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奇幻 >

踏山河 作者:天蓝色紫雪(二)

时间:2022-05-16 17:14 标签: 天作之合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强强
第54章 新的摩罗
  众人说完,阿卡便带着他们和王子朝着皇宫走去。皇宫内,公主听到了大圣天王的死讯,泪水再也无法抑制,汹涌的从眼中流出,脸上却满是自由的欣喜。
  她倒掉了桌上的美酒,扔掉了袖中的短剑,狠狠擦去了脸上的泪水。
  轻轻说到:\"我哭什么,今天是大喜的r.ì子,我为什么要哭?我应该大笑,尽情的大笑。\"
  说着她收起了悲伤,提起嘴角,满脸笑意的走出门去。
  皇宫众人收到消息后,也都纷纷抱头,放肆痛哭,从心底感受着久违的自由。而民众,失去了他们的神,亲人之间纷纷相拥而泣。
  唐清风几人一路朝皇宫行去,所见之人,皆在抱头痛哭。这些人,用怨毒的眼神看着他们,咒骂他们弑神,咒骂他们来世不得好报。
  江岭几次想冲上前去,将这些咒骂之人狠狠打上一顿,让他们清醒起来。唐清风却拦住了他,摇了摇头道:
  “你打不醒这些自甘堕落之人,我们只能拯救他们的身躯,却无法拯救他们的灵魂,剩下的事情,就j_iao给阿卡吧。”
  “唉!”江岭重重叹了一口气,放下了拳头,不在理会路旁之人。
  “抱歉,让你们受冤了。” 阿卡道。
  “无事。”唐清风回。
  几人回到皇宫,走入大殿,公主正面带微笑的站在那里,迎接着他们的到来。
  他看着唐清风几人轻轻说道:
  “谢谢你们,拯救了摩罗。”
  “不必客气。”唐清风道。
  公主点了点头,然后看向阿卡道:“阿卡,谢谢你。你成功了。”
  “公主。”阿卡看着公主微笑道:“你再也不用受苦了。”
  “阿卡,我没事,过去已经过去了,我们不必苦恼,未来,才是我们该去之处。”公主说道:“国民还未觉醒,我们要做的还有很多,这第一步,便是将他们唤醒。”
  公主说着,看了看王子次旦道:
  “我的弟弟,你是摩罗国的王子,这件事情,还需你来完成。”
  “姐姐,可是,我,我怕。”次旦害怕的说道。
  “次旦,别害怕,摩罗需要你,像个男人一样站起来吧,去承担本应属于你的责任。” 公主说道。
  “姐姐,不,我不要,你们为什么要杀了大圣天王,他管的好好的,好吃好喝的养着我,你们为什么要杀了他?!为什么要逼我做王?!” 次旦哭着说道。
  啪一声清脆的耳光响起,公主一掌打在了次旦王子的脸上,她满眼泪水的看着次旦道:
  “次旦,我亲爱的弟弟,你不配阿卡的付出,也不配父王的期望,这些年,大圣天王将你养成了一只狗,只知道摇尾乞怜,贪图享乐的狗,你,真是让我失望!”
  “姐姐。”次旦一脸震惊的看着公主,眼泪刷刷从眼中留下。
  公主看了他一眼道:“罢了,既然你不愿意,就由我来做吧,这摩罗,终究要人撑起。”
  公主说着看了看一旁的侍卫,眼神示意他们将次旦王子带下去。
  侍卫带着次旦王子走后,公主收起了眼泪,微笑的看着众人道:
  “各位辛苦了,大家先去休息吧,明天皇宫会举办一场盛大的宴会,大圣天王的事情,也该有个了结,摩罗国,也将重新开始。”
  公主说着,就让侍卫带着几人去休息了。
  几人走后,公主看着阿卡道:“阿卡,今后我还需要你的帮助,你愿意陪我一起,守护摩罗吗?”
  “公主,我愿意。”阿卡道。
  “嗯,谢谢你。”公主说。
  唐清风等人在侍卫的带领下,来到了宽大的房间,房间金碧辉煌,很是豪华,充满着异域的风情。
  几人坐在椅子上,江岭吃着侍卫送上的美食,品尝着醇香的葡萄酒,一阵惬意。
  唐清风见江岭吃的很香,也想尝尝,刚抬起手臂,肩上一阵剧痛传来,他看了看肩膀,被迫放下了手臂。
  李真武正注视着唐清风,见他肩膀的伤口撕裂开来,于是将他从椅子上拉起道:
  “伤口裂开了,去上药。”
  唐清风愣愣的看着李真武,只见李真武眼神满是担忧,于是他点了点头道:“好。”
  江岭听了李真武的话语,看了看唐清风,只见他肩膀一片血红。于是江岭担心的说道:“老唐,你伤得不轻,平时注意着一点。”
  “知道。”唐清风回完江岭的话后,便和李真武朝着房内走去。
  唐清风坐在床边,李真武看了看他,眼神示意让他褪去上衣,他微笑的看着李真武道:
  “肩膀甚是疼痛,手不方便,真武帮我一下。”
  李真武看了看他,缓缓蹲下,解开了他腰间的衣带,为他将衣物一层层褪去,看着他右肩上触目惊心的伤口,心中有些隐隐作痛。
  唐清风将药瓶递给了李真武,李真武让江岭找侍卫要一盆清水,等江岭端进来时,见到唐清风的伤口,稍稍皱眉道:
  “老唐,你怎么这么不长心,这伤口,再深一寸,可就要伤到肺了。我看着都疼,你竟然忍到现在。”
  李真武正拿着绢布,替唐清风清洗着伤口,听道江岭的话语,脸上担忧的神情加重了几分。
  唐清风见后,连忙对江岭道:
  “我没事,小伤而已,你不要危言耸听,行了,出去吧,这里j_iao给真武。”
  “好吧,没事就好,你下次长点心吧,每次都受伤,每次都麻烦李兄,你怎么好意思的。” 江岭说着摇了摇头,走出了房间。
  陆青看了看出来的江岭问道:“怎么样,严重吗?”
  “看着很严重,他自己说无碍,算了,反正李兄在照顾他。” 江岭说着喝了一口葡萄酒,然后恨铁不成钢道: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