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文库-梦之国度!
甜梦文库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奇幻 >

大雾后我变鸟人了 作者:雅蜜不好次(二)

时间:2022-09-16 20:56 标签: 幻想空间 种田文 随身空间 末世
第43章 雨季 祁江九点多醒过来, 小心翼翼地从苏清怀里将自己的手拿出来,慢慢滑出被窝不让一丝凉意渗进去。 江哥,你去哪? 我去做早餐, 你再睡一会儿。祁江回头给他掖好被角,我做好叫你。 嗯。苏清又睡过去,苍白的脸半缩在被子里,呼吸听起来比昨晚轻松许
 
 
第43章 雨季
  祁江九点多醒过来, 小心翼翼地从苏清怀里将自己的手拿出来,慢慢滑出被窝不让一丝凉意渗进去。
  “江哥,你去哪?”
  “我去做早餐, 你再睡一会儿。”祁江回头给他掖好被角,“我做好叫你。”
  “嗯。”苏清又睡过去,苍白的脸半缩在被子里,呼吸听起来比昨晚轻松许多。
  一直到他洗漱结束, 苏清都没有咳嗽过一声, 祁江心里的大石头也落下来。
  到阳台外生火, 外面的风小了许多, 但天空中却飘着细雨, 雾气也比昨天淡了不少。
  不是那种到了中午就急速散去的感觉, 而是真的淡了不少, 能见度都高了许多。
  死亡毒雾终于有消失的迹象了吗?
  祁江一边生火一边摇头,以前总觉得死亡毒雾很可怕,恨不得它没出现过,现在却不知道死亡毒雾消失是好是坏了。
  他离开过丰城, 不像大部分人那样乐观,他知道外面的世界已经完全变了一个样子,按他所想,死亡毒雾多留一段时间才最好。
  虽然这样会让变异动物变多变强,但变异人也会如此, 人类也能有更多自保的手段。
  不过, 祁江也无法干预自然,他的能力不足, 只要保护好他刚建起来的小家就足够了。
  大概是刮了一晚上的风, 窗户上反倒是没有一只虫子, 祁江拆开左右两扇窗让风对流,随后才洗锅烧水做馄饨底汤。
  他离开家几天,厨房里的食材却丰盛许多,像是虾米和干蘑菇这一类干货就多了好几包,新鲜的南瓜、玉米、冬瓜、萝卜等也有不少,也不知道苏清是哪里弄来的。
  祁江微微叹气,苏清爱吃青菜,他这段时间却没给他多弄点回来,还得让苏清去想办法。
  想到这里,祁江想起他拿回来的战利品,拿去换积分也能换不少,他心里定了定,感觉也不算太心虚。
  半小时后,祁江煮了一锅紫菜虾米鲜肉馄饨,鲜肉是馅,紫菜虾米做汤,闻起来就知道味道不错。
  昨天剩的菜还有不少,祁江也全都热了一遍放到桌上,这才去屋里叫苏清起来。
  今天又比昨晚凉了一点,祁江帮苏清准备好外套,连牙膏都挤好了,洗脸盆里也装了温水,准备好一切他才走到床边。
  “苏清?起床了。”
  他一连叫了两遍才把人喊醒,之后便带着苏清去浴室里洗漱,自己在一旁仔仔细细地盯着,看苏清慢条斯理地擦脸,感觉怎么看怎么好看。
  洗了一把脸,苏清的精神回来了,下意识摸了一下额头,因为手刚才碰了热水是暖的,所以感觉不出什么来。
  “先穿衣服再量体温。”祁江抢先帮他倒水。
  苏清出去穿衣服,祁江在一旁拿着体温计,等他穿好便让他放到腋下,自己到一旁拿着一双厚袜子过来:“苏清,抬一下脚。”
  “我没残呢。”苏清哪好意思让他伺候。
  “我就喜欢伺候你。”祁江可满足了,拿着厚袜子蹲下来把苏清的脚放到自己腿上,白皙圆润的指头,小巧的脚踝,微微弯曲的足弓和平滑的脚背,似乎哪哪都透着精致。
  昨天之前,苏清在他心里只可远观,今天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一天,祁江恨不得把所有好东西都捧到苏清面前,穿个袜子算什么?
  他欣赏了一会儿,苏清的脚也因此在他腿上停留了几秒,微凉的温度终于透过裤子传到他的皮肤上。
  祁江微微皱眉,上手摸了摸,抓住苏清躲闪的动作,心里的暧昧情绪消失得一干二净:“怎么跟手一样凉?”
  苏清耳朵上的热度越来越明显,小声着解释:“从小就这样。”
  祁江小心翼翼地替他把袜子套上去,有些担心:“那天冷怎么办?现在没暖气,以后冬天只怕不好过。”
  苏清看了看空间里的物资,感觉应该能应付过去。
  不过,他也不太有把握,毕竟他是真的怕冷。
  祁江快速帮他穿好另一只袜子,又替他套上拖鞋:“不行,我得找办法多买点木炭和木柴回来,总不能让你连睡都睡不好。”
  两人来到餐桌上坐下,祁江摸了一下碗侧,感觉馄饨还有点烫,刚想说话,苏清就轻咳一声:“江哥,你没洗手。”
  刚碰了他的脚,多脏啊。
  祁江倒不觉得脏,也不介意,苏清的脚白得跟瓷器一样,也没有异味,但他见苏清实在是不自在便去洗了一遍手。
  五分钟也过去了,苏清拿出体温计,眉眼一弯:“退烧了。”
  “那就好。”祁江也笑起来,坐下来试了一下馄饨的温度,“差不多了,你吃之前记得吹一吹。”
  苏清抿唇,“你别把我当瓷娃娃。”
  “这样不好吗?”祁江反问,“以前我们是朋友,我也不敢做太亲密的事情。现在我们是男朋友,我平时多细心一点,说不定你就能少生一次病。”
  苏清抿着的唇溢出一丝笑:“哪有那么夸张,我觉得之前那样就很好了。”
  他没那么贪心。
  “还不够。”祁江害怕自己不够细心,“你的身体得精细地养着,以前我不敢管,现在得换你习惯我管你了。”
  是这样吗?
  苏清低头吃了一口馄饨,感觉温度正好,肉馅也剁得很细,汤十分地鲜。
  被人照顾的感觉真的好令人着迷。
  咽下嘴里的东西,苏清放下汤勺:“那我也可以管你吗?”
  祁江微笑着点头:“当然,你想怎么管就怎么管。”
  “那你今天早上起来换药了吗?”苏清看向他的腰侧,让祁江笑意一顿。
  “你不能这样,想让我听话,你自己却不爱惜自己。”苏清眯起眼睛,眼底似乎有些危险。
(甜梦文:www.tianmengwen6.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
------分隔线----------------------------