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奇幻 >

提灯映桃花+番外(上)作者:淮上

时间:2022-03-20 01:27 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相爱相杀 恩怨情仇
文案 曾见周灵王太子,碧桃花下自吹笙。 现代都市降妖驱魔文,王八之气爆表每天都被自己帅醒攻 坚强不息怎么打都打不死受,时髦值点满哟!(误到天际) 内容标签:强强 灵异神怪 恩怨情仇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晖,楚河 ┃ 配角:张顺,于靖忠,颜
 
 
  文案
 
  曾见周灵王太子,碧桃花下自吹笙。
  现代都市降妖驱魔文,王八之气爆表每天都被自己帅醒攻 & 坚强不息怎么打都打不死受,时髦值点满哟!(误到天际)
  内容标签:强强 灵异神怪 恩怨情仇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周晖,楚河 ┃ 配角:张顺,于靖忠,颜兰玉,龙九,梵罗 ┃ 其它:大批想当主角的配角及想杀主角的炮灰若干,HE~
 
    晋江金牌推荐
 
    表面上是冰冷寡言的富家少爷,但是楚河的身份却并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夜幕降临,看似宁静的都市妖魔横行,鬼怪肆虐。旧识现身,牵出许多前尘往事。危机仍在,且看王霸之气爆表每天都被自己帅醒攻和坚强不息打不死受(误到天际)如何夫夫协作,在危机四伏的路上碾压各路炮灰。
  作者选材独特,角度新颖,情节叙述自然流畅,一气呵成。故事融合灵异鬼神等诸多悬疑的元素,却丝毫不让人有沉闷之感。刻画人物方面入木三分,登场人物Xi-ng格生动丰满,使情节增色不少的同时,也令读者更加期待故事的发展和人物的命运将是如何走向
    
 
 
    第一卷 H市地生胎事件
  
  第1章 各种族都纷纷表示不喜欢狐狸精 
  
  盛夏午后,金茂大厦。
  红色法拉利风驰电掣穿过大街,继而一个漂亮的漂移,在轮胎“刺啦——”尖响中稳稳停在了大门口。继而一个穿牛仔裤、戴木奉球帽的年轻人走下车,手指无聊的转着车钥匙,在路人或好奇、或羡慕的目光中迈着长腿跨进旋转大门。
  这座建立在市中心繁华地带的商业大厦金碧辉煌,刚一进大厅,冷气就像不要钱般汹涌而来。年轻人站在刷卡安全门前摸了摸口袋,摸摸胳膊上争先恐后跳出来的Ji皮疙瘩,扭头问前台小姐:“美女,忘带卡了,过来给刷一下!”
  前台小姐明显是刚来的,愣愣道:“对不起先生,访客请先登记,请问您要找谁?”
  年轻人半摘墨镜,若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
  他身材相当高,肯定超过了一米八,而且长得很英俊,虽然没露全脸,但那半挑的眉毛、深邃的眼睛已足以让人怦然心动。
  前台小姐脸不由有点发红,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只见他转过身掏出手机:“……喂,哥?我过来找你,没带卡,叫你那个前台小美女给我刷一下!”
  说完他都没等对面人回话,直接就把电话挂了,径自点起一根烟。
  “对——对不起先生,大厅内不准吸烟——”
  年轻人漫不经心道:“就两三口,放心啦美女。”
  “但、但是……”
  就在这时电梯叮的一响,徐徐打开,一个穿黑西装的男子走了出来。
  小姐扭头一看,登时花容失色:“老、老总!”
  虽然被叫“老总”,但楚河其实很年轻,看上去不过三十出头。锻炼良好的身材精干瘦削,穿着剪裁得体的黑西装,白衬衣,面容并不像弟弟那样带着锋利的英俊,而是更苍白平淡一些,不说话的时候显得更加低调,完全看不出是这个财富榜上赫赫有名的集团掌舵人。
  他刷了卡,走出玻璃安全门,站在弟弟面前。
  兄弟俩对视片刻,楚河伸手拿下弟弟嘴里的烟,递给前台小姐。
  “大厅内不准抽烟。”他淡淡道,又对前台小姐吩咐:“他叫张顺,是我弟弟。以后直接放他进来。”
  与平淡长相不相符的是他声音倒很好听,低沉沙哑又非常平稳,带着点风雨不惊的意思。前台小姐紧张得连脸红都忘了,连忙接过烟又连连欠身:“是的老总!对不起,我记住了!”
  楚河对她点点头,转身向电梯走去。
  张顺也跟上去,临走前向小姐挥手:“抱歉啊美女!待会请你喝茶!”
  前台小姐一个踉跄,慌忙看看四周无人,立刻跑到值班室里,手忙脚乱推醒在后面歇午觉的同事:“王姐王姐!我们公司老总有个弟弟?你知道吗?”
  同事睡眼惺忪抬起头:“哦,张二公子嘛,他又来啦?别忘了给他刷卡……”
  小姐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之情:“但我们老总不是姓楚吗,哪来一个姓张的弟弟?还有他长得跟电影明星似的帅你知道吗,王姐!”
  同事立马示意她小声:“作死呢小妮子!你生怕人听不见?!”
  到底年长两岁,同事抬头看了看前台没什么人,才压低声音说:“咱们前任董事长姓张,那张二公子才是他独生儿子——现在这个老总,跟的是母姓,据讲是当年张老董事再婚,夫人从外面带进门来的……”
  电梯平稳上升,落地镜在辉煌灯光的映照下熠熠生光。
  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张顺摘下墨镜,挑衅似的盯着镜子里楚河的脸——他哥哥完全没有要开口的意思,只定定的目视前方,面沉如水,没有半点表情。
  “你不问我来干什么的?”张顺耐不住先开了口。
  “要钱。”
  “噫——我就不能是来看看亲哥的?”
  “要多少?”
  张顺表情一堵,半晌说:“……五百万。”
  楚河终于偏头看了弟弟一眼,“干什么?”
  他的皮肤非常苍白,在灯光下甚至有点透明的感觉。嘴唇很薄,看上去生冷无情,跟张顺那种人见人爱的英俊面孔不同,这样的长相,应该是很难让人生起亲近之意的。
  这样的人,当年是怎么找到人给他卖命,把集团从他老爸手里抢班夺权过来的呢?
  张顺心不在焉的琢磨着,随口道:“玩儿呗。中央乐团那个大提琴手,我上次送她个车,把过年的底子都花光了。这次又闹着要去个什么拍卖会,黄市长他家侄子和几个其他人也在,我估计这次没个几百万下不来……”
  楚河淡淡道:“傅雅呢?”
  “谁?”张顺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哦,你介绍那个教授家的闺秀——我擦她脑子绝逼有病,上哪儿去都揣着本书,玩又不会玩,放又放不开,这种我可消受不来。她那样子我看也就配你最合适了,你俩可以每天晚上裹着棉被谈人生谈理想,哈哈哈哈……”
  楚河一动不动的盯着他弟弟,眼珠在灯光下仿佛琉璃珠子一般透明。
  张顺还不知怕,吊儿郎当的把手肘架他肩膀上,坏笑问:“不是我说啊大哥,她那样子该不会是你直接从自己房里打发给我的吧?你可行行好赶紧收回去,你弟真不缺人伺候——哦对了,别说弟弟不尊敬你,那妞儿我可没动一指头,留着等你呢哈哈!”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