疏月被引来这里是怎么回事了。
  乔疏月:“……”
  “放开我!你这个万恶的阉人,你不得好死!”
  宫女冲着前面的人狠狠地吐口水,随即身后的太监就甩了她一巴掌,很快血丝就从嘴角留下。
  瞧见这凶悍的场景,乔疏月吓得立马抖了下,他怎么老是遇到这种事情,他现在是该去救人?还是先跑路?
  不过这个宫女有点眼熟?好像是他殿内的一个二等宫女?叫什么来着?
  “你还是老实呆着吧,我给你隐身了,我怕你知道了太多被灭口。”
  系统叹了口气,这一世的齐清淮怎么老是干这些凶残的事?还老被挑拨离间。
  这时候的系统早已忘了它之前也老是;
  只见一个人从拐角处缓慢走出来,他戴着披风,姿态高雅从容,乔疏月定眼看去,一眼就看出了这人是齐清淮。
  “你倒是跟你主子一般蠢,不知天高地厚。”
  齐清淮面色冷淡,他撩开披风,在坐下之前,就有大太监跪在了地上,躬起身体给齐清淮当凳椅。
  宫女愤恨的瞪着齐清淮,她停顿了一会儿,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她突然仰天大笑。
  “齐清淮,你以为小皇帝就会一辈子听你的话,乖乖的当你的一条狗吗?不可能!你们之间隔着血海深仇,总有一天他像你当初杀他亲人那样杀你!你做不了皇帝,也无法改变现在的局面!哈哈哈……”
  乔疏月站在不远处,也清清楚楚的听到了宫女的话,他的手指抠着衣服,想着这时候他作为宫女说的话的主角之一,他是不是该有一些合理化的情绪和反应?
  系统想了一下,说:“确实哦,要不回去你就做个emo男孩?先抑郁几天?”
  毕竟乔疏月的人设,是个对齐清淮深情不移的大怨种,在这种被信任的人欺骗的情况下,是应该有个被打击到的状态。
  乔疏月:“也不是不可以。”
  “你把小皇帝的羽翼通通折断,那些护他等他的人都被你一一折磨,他什么都不知道,还眼巴巴的围着你转,哈哈哈,天下之主真是太可怜了,他这个可怜虫哪里知道你就是一条吸人血的毒蛇,对他的好都是假的!假的!”
  听到宫女这嘲笑话,乔疏月没什么感觉,因为宫女所说的事情他都知道,原剧情里齐清淮对原主做的事,更加过分都有,所以对比之下,目前齐清淮做的事其实也没什么的。
  他跟系统讨论着:“毕竟等我长大了,齐清淮就会在我身体种蛊,不但失心智,而且一旦产生违逆齐清淮的念头,就会受到毒蛊的噬心之痛。”
  系统默默的叹了口气:“舔狗舔狗,舔到一无所有。”
  想到这,乔疏月默默的捂住心口,到时候他的心脏不会真的被一条虫子咬吧?想想就觉得毛骨悚然,太可怕了。
  齐清淮本就冷淡的神色忽然沉了下来,他蹲下来捏住了宫女的下巴,眸光危险:“看来你是不想你的家人安然无恙了。”
  随后,他松手,拿过手下递过来的手帕,优雅擦手。
  听到此番话,宫女明显是愣了一下,很快就冷笑看齐清淮:“我从小就进宫,我的家人也早就死了。”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